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0082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fate 無印真凛Paro─命運停駐之夜 III─

 每當注視著凛的時候,那些生前的記憶總會如潮水般猛然襲上。
痛苦又美好的記憶。
 
 
一周目,他第一次參加聖杯之戰時,他還不過只是一個見習生,在誤打誤撞的情況下被捲入戰爭,還召喚出最強的英靈。
 
……還有凛。一開始他們是立場敵對的敵人,但隨著戰爭進行,很多事情漸漸浮上檯面明朗化,理解了這隻棲息在海底的孤傲鯊魚是多麼傷痕累累;一開始是憐惜,是同情,到最後是深深愛上,深深相吸。
只有短短十多天的愛戀,但卻足以將人生一切情感燃燒殆盡。
 
「──我會救你的!我會拯救你的!把凛從地獄中救出來!」捧起滿是淚水的臉身深吻下,凛也哭泣著回吻,深信不疑。
多麼年少天真,又多麼幼稚可笑的豪語,可當時他卻天真的以為自己能夠做到──只要兩個人一起,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阻礙他們。這是多麼天真的孩子才會相信的夢想啊。
 
 
他們都太天真的,深信愛情可以消融一切衝突、抹平一切傷痛。
 
事實上,他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他的愛不足以拯救凛。
 
最後,凛還是被內心的痛苦跟自卑給徹底壓垮了。間桐家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打贏戰爭,這整場戰爭,都只是為了要讓體內埋著聖杯碎片的”凛”所覺醒的儀式,以及哄著凛強忍一切拼死戰鬥的謊言。
他們打從一開始,從凛一被間桐家收養那刻起,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將凛改造成聖杯──無限接近真實的贗品,戰爭中所有落敗的英靈將會成為”偽聖杯”的餌食,讓間桐一家打開那扇門,到達一切的根源。不老不死。
 
 
 
──他的愛不足以拯救凛。
 
當他沉浸在自以為拯救了凛的自滿感同時,他根本沒有發現凛內心的痛苦與煎熬。他的聲音、凛的聲音,根本沒有傳到彼端。只是一昧地沉浸在自我良好的感覺中。
 
 
他愛他,卻深深地刺痛了他。
 
他不明白凛內心受創有多深,也不明白他的自卑有多重。
只看著他的笑容,就自我滿足地以為自己終於拯救了他。
 
光越強,黑影越深。
 
等回過神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凛終於在極度絕望中崩壞成黑聖杯,所有的理智跟人性全部分崩離析,空茫的雙眼,黑泥如淚水般湧出。已經聽不見任何話語了。
 
「凛!」
 
他最愛的人,是個怪物。要將一切毀滅吞食殆盡,絕望又可悲的怪物。
 
「凛!」
 
一遍又一遍叫他的名字,直到這一刻他才猛然清醒,原來自己從頭到尾都是這麼的弱小無力。
 
 
這一切都是他的錯,這一切都是他的責任。
與其讓別人動手,不如讓他自己來。
 
 
“不要緊的,還有聖杯……”
 
當手中劍深深地慣入凛的心臟同時,他喃喃自語。
 
“聖杯最終會解救我們的……”淚水從臉頰冰冷而下。
 
他緊緊地抱著凛漸漸失去體溫的身體,” 聖杯最終會解救我們的……我承諾過我會救你的,凛。”
 
他就這樣殺死了自己最愛的人。
殺死了曾經允諾過要守護的人。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
只要再等一下、再等我一下凛……我會讓你再睜開眼睛的……
 
凝視著沾滿鮮血的雙手,心臟跟呼吸幾乎一同停止的。
 
十七歲的橘真琴閉上眼深呼吸──沒問題的。沒問題的。
 
 
聖杯最終將會解救我們的。
 
 
 
「凛喜歡那個叫橘真琴的人嗎?他根本不配,也不值得。」
 
「你懂什麼。」直接冷硬地打斷。
 
當間桐家的黑頭車緩緩地停在校門口時,橘真琴……不,現在是叫Archer,Archer就直接在駕駛座上看見了那個老是一臉蠢樣的混小子正纏著凛說話的樣子;大概又是想遊說凛加入柔道社了吧,真是的,明明都知道凛每天早上遠眺著柔道部的晨練是為了要偷看社員之一的江,這小子怎麼還沒死心啊?
 
