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982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無間二季 木赤/宗凛 (1~4)

 劇本構成 貓餃x羅羅

【前情題要】


二季時間點是在三年後,真琴死了之後過了三年。前輩雖然還是洛山四大幹部之首,但這三年來已經幾乎成退休狀態。幾乎不再碰組內事情,一個人住在曾經跟真琴一起住過的房子裡,目前主要就是當當總長赤司征十郎的司機和私人秘書,偶爾幫小征拆拆信件之類的雜事。當然說總長對這件事情沒有不滿是騙人的……

 

洛山組現任總長是赤司征十郎,是全國最大的暴力集團,以在東都勢力最大。

洛山組第二把交椅"鐵心木吉鐵平是跟著總長從小一塊長大的。

…….

要認真來說,鐵平是前代總長送給總長的生日禮物,那是在總長還是少主的時候,大概六歲時候的生日吧,前總長帶著少主到了洛山組開設的育幼院(黑道也是要做善事的,尤其是像洛山組這種遵循傳統的古老黑道名門)

育幼院們的孩子們都聚在空地上嬉戲。前總長指了那群孩子,對小少主說:挑一個你喜歡的吧。

 

小小的少主就站在一旁看那群孩子們做遊戲,一句話也不說。

 

那群孩子看到那個被穿黑衣服帶來的小小孩,就那樣安安靜靜的看著他們玩,不說話,也不加入他們,其中年紀最大身高最突出的男孩子就突然跑出來,拉住小少主的手。

 

一起玩吧。你是新來的吧?不要怕,這裡的人都很和善喔。

 

然後小征依舊不講話,只是看著他。

 

"喂 居然以為少主跟你們一樣 不長眼也有限度啊"

д`)

"這位可是堂堂洛山組的少主 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嚇呆了。

一直到保鑣第二次強調在他眼前這個小小軟軟的安靜小男孩就是洛山組少主時,才立刻把牽住對方的手放開。

 

其他小孩見狀也立刻跑過來圍在那個男孩身邊。

鐵平哥哥不是故意的哥哥不是故意的,請你們原諒他!

 

小征就這樣看著他們,然後指著那個被團團圍住的男孩子。

 

父親大人,我要這個。

 

 

少主沒有手足,前任總長夫人過世得又非常早,組裡面也沒有跟少主年紀相仿的人,陽泉組的敦少主雖然年齡跟他相近,但是也不是每天都可以玩在一起的關係,所以在鐵平來之前,小少主幾乎都一個人玩,所以也很少開口說話。

 

鐵平來了後小少主才開始有了可以玩的對象。

除了陪小少主之外,小鐵平最大的工作就是學習,學習未來如何當赤司征十郎的左右手。跟他一起上培訓課程的還有陽泉組的冰室辰也,他們都是被作為組裡為來二把手的身份培訓的。

 

一開始組裡的二把手人選並非鐵平,事實上前總長認為小征大概一下就會對這個新玩具膩了,沒想到誰都不太搭理(除了青梅竹馬的敦少爺外)的小征居然喜歡跟鐵平玩,甚至會學著他做一些舉動,再加上前總長發現鐵平資質不錯,很多事情教就會、一點就通,通過測試過後就決定鐵平為未來二把手人選。

 

小少主經常會在小鐵平上課外面的門後蹲著等他下課。一看到他下課就會立刻跑過去抱住,一句話都不說的把臉埋在裡面。

 

後來鐵平年紀漸長,前總長也會讓他參予組內的一些事情,有時候爭奪地盤的矛盾激烈的時候,火拼得全身都是血的回來也是常有的事。一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跑到浴室裡,要把臉上手上身上的血洗掉,沒有洗乾淨不敢跟小征玩。

有一次被征少主撞見他正在浴室裡清理手上的血污,臉上也掛彩得亂七八糟。

啊,啊那個……總長希望最好的人才能留在少主身邊……”

 

不知道該怎樣跟小他五歲的少主解釋才好,就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小少主突然抱住他,把臉埋在他身上。

鐵平不會走的……”摀著眼睛,聲音聽起來好像快哭的小少主。軟軟小小的小少主。

彷彿是哭著請父母不要把自己最心愛的小狗送走的孩子。那是他唯一的玩伴。


 

恩,我會努力的。努力不被汰換走,我會努力待在小征身邊的!會努力保護你的!

