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6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半生緣 (2)

  
(2)
 
某天清晨,凛在洗手台上發現了把沒見過的牙刷。不是自己的,也不是宗介的。
……
他把那只女式的牙刷擱在宗介的杯裡,什麼都沒發生。
 
 
 “上次我連夜北上,凌晨五點抱著一大束海芋我出現在她家門口時,她當時那表情真該讓你也看看的。即使是邊跑邊說話,依然不見喘的宗介。
太扯了,居然為了要送女朋友花連夜趕車北上。從東京到金澤,光是JR轉特急就要花上四小時耶
接著又要連夜趕回學校參加訓練,居然還遲到了。
沿著校園外環道路,他們迎著夜風跑著。
 
沒想到宗介居然是那種談起戀愛也會如此一頭熱的人。凛有些詫異。原以為宗介應該更加的理智,更加的冷靜。
 
凛搖搖頭。我真沒想到你居然是這麼瘋的人,宗介。
 “下次我會改搭飛機的。聳聳肩,一笑置之。並不放在心上。
“……我並不是要干涉你私生活什麼的。看著宗介一副沒要沒緊地,凛忍不住要鎖起眉頭要是為了女朋友怠慢了練習,我們的友誼就到此為止了。
 
真過分啊,原來凛跟我當朋友只是因為我成績好嗎?宗介大嘆。
 
不要逼我跟你爸媽說你來東京都只忙著交女朋友。
 “哇,這招真狠。嘴上這樣說,但眼睛卻笑彎成條線的山崎宗介。突然一連串音樂聲響起,宗介擺了擺手示意停下,接了手機一下就悠轉到別處去了──
連問都不用問,光那神態跟語氣就明白是誰來電。
 
喂,我跟朋友在一起。晚點再打給你。
 
戀愛啊,這東西一但談起來,就連宗介那種超律己的嚴苛男也要投降的──沒好氣地嘆了口氣,但同時又為宗介能夠找到值得的對象欣慰。畢竟,在分分秒秒都被練習佔據的日子裡,能夠有些別的什麼點綴,喘口氣未嘗不是壞事。
 
 “真的,當然是真的,騙妳做什麼?要我證明給你看看嗎?
宗介跟女友打得火熱, 凛刻意走遠了去,他不希望讓宗介以為他有偷聽別人電話的愛好。
 
隨著他們在隊伍裡的名次不斷上升,隨著而來的還有越來越高的期許以及壓力。進入職業隊伍後他們是背負著整個許多人的期待而游的。
 
抬頭望著夜天,今天是滿月。滿潮是否已經將那個祕密基地給填滿了呢?
很久以前,他們曾在相似的夜晚踩著夜浪而過。
當時的星星滿天璀璨,踩在寧靜的海面上,彷彿像兩個天行者一樣。
 
當時一起做的夢,如今看來已不是遙不可及。
他們是真的一步步通往夢想的道路上了。
 
 
『凛要一起進T大嗎?』鮫柄的最後一年,宗介對他這樣說了。『雖然同伴意識不會讓人游得更快,但作為對手卻是不錯的存在吧?』
 
『──我是來帶你去東京的。跟著我來吧,凛。跟我一起上去更高更遠的地方吧──你想要看的那片景色,我來給。』他朝自己伸出了手。
 
 
 
原以為,這漫長的旅途就只有兩個人。卻不曉得什麼時候悄悄出現了第三個人,影子般的如影隨形。
 
 
 
一開始還很沒真實感,但隨著那些東西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現在房間各角落,牙刷,接下來是梳子、卸妝棉、化妝水、口紅……
原本只居住兩個人的空間,不知不覺多出了第三個人。
 
「喂,宗介,回佐野的車你要搭新幹線還是特快?」頭也不回地在電腦上選單一面大聲地問著躺在上鋪的宗介,黃金周假期,要是不提早訂票就只能被迫買貴的要命的飛機票了。
「唔……」「快點決定啦!我卡要刷下去了喔!」凛晃著手上的信用卡;東京到鳥取的距離旅途遠得令人煩躁,所以每次回鄉總會一起結伴,一路上聊聊游泳、談談比賽、然後各分一支耳機在車上沉沉睡去。窗邊的位置每次都是他的。
 
「嗯…….抱歉,黃金周說好了要陪她出去走走。下次再回去吧。不好意思啊,凛。」
沒想到會被拒絕,他呆愣了幾秒才征征回神,嗯了一下。
「連假要陪女朋友嗎?」「嗯啊……因為之前都忙著加強訓練,沒什麼時間陪她。是該補償的。」「真看不出來你還是這麼體貼的人啊。」
「我本來就是啊,全世界就只有凛你不知道罷了。」
笑了幾聲,敷衍帶過。
 
