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fate 無印真凛Paro─命運停駐之夜─

 素之银铁。地石的契约。我祖我师修拜因奥古。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从王冠中释放,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吧。宣告——汝身在我之下,托付吾之命运于汝之剑,遵从圣杯之名,若遵从此意志此理的话,回应吧。在此起誓,吾是成就世间一切行善之人,吴是肃清世间一切罪恶之人,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是此锁链的操纵者,缠扰汝三大之言灵七天,通过抑制之论前来吧,天平的守护者呦!
――――告げる。
汝の身は我が下に、我が命运は汝の剣に。
汝之身体,在吾之下;吾之命运,寄汝剑上。
 
圣杯の寄るべに従い、この意、この理に従うならば応えよ
响应圣杯之召唤,遵从这意志、道理者,回应我!
 
誓いを此処に。
在此立誓
 
我は常世総ての善と成る者、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我は常世総ての悪を敷く者。
吾乃传达世间一切恶意之人
 
汝三大の言霊を缠う七天、
三大言灵将缠绕汝七天
 
抑止の轮より来たれ、
穿越抑止之轮,出现吧
 
天秤の守り手よ―――
天秤的守护者啊!!
 
「你是誰?」
「我來自未來,是你的騎士」
 
雖然有點訝異。間桐家的繼子凛,瞇了瞇他那血一樣的眼眸,但隨即很快恢復了平靜。
他原本以為自己本來必定召出saber的。位階最強的英靈。
“不過……”
他摸摸自己手背上浮出的三道咒印,刻印蟲蠢蠢欲動,宛如被咒印強大的魔力能量所驅動,一整條白皙的手臂上都浮出了鮮紅色的刻印。
兩套強大的魔力系統。好多年前,就是為了這時刻所準備的。
 
他不會輸的。
 
 
 
終於又回到現世了
這一次…..一定要拯救你,不管輪回多少次。
 
年輕的英靈牢牢地握緊了拳頭。
 
 
說好了,這一次,要只做你的英雄
 
命運停駐之夜
 
 
「不舒服嗎?我的騎士。」凛靠近了他漆黑的騎士。Archer。才召喚出來第一夜,就虛弱得只能斜倚在一邊歇息了。
感覺得出來魔力很低下呢。
 
赤著腳,踩過濕黏噁心的塌塌米,凛走到了他的英靈面前。他經常居家穿的素白條紋浴衣跟平時有些不太一樣,今天,難得的,濺了一身的腥紅。
總是空茫的血紅色的瞳孔今天多了幾分神色,纖白漂亮的指間按上了他的騎士結實的胸肌,然後一路緩緩下滑。
 
黑騎士彷彿明白他想要做什麼,立刻困難地動了一下身體,但又立刻被凛堅決地按了下去。
「不要動……」凛的聲音彷彿是飄在暗夜裡的幽靈。「我來就好。」然後掀起了被鮮血浸得濕淋透潤的下襬,一口氣坐了下去。
 
Servant補充魔力,是Master的責任。
 
 
凛仰頭一口氣坐了下去,即使是這一副早就習慣被糟蹋的身體,一時間也被突如其來的巨物加倍撐開而感到渾身一顫。前一輪那些人遺留下來的體液還留在裡面,扭起來水聲四響。
四周寂靜一片,只有庭院傳來寂寂蟲鳴,月光清冷地斜照而下,凛閉著眼的樣子宛如人偶一樣完美無瑕。屍體七橫八豎地倒了一遍,他們就在血泊以及屍堆中做著愛。
 
虛弱的Servant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這樣如癡如醉地凝視著他。深沉濃烈而愛戀地凝視著坐在自己身上的人。
 
──他早該這麼做了。他早該這麼幹了。
穿過死亡幽谷,回應了聖杯召喚。來自未來的英靈,橘真琴看著那些已經化為屍塊的屍體。
 
他當初早該這麼做的。如果當年他還沒有天真得如此可笑,如果他早點殺光他們,他的凛可以少受點苦的!也許他們當時的未來就不會是那樣!
 
