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982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大和煙花史 之幕末青黃篇~雪白之月》第十三卷

  
《卷十三》
「高倉、筱藤在先斗町通埋伏。」「平岡、片桐在木屋町通守著。」「青峰在五條大橋,只要時機一到,以你出手為信號──」
四條大橋走先斗町通,接五條大橋至五條通,那裡是從南座劇場到島原最近的位置。
 
只要前行隊伍先過了橋,以青峰衝出為信號,便從橋旁的暗道內衝出,一口氣將護衛隊與將軍轎輦截斷,以最快的速度將事情了解掉──
聽起來是很順利。但是……「你確定將軍大人離開後去向是島原而不是二條城嗎?」同行的伙伴將目光投向青峰,眼神中充滿懷疑。
堂堂將軍大人又不是一般諸侯,而且在這種時局紛亂的時刻,會傻到去島原過夜嗎?怎麼想都是戒備森嚴、重兵嚴守的二條城來得更加安全。
「消息來源很可靠。」青峰瞥了一眼,
「不過如果有人怕了就不一定了。」涼涼地諷道。
「你說什麼!?」
「夠了──」說遲遲那時快,為首的天株組領袖武市按住了對方。「青峰不是你該抽刀的對象,你的刀,留到將軍坐前再抽吧。」三言兩語,將心性火爆的年青浪人給安撫了回去。
「不過。」武市自己同時眼珠也一轉,「居然連將軍今晚密宿於哪都清楚,青峰你那相好……」半泰,停了停。
「還真不是普通的相好啊。」
他直盯町地覻著青峰,彷彿要從那漠然帶著不滿的眼神中挖出其他青峰所沒誠實說出口的。
兩人就這樣僵持了片刻。
 
「哼……」最後還是青峰先咧了咧嘴,鼻哼一聲,諷刺地笑了。
「如果說我的相好是雪蟾屋的冰室雪姬,你們信嗎?」
「那你乾脆說你的相好是島原的天照大神黃瀨算了。」
「是啊。」青峰自己也笑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懷疑。明明有著共同的目標,明明有著共同的願望,同行在一樣的道路上,卻彼此勾心鬥角──真的是好一群為國為民的革命志士啊。青峰自己真的都要笑了。
 
──那晚,由我服侍將軍大人。
 
解開覆在鞘套上的繩子。青峰頭也不回地就往前頭行去──時辰就快到了。
 
──那晚,由我服侍將軍大人。機會只有這一次。
一雙燭火,在琥珀流金瞳底中泛出閃閃爍爍流光。黃瀨的眼神,他不敢多看,也不忍細看。
草鞋大步大步地踩上五條大橋被夜露打濕的地上。他的心情之複雜,有誰能懂。
 
──那晚,由我服侍將軍大人。機會只有這一次。 小青峰。
──你明白我說的是什麼嗎?小青峰。
如果可以,他也多麼希望這是假的。
 
 
X X X
 
「馬隊先行,土浦藩的土屋大人們與其隨從先行。接下來是小倉家的淺上大人。」負責這一次將軍上洛的見迴組以及新選組已經在南座門口一批批調度著公卿諸侯們歸去的路線順序了。如此大陣仗的宴飲,肯定也將那些無主的野貓們也引來了。
半絲鬆懈都不能。
 
「紫原廣之大人與其少主走三條通接三條大橋。第五小隊隨行。」「橘大人由第六小隊護送回御所」手上拿著京都地圖,嚴肅地調度著各分小隊,局長根武谷少罕見地親自指揮,認真審度的樣子與平常完全不同。「第一小隊跟著我隨行松平大人。第三小隊先探路清空,別讓閒雜人等經過。記住,連隻貓都不准放進來。」
同時辰七八列隊伍箱籠魚貫而出,而且一批接著一批,那些該死的野貓就算想下手,也得先惦惦自己斤兩,而且也得要押對邊。
「妾身在此祈祝大人,一路平安。」玲央款拜。他是來替自己的旦那送行的。「明天我再帶衣料去看你。」驅前,握了握對方的手。「玲央會在花實屋裡化好妝等著的。」伊人笑靨如花。
武士的妻妾並不好當。由其在這紛亂的時代。
 
局長根武谷向自己的大長官松平深深一鞠躬,一切都已準備就緒。
「抱歉了,玲央,之後再將夫君還給你吧,今晚他可是重責在身呢。」松平仍就是那樣儒雅翩翩地笑著。
「如果不能幫得上忙,那這樣的夫君大人也不用還給玲央了。」巧語妙答。不愧聰慧。
 
「大人,這樣的警備夠嗎?只讓第一分隊隨行,但鐵平跟征──」「不了。」手一揚便輕描淡寫地把根武谷的話給截了。
「陣仗過大,豈不是一目了然嗎?」
僅一句話便讓根武谷靜了下來,摸摸腰間的加賀清風,松平健義緩步道繪著德川家葵葉的轎籠旁,輕撩起內廉一角,小聲地與內交談了片刻。然後抬起頭。「將軍的意思也是如此。」
過度招搖,反而敗露。
天階夜色涼如水,春寒料峭。──松平健義閉上了眼,閒適地享受初春料峭寒風。
月光清冷地照耀在刀柄上,希望今夜清風閒適。
 
 
『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堂堂的新選組副長就那樣一字一字地念出了信籤上面的詩句。最末還提上了家茂和和宮之名。「這是漢人蘇軾的詩句吧。」木吉鐵平笑著說道,然後再度使力,輕輕鬆鬆地又將身材嬌小的青年給抱上高舉──青年認真地拿著毛筆,一筆一畫的在柳條上提下了戀人們的名字。
「外頭很亂,早點結束早點回去吧。」
一旁冷眼看著他們,同時也悄悄伸手按住衣內劍鞘警備著周遭一切的正是一番隊小隊長赤司征十郎。
將軍表示不想要曝露身分,所以他們兩人也不得不一起微服。
「小征太嚴肅了啦,大人難得出來透透氣,卻一直催著人家回籠子裡。放鬆點~放鬆~
「你那叫全鬆。不只一點。」他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護衛來著的?
 