 

 

 

 

征少主被送到英國留學大約是在12歲的事情,國小一畢業就立刻被前任總長送往英國寄宿學校就讀,當然鐵平也是全程陪同,17歲的鐵平念高中部,少主念國中部,一起過去留學的還有與洛山組世交的陽泉敦少主以及未來二把手的冰室。

 

敦少主從小跟征少主是青梅竹馬,所以對於半途冒出來的鐵平相當有敵意,而且從小一直照顧著自己的冰室跟鐵平交情甚篤也是讓他不爽他的一點。

 

同為各自組裡未來二把手,鐵平跟冰室身分相同,背景也相似,鐵平父母雙亡,冰室則是父母離異,父親失去連絡,母親過世後被陽泉組總長收養;二把手的培養十分嚴苛,兩人經常傷痕累累,所以某種程度上有種同微天涯淪落人的惺惺相惜感,木冰雖然只是朋友,但卻有身體關係。

第一次發生性關係是在十五歲左右的時候,某天冰室突然問他要不要跟他做一次。鐵平想了一下就答應了。

原因是他不討厭冰室,而且他沒跟男生做過,那就嘗試一下吧。

雖然冰室跟他同年,但床技至少是他的三倍,被弄得非常舒服,冰室溫柔體貼而且善解人意,跟他做感覺非常的好。

所以之後他們不定期的跟對方上床,大多數時候都是冰室擔任指導老師,很有耐性的教他要怎樣上,後來鐵平仔細想想在跟男人上床那檔事方面,冰室幾乎是他的啟蒙老師沒錯。

 

被征少主發現他們之間的事是在少主念高中,鐵平念大學的時候;一天一如往常的跟冰室做完愛後鐵平打開房門,赫然發現剛上完小提琴課的征少主就站在門前,雙手環胸冷冷的看著他。

 

立刻感覺好像一桶冰水從頭澆到腳,腦子都白了。冰室正在床上慢條斯理的穿著衣服。

 

才一想解釋征少主就冷冷的打斷他,少主一面冷冷的說他不在乎,但卻一邊對正要拉起褲子的冰室說我會把這件事情好好告訴陽泉組總長的。

冰室點點頭,露出一個禮貌性笑容,好像征少主講得事情不過就是他來這邊吃個便飯一樣。

 

不久之後就發生了敦少主殺鐵平未遂事件,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要不是冰室死命攔住恐怕就不是只有重傷住院這麼便宜了,在那之後鐵平跟冰室之間的砲友關係就中止了。冰室還道了歉。

 

──抱歉,對我來說敦少主才是最重要的。

──恩,我明白。

 

換作是他也會如此。



 

 

 

沒多久後就發生了小征要自己跟他上床的要求。

當然是被拒絕了。

他是總長派來負責守著少主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就算小征用著非常火大的眼神看著他,他也不能答應。

結果沒隔幾天鐵平從課堂回來,一開門,就發現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跪在征少主床前,正在幫他口交。

少主制服扣子被全解了開來,很理所當然的坐在床上被服務著。

 

鐵平愣了一下隨即才回過神──小征居然召了男妓回來!?

 

立刻動手把那傢伙給攆了出去。

他付我錢了耶!” “我給你三倍!吼完立刻掏出錢包裡的英鎊現金,朝對方臉上扔了過去,出去!

 

 

啪搭一聲。門關了。

 

我差一點就要射了,你門一開害我興致全冷了。

征少主冷冷道。彷彿他做的事情壓根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居然帶一個陌生人回來?而且還讓他對你做那樣的事?小征你都不會怕嗎?