一開始並不以為意,以為只是偶爾,沒想到之後這樣的抱歉居然成了常態。
明明以前只要他開口,宗介幾乎都會附議,但現在那樣的權利似乎已經不是是他一個人的專利了。
 
雖然很想要痛斥那傢伙”談戀愛跟比賽到底哪個重要?!”但隨即又想到宗介即使一直陪著女友,但成績非但沒有下滑,反而還一路穩穩往上,反而是清心寡慾的自己停頓了下來。一想到這,凛只能揉著前髮嘆了一口氣。
 
 
黃金周過後的禮拜,宗介真的依約再陪著他回老家一趟,兩人還一同掃了父親的墓。他在父親的墓前燃燭祭拜,宗介臨海眺望。
──雖然只是微小的一步,但我確實往著你的願望跟我夢的想前進了
而且不是一個人,還有一起前行的夥伴。
請繼續在水中護佑著我吧──老爸
凛雙手合十,誠心誠意的默禱著。
 
當晚,他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不好意思,請問是松岡嗎?』『我是,請問妳是嗎?』聽聲音,感覺有些陌生,但又有些耳熟。
對方深深地吸了口氣,彷彿鼓起了全身氣力『我是宗介的女友。』
『雖然這樣有些冒昧……但松岡君是宗介的朋友吧?有些關於宗介的事情,我能夠問你嗎?』
『……雖然不能完全那樣說,但我算是最了解他的人之一吧。』但說要說是朋友,又不是那樣的感覺。
『但我也不能夠保證關於宗介的事情,我全部都曉得。』畢竟他們不是那種會互聊心事的人,彼此都不是那種個性。
 
算是拐彎抹角的答應了。
 
『你知道宗介過去有喜歡的人嗎?』那女孩怯怯地,顫抖地說道。
『他曾親口對我說過,他曾有過個非常、非常、非常喜歡的人,即使到現在都忘不了。他喜歡著那人很久了,但那人的眼睛卻始終望著其他的方向,所以最後還是分開了……所以他很明白戀慕著一個人,相思至死卻仍得不到回應的感覺,所以,他接受了我……』那女孩顫聲說道。
『因為他說,他可以明白我的痛苦。大概是因為這樣吧,所以我始終都不感覺他的心在我身上…….總覺得他總是隔著我在看著另一個人。』
即使隔著話筒,也能感受得到對方哭泣的樣子。
凛持續沉默。
 
『這件事情,我的確不曉得。』畢竟再怎樣知己,一個男人對著另一個男人吐露心事真的太奇怪了。凛斷然地回了她。
『──但我可以向妳保證,那傢伙絕對不是三心二意的人,而且是絕對不會做出讓自己後悔決定的人。他選擇了你,就代表他扔掉了過去……你們會幸福的。』
 
這是實話。
他的確不知道宗介有這樣的過去,也不知道他居然會有些耿耿於懷。
所以忍不住在回程的路上問他了。
「宗介有跟別的女孩子交往過嗎?」看著窗外景色排浪跑過,乍看是漫不經心問道,實際上是七上八下。他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像在閒聊。
 
「嗯。國中的時候交過一個,高一的時候也交往過一個,但最後都因為游泳放棄掉了。」沒想到宗介爽快的承認了。
「不難過嗎?」
「難過。但為了夢想,我必須割捨掉很多東西。這點凛也是一樣的吧?」
宗介平靜地看著自己,雙眼澄澈。
 
 
「想不到你對於世界比我還執著。」
 
「說好要在顛峰再見面的不是小凛你嗎?所以我才如此拼了全力以赴,我可不想再一次被你拋下了。」宗介輕笑。
「明明當時先拋下我的人是你宗介吧。」
笑著搖頭,沒想到當年他轉學去岩鳶的事情讓宗介這麼耿耿於懷,都過了幾年了還是時不時要翻這筆老帳。
凛笑著搖了搖頭,也許他必須承認,他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這麼了解這個人。也許六年的空白期,真的長。
「我好像快弄不懂你了,宗介。」他感嘆
,但宗介卻只是拉起嘴角。
「也許小凛不如自己想像中的了解我呢。」宗介笑笑,如此說道。
 
風從窗外灌了進來,一時間窗簾漫天飛舞。
春天的陽光刺眼地透過玻璃斜射進來,凛瞇起了眼,宗介緩緩睜開了眼睛,有什麼東西在眼底流轉著。
 
『我已經決定要把那些東西都扔掉了。為了去到更高遠的地方。』
 
一直到這時候,他才隱隱約約感覺,在不知不覺的時候,他失去了什麼。
也許是很重要的東西。  
 
 
(「我喜歡你,凛。」)
(「我喜歡你,從很久以前就開始了。」)
 
        
無論如何,他已經錯過了。
人生是沒什麼好重來的。
 
就這樣吧。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