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982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GPX Cyber Formula MIX Free!(真凛)





 
(1)
 
「快一點!慢吞吞什麼!」宗介已經刷新紀錄來到了第二位了,距離桿位*只有0.003秒差距,與自己只有一幕之隔的宗介團隊立刻爆出歡呼聲。
凛看著螢幕上不斷跳動的數據,再看著遲遲還沒調整道進入狀況的柯蔻艾絲;宗介的新記錄逼出了其他車手挑戰,隨著排行不斷地被不同名字刷新;他的排名又被刷得更後面了,內心更是焦急。
 
「不過就是調整個車子!需要這麼慢吞吞的嗎?你們這群飯桶!」一拳重重地敲上了維修站的車子。
S&S車團Shark車隊的車手,松岡凛怒火中燒對著維修人員大發雷霆。
 
*桿位:排名賽時成績第一的選手,於下場正式比賽中第一個起跑。
 
 
「真的很抱歉!」維修技師長橘立刻來到凛面前,一伸手就攔住了他。
「因為凛在第一次跑排名賽的時候把車子逼催得太兇了,所以現在柯蔻艾絲的懸吊平衡系統不太穩定,所以我才命令他們現在開始做微調,真的很抱……」橘紅相間的工作帽下,一雙脾氣溫和的八字眉垂著;他一把攔住了想要跨上車子的凛,一邊抱歉一邊耐著性子地向他解釋著。
「我是要你把車子給我!誰叫你解釋了!?」凛大吼。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排名賽已經要接近尾聲了!再不出去跑就沒機會了!
紅黑相間的賽車服,胸口上鯊魚牙與背鰭交織成SharkMark。凛一手抱著安全帽,一手將桌上瓶瓶罐罐全掃了下去。
 
他現在就要車子!現在!
 
「可是柯蔻艾絲她不是一般的賽車,要是現在就貿然──」
「到底是我開車還是你開車啊!!」不等技師長把話說話直接硬聲聲打斷。「我現在叫你把車子給我,就給我!」怒吼過後隨即轉過頭去──排名賽已經快接近尾聲了…這已經是最後機會了──他不能拿這個預選排名去比賽!他不要最後起跑!
 
「可是──」維修技師的領頭橘真琴還想要再解釋。
「給我閉嘴!不過就只是個技師!」眼看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排名賽就快結束了,心急之下的凛直接一把還再維修的維修人員們一把推開,完全不顧其他人阻攔便油門一踩衝了出去。
 
「凛──!」
橘追出去大叫,但人的速度怎麼可能跟賽車比,最後也只能望著凛揚長而去的背影,然後擔心不已。
 
 
車子還沒有調整到最佳狀態,凛就直接不管三七二十一開上賽道了。在加上他那心浮氣躁的精神狀態,還有因為過焦躁而莽撞的開車技術。下場可想而知。
凛在最後一個彎道為了搶秒數直到最後一秒才踩了剎車,時機點沒抓好,再加上尚未調整好的平衡系統,整輛車在車道上大大打滑,撞入碎石區──好在引擎同一時間也被操掛了,緊急熄火,所以才沒釀成什麼大災難。
 
旗幟揮動。
同時間預選賽也結束了。
凛爬出車子,望著那豎立在賽車場上那大大的排名表。恨恨地一拳敲在車子上──
 
──第十二名。
 
雖然不是最後一名,但也差不多了。
 
 
「松岡先生您沒事吧?」場邊醫護人員立刻上前,卻被粗暴地推了開來。「別碰我!」說完便扭頭就走,留下錯愕地工作人員。
 
排名賽第十二名。這意味者明天正式比賽一起跑,他就落後了十一輛車子!
這樣子的比賽怎麼可能會贏!
 
「可惡──!」安全帽狠狠地摔在牆上。才剛一走進所屬的S&S車團維修站,只見媒體大陣仗地包圍在距離他們只有一簾之遙的Swordfish──S&S車團的另一隻團隊,今年才成立的。美其名是Shark的兄弟團隊,但事實上光看設備、規模、人數就知道差距有多大。而正被鎂光燈壟罩著接受訪問的正是今天預選賽跑出第三名,Swordfish的超新星車手 淺野宗介。
「嘛,我覺得第三名不錯啊。排名賽最多跑個兩次就夠了,畢竟真正的主菜是在明天嘛?對吧。」
說完還俏皮地對著媒體們眨了眨眼睛,然後再發出一連串招牌式的豪爽笑聲結束了問題。就算是面對大陣仗的媒體也一如往常地悠然自得;跟凛三兩下就不耐煩地想要抽身走人的樣子完全不同。
「我也很期待你的表現喔,宗介。」車隊發言人A小姐也在鏡頭前笑著打趣了一下宗介。「別給我壓力啦!A姐。」勞資雙方融洽的互動立刻引來鎂光燈瘋狂閃爍。
S&S車團,與他們的明日之星。
 