 
況且,他們前些天兩人才驅使著英靈打得你死我活,現在轉眼又想要當好同學好朋友──靠在方向盤上的拳頭捏緊顫抖著。
 
 
嘴上說要拯救需要幫助的人,可事實上連正站在自己面前的凛所受的苦都不知道,絲毫不察──到底是要天真作噁到到什麼地步才會甘心啊?
 
半吊子的英雄。
半吊子的好人。
到頭來,什麼都沒拯救到,誰也沒被拯救到!全都是自我滿足!
 
 
 
「煩死了,就說我不會參加任何社團,還一直來煩。」清脆一響,車門打開,凛板著一張臉坐了車內。
「覺得煩的話,我可以現在就從這裡幹掉他,不會有人發現的。」Archer的遠程攻擊能力。
 
凛臉色瞬間沉了。
 
「……他是江喜歡的人。」他不會去接近他,但也不允許有人傷害他。
 
「總有一天要對上的。」「話多的英靈惹人厭。」
 
看著凛發怒的表情,真琴微微一笑不再說話,一如往常,只是眉宇間卻多了苦澀。
 
 
英靈有時候會藉由夢境,共享主人破碎的記憶。
 
他曾經夢見過,年幼的凛被大人牽著手,離開松岡家的大宅。
 
──哥哥!
 
面對哭哭啼啼的江,還是小孩子的凛笑了。
 
──等我們都成為獨當一面的魔術師的時候,就可以再見面了。約定好了喔。
 
──約定好了喔。勾勾手。
 
 
然後接下來畫面隨即被洶湧而上的魔蟲淹沒。成千上萬隻噁心的、猥瑣的灰色蟲子在間桐家地窖中如海一樣起伏,凛彷彿至身在蟲之大海,隨波逐流著,已經流乾眼淚空洞的眼神,嘶啞到再也哭喊不出聲音的嗓子,在那一大片灰白死沉的大海中,彷彿像一只被徹底玩弄破洋娃娃,空茫地凝視著漆黑一片的蟲窖上空。
 
“不是江……真是太好了……”小小的嘴唇翕動著。
 
小小的身體被蟲海覆沒。
 
 
他救不了他,無論是現實,還是夢境。他都拯救不了凛。
對自己的無力痛恨到了極點,不管重來多少次,凛被蹂躪過的事實都無法被改變。
 
 
 
 
「我要拿到聖杯,然後讓一切從頭來過!回到什麼都還沒發生過的時候!一切!全部!」
一週目的凛痛哭著對自己這樣說道。
 
「──聖杯會救贖我的!」痛哭著,凛深信不疑。
 
他堅信這一切悲慘的人生,都能夠被萬能許願機所解救,一切都可以得以翻盤全部重來。他可以不用跟江分開、身體裡面沒被植入刻印蟲、也沒被間桐家的人反覆蹂躪過──他也可以坦率而直接的去愛真琴──不再感到自卑。
 
──就跟現在一樣。
 
 
「Archer……」仰靠在後座,沉默許久的凛終於開口了。
 
 
「我要動真格了,Archer。今晚戰爭就要正式開打,所有擋在我面前的人都得消失,包含橘真琴、包含江,我不會手下留情的──」那眼神中包含著太多情感。
 
沒關係的,最後聖杯會把這一切都消抹掉的,一切都可以重新再來的──凛的眼神彷彿這樣說著。
 
 
 
他該怎麼告訴他,在一切瘋狂跟不惜一切代價後,
在盡頭等待他的,其實是一場空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