那樣絕望的景色歷歷在目,不管輪迴流轉幾次都無法從腦中抹去的景色。
滂沱的黑雨。漆黑的焦土。破碎四散的碎片,還有他深深地擁抱著,抱著他曾經擁有過的未來與夢想。
 
 
所以,當他看見那些凛稱呼為本家的人們就這樣壓在他身上,毫不留情的進出蹂躪跟糟蹋他的時候,還有凛那冷然空洞心死的表情,身為英靈的能力突然一口氣爆衝了起來。他幾乎是想都沒想地就殺光了他們,在他被凛召喚出來的第一天,第一個夜裡。
 
首先第一個斃命的就是插在凛體內的人,直接使用Archer遠程的能力讓他瞬間斷了腦袋,血液連同精液一同噴濺而出,接下來旁邊其他跟著蹂躪他的人也接二連三地被一招斃了命。
 
「凛!」從頭到尾都在一旁觀看著凛被施行”魔力調節”的當家一手揮出了防禦法陣,一面吼著。誰做夢也沒想到居然有英靈在召喚出來的第一夜,就大肆殺害自己Master陣營的人。
凛從剛才就一直是面無表情的坐在血泊中,和服從兩側被大大掀開,渾身染血,那姿態宛如盛開之殊曼華沙。
「快阻止你的英靈!用咒印!」被人稱呼為不死身的間桐家大老咆吼著。
凛這時才回過神。
他先是定了定心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終於抬起他那隻刻上了咒印的白皙手背──也是染了血的。
 
「Archer 我命令你──」他氣勢萬千地命令著。咒印開始浮光。
 
凛的氣勢越盛,光芒越熾「我命令你──」
 
「殺了他───」
 
黑色的騎士如獲聖旨,欣喜若狂。「是!My Master
 
 
 
如果你有不死之身。
那我也有近乎取之不竭的魔力。
這一切還是你給予我的呢。
從我七歲……不,是從六歲,打從我被過繼到間桐家的這一刻開始,被強迫移植到體內的刻印蟲回路。被迫洗刷成焰闇雙系的身體,以及每日從不間斷的”調教”。
 
凛嘴邊扯出一絲笑意,這麼多年來,他終於又能夠笑了。
 
──來吧,就看是我的火力旺。還是你的再生能力強吧。
 
 
最後當他好不容易將那老頭的真身逼出來的時候,他看見凛笑了。那笑容簡直純潔無瑕宛如孩童一樣的笑容──”啊啊,原來這就是你的真面目嗎?真噁心。”凛的表情彷彿又是哭又是笑。原來就是這樣醜陋的東西折磨了他十多年嗎?然後一腳踩碎。大笑著,也狂哭著。
 
──他終於解脫了。從這永無止盡的地獄裡。他終於解脫了啊。
 
然後就在同時他的Servant也終於魔力不支倒地。
 
 
「雖然不是Saber,但Archer也不錯呢。」溫柔地摸過那名陌生英靈的臉頰,凛輕聲而柔和地說著。凛拉過他的黑暗騎士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溫柔地摩娑著。「一起拿到聖杯吧,然後,實現一切想要的願望吧。」
 
一瞬間有落淚的衝動。
 
 
「凛……」近乎哭泣的聲音,漆黑的真琴如夢般的囈語著。好想觸碰他、好想聽他的聲音,想看見他的表情。
 
 
這十四天來對他來說,是否是天堂呢?
 
他終於伸手抱住了他,無論生前死後,朝思暮想得要讓他發狂的人。橘真琴終於緊緊地抱住了他。
 
這十四天來對他來說,是否是天堂呢?
很接近啊,但不是。
 
(凛是沒得救的。你救不了他。)
身體被凛所帶來的魔力而燃暖著,但腦中的聲音卻這樣冷冷地告訴他。
 
因為聖杯並不存在。
 
沒有人可以被救贖。
 
 
可是他還是要戰到最後一刻,做為凛的騎士。
 
至少讓命運停駐在這一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