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辦!?更扯的是小征不但還未成年,而且一點經驗都沒有。

 

不會。一秒冷答。毫不在乎的表情。

他又沒說要做到最後,而且他付錢他才是老大。他是洛山組的少主,他為什麼需要怕?冷冷一哼。

 

誰叫你不跟我做──

 

完全理所當然的少主。跟完全愣住的鐵平。

啞口無言。

 

 

你不做,我找別人。理所當然吧?

還是說……你希望我命令你呢?鐵平。步步逼近的少主。

『跟我做,這是命令』。 不然就去再幫我找一個人回來。你選。

 

小征露出了淺淺的笑意。他在逼他,而且樂在其中。

 

 

他只能蹲下。

「……如果小征能接受我替你做的話。」

 

 

 

很多年後,木吉鐵平回顧自己人生簡直都要忍不住哀嚎,哀嚎他的人生一直以來都被小征逼迫著。

小征一直在逼他。非常任性。非常非常任性的小征。

可是這恐怕也有一半是被他自己寵出來的。

 

 

 

他先是幫小征口交,一邊撫摸一邊幫他咬著;少主原本是坐在床上,後來被他咬得整個人撐不住地躺倒在床上,大腿被緊緊抱高架起,全數都被含進嘴裡。潮紅的臉、隱忍著的聲音,大腿不時輕顫,腰腹突然猛一抖,少主掙扎起來想要推開他的頭,但卻只是被含得更深,就這樣半強迫地幫他咬了出來。

 

少主倒在床上,粗喘著氣,臉上潮紅一片。鐵平抽過面紙擦嘴,想說小征這樣就會安分了,沒想到征少主下一句話就是叫他脫,然後進來。

 

「……」

他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你都可以跟冰室那種破婊子做了,為什麼不可以跟我做?叫你進來就進來──」

誰都知道冰室辰也表面上是陽泉總長替兒子撿回來的照顧人,實是總長的玩物;難不成鐵平寧願跟那種被千人騎萬人壓的婊子睡,也不碰自己?

征少主雙手環胸,氣勢洶湧地斥喝著他。

隨著年紀增長,不知道是組裡環境,還是總長教育使然,征少主不容人拒絕得性格也越發越理所當然。

「……小征你是在氣這個嘛?」小小聲地問。

 

「你是我的狗。沒有我的允許,你什麼都不准做──」扯過鐵平瀏海,用力往上一拽。

狗怎麼可以反抗主人的命令?

 

鐵平沉默,征少主沿著他目光看去這才發現鐵平褲檔的部分還是平整的,根本還沒勃起,怒地甩開手大罵他沒用,冰室那婊子都怎麼讓你硬的?接著直接用腳去踩,說啊,那婊子都怎樣讓你硬的?

一邊怒罵一邊用腳蹂躪著,一回踩、一回摩擦,腳趾夾住緩緩下磨──「我在問你話呢,鐵平。」居高臨下。

 

鐵平很清楚小征在組裡的保護下對這方面的事情幾乎是一無所知的,他不過是隨便用腳踩著玩,只是這樣感覺已經比一般做愛還要糟糕了,而且小征逼問他的問題他又不知道該怎樣回答。

小征真的是越來越任性了。

 

最後他只能深深嘆氣。「……給我一分鐘?」然後就轉過去開始自嚕了起來。做這種事情要是沒完全硬起來是辦不到的,更何況他才剛跟冰室做完沒多久,小征現在這樣要求他分明是強人所難,但他也知道小征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強人所難了,而且由其是對他。

鐵平努力地要讓下半身再重新充血一次,征少主就那樣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盯著他看,那表情,彷彿像是在觀察到什麼有趣的東西一樣。

鐵平的身體就是他的身體、他的東西,他要看什麼,他就不准遮掩;因為鐵平是狗,而他是鐵平的主人。

 

「先從……接吻開始吧,可以嗎?小征。」

 

點點頭,少主表情依舊是那樣鎮定。然後他就這樣摸過少主的臉龐,緩緩地、輕柔地、將彼此嘴唇碰在一起,然後再緩緩將少主衣服褪下,開始愛撫。

 

與其說是作愛,不如更像是他單方面在教育些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