「不好意思,還勞煩堂堂的新選組副長,以及……」看著赤司的臉,將軍認真地回想了一下。
「一番隊小隊長。」
「啊,是呢,以及新選組一番隊小隊長,還麻煩兩位特地放下公務陪我做這些風花雪月的事情。」
「來者是客啊~」 「如果大人有自覺的話,還請盡快回到宅邸吧。」
副長噗地一聲笑了出來,真不愧是他們嚴酷的小隊長,即使面對將軍也一就面不改色啊。
 
「不過,真沒想到正經八百的將軍大人居然會知道這種煙花巷的小祕密呢~」把情詩或戀人名字或綁或寫在柳條上,祈求高尾太夫讓戀人們即使進入三千地獄也不分開。木吉副長笑道。
公方大人聞言卻沉默了一陣,若有所思了一陣後。
「是一個……很好人告訴我的。希望他也能夠得到他的幸福。」
 
 
黃瀨就那樣靜靜地坐在箱籠中。一垂首,簪上鎏金垂蘇立刻直傾而下,玉柄白底金秋葉蝙蝠扇握於纖纖玉手中,光華燦爛得令人難以執事。古往今來,有哪個遊女乘過將軍大人御賜的轎輦呢?
扯扯嘴角,身為遊女,他已得了太多榮華富貴。
 
沒有半點喜悅。
 
 
朱紅色的大門緩緩開啟,走在前頭的為首的局長根武谷永吉。之後才是松平健義的馬隊以及腰間懸刀的一番隊壬生狼,繪著象徵德川家的葵葉籠箱就在隊伍尾端。
一行人往五條大橋的方向前進。跟其他隊伍相比,陣仗並不浩大。
總共十五名的武士。第十四代征夷將軍德川家茂就藏身在那轎籠中。
 
 
 
 
「來了。」為首的武市悄道。
 
………幕府的核心。倒幕派的最大敵人。
青峰默默地按住腰間刀鞘,輕輕地解開上頭的鞘套,雷光沉默出鞘。
 
今晚露水很重,壬生狼淺蔥色的羽織都浸潤成青,刀上也套上了鞘套,以免夜深露重鏽了刀刃。
 
青峰沉下了眼神。
這一切都與當年櫻田門之外多麼相似。
 
許多年前,櫻田門外,也是這樣寒氣逼人的日子,他刺殺了井伊坐轎,一口氣將人頭斬落,報仇雪恨──
 
唯一的差別,曾經一齊並行的伙伴,已不再復見。
 
 
「不過話說回來,永吉兄那邊人手會不會太不足啊。」兩人一直到將將軍護送進了二条城才返回,新選組人稱(笑面)魔鬼的副長,以及真正的魔鬼,新選組最強天才劍客之稱的一番隊小隊長。
想了想今晚人力的配置,一向看起來脫線的副長也認真沉吟了起來。
 
雖然松平大人是很強,永吉兄也是堂堂天然理心流宗師,但缺少了小征的一番隊總感覺薄弱了許多。畢竟今晚可是”野貓們”的聚集之日,狼群被分散不是件好事。
總是掉線的神色少見地凝重了起來。
 
 
「這點倒是不用太在意。三番隊也跟著他們。」赤司淡道。
 
「啊啊……三番隊嗎?的確是呢。」
支著下巴,副長心神領會地笑了。
 
月影清冷,疏影朦朧
的確是最適合大顯身手的日子──
 
「報告隊長前方路線已經探妥,並無可疑人物──欸?隊長?隊長?隊長您上哪去了?!」先行的巡邏隊員們回到指定地點,但不管再怎樣找,就是找不到回報對象。急得像熱鍋上螞蟻的新選組三番隊隊士。
 
「我在這。」
夜風吹過,排雲見月,
稀疏的人影就這樣猛然乍現。
 
「嗚哇──」
「小聲點。」
黑雲終於完全散開,淡藍色的月光中於稍微將稀薄得近乎透明的身影鑲上點顏色。
語氣幽然地要自己隊士鎮定下來。三番隊的隊長。
 
「隊、隊長您、您還是一如往常的來去無影蹤啊……」倒抽一口氣,每次晚上輪巡最害怕的就是這時候了。
 
「我一直都在這。」一步也沒走過。平靜無波的眼神,眨也不眨。寧靜中自有一股壓迫。
「………
 
「總之,今晚大家要辛苦了……請大家多指教了。」
淺青色的織羽一揚,白色護額飄帶翩飛,聲音微弱地散入風中。漆黑的鬼神丸國重沉默地隱身羽織下,一如他那幽靈般的主人。
 
 
 
「嗯……雖然方向不太一樣,但他也的確是箇中高手呢──三番隊的隊長,黑子哲也。」
新選組的副長,想了一陣後,最後下了結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