宗界是今年才加入 CYBER FORMULA界的超級新人,雖然開車方式據侵略性,但技術卻也是無庸置疑;一開季就分別在法國、德國和西班牙大賽上拿到特優異名次,目前總積分暫居第四,也是今年總冠軍的熱門人選之一,車團視他為明日之星,無論是在媒體還是在技術、資源上都給予毫不吝嗇的支持──
 
凛看了一眼已經被縮編成原本三分之一的Shark團隊。
 
天壤之別。
 
「那對於所屬同車隊的松岡 凛選手的表現,目前A小姐有什麼話想說呢?」如果不嗜血,就枉為媒體人了。「松岡選手這次排名賽整個大失利,之前好幾場賽事也接連狀況不佳,外界盛傳,S&S車團另組團隊就是為了要讓淺野選手取代松岡選手。」
「欸欸,問這話是想害死我嗎?我跟凛不是那種關係。」宗介立刻大笑了出來,發言人也立刻打了圓場。
「站在車隊立場,當然是希望能藉由車手間良性的競爭,彼此切磋;無論是宗介還是凛勝出,都是我們S&S車團的榮耀──」
 
──虛偽。
 
凛低著頭衝進了自己所屬的團隊休息站。咬著牙,低著頭。
 
──明明跟他講的並不是那樣。
 
 
車團為了將更多的資源投注在宗介身上,從今年開始已經縮編裁撤了他大半人員。凛轉頭看著那些埋頭在車子裡叮叮咚咚的維修師──就連維修師也都撤走了大半!現在他這裡就只剩下老弱殘兵,跟一些年輕的菜鳥。
 
──這種情況下,他要怎麼贏!
 
一股無名火猛地飆竄,看著那些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把車子搞定的維修人員們,一股火就這樣猛爆了出來。
 
「──都是你們的錯!──都是你們維修得不好才會讓我在預選賽上翻車!排名一口氣掉到最後!」
 
他直接開飆了。
摔東西、大吼大叫,把一肚子的氣全撒在工作人員上。
面對他狂風暴雨的脾氣,工作人員陰著臉,手上的動作仍舊沒停;這已經不是凛第一次將氣出在他們身上了。
 
 
眼見沒有任何一個人理會他,凛的脾氣更加火爆了,說得話也越來越重,「為什麼我就這麼倒楣啊!車子不好就算了!就連跟我組Team的全都是這種廢物!」
 
「我們才倒楣吧!!跟到你這種爛車手!」其中一名年輕技師已經受不了了,直接一把把帽子往地上砸也跟著開吼。
「開得好是你的功勞,開不好就把責任通通推到我們身上!自己技術爛怪誰啊!」每次回來都踢桌子摔東西,見人就吼,他們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才跟到這種爛車手!
 
「你他媽的說什麼!?有種你給我再說一次看看!」直接捲了袖子要衝上去理論。最後還是被橘真琴擋了下來。
「──好了!都不要再說了!」皺著眉頭,先要自己的下屬們安靜。
「隊長!」他們真的是受了太久委屈了。
 
「……車子沒有維修好,是我的錯。」接著他雙手緊貼褲管,當著全體工作人員面前。「這都是身為維修隊長的我的錯,真的非常抱歉!」
當著所有人面前,直接九十度鞠躬道歉。
 
 
 「………」凛安靜了。
其他人原則是露出一副都快哭出來的表情;明明就是他自己不聽勸告,硬要將維修中的車子開出去,才會讓車子出事,可為什麼到頭來要道歉的人卻是他們呢!?
 
但是身為總維修頭的橘已經向凛賠罪了,他們也只能一個個委屈的抿著嘴,一語不發;要不是為了橘隊長,他們老早就不想幹了。
 
「明天比賽前,我們一定會將柯蔻艾絲整備好,就算是徹夜趕工也會讓My Iron Princessu以最好的狀態迎戰非洲盃。我保證!」橘真琴九十度地鞠躬著,他是真的發自內心地說著。
看到他這樣子,凛也沉默了。
他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橘那樣鞠躬的身影,良久,才扭頭離去。
 
連一句對不起都沒有說。
 
 
「我不幹了!」其中一人將帽子怒摔在地上。「我們跳槽走吧?隊長,以我們的技術就不信找不到其他願意用我們的車隊。」
「抱歉啊……讓你們陪著我一起受罪。」維修技師長橘真琴苦笑著看著這些為了他受苦受難的下屬們,然後,他伸手摸了摸那輛黑紅相間,底盤還夾雜著白橫紋的美麗賽車。橘真琴溫柔地撫摸著那近乎完美的優雅曲線,「可是我真的沒辦法拋下她不管……」眼神極其愛憐。他的小公主。他美麗纖細又強悍的鋼鐵小公主。
如果他走了,還有誰能夠來理解她跟照顧她呢?只有他才能夠安撫這台高傲美麗又纖細的鋼鐵淑女啊。
 
他是真的很心疼她。
凛的個性本來就沉不住氣,表現好得時候也就罷了,但一但狀況不穩的時候開起車來便格外橫衝直撞,一場比賽跑下來,他總是要忍不住心疼他的小公主,可是他也不可否認,凛是最適合柯蔻艾絲的駕駛員,在這麼多車手裡面,就只有他能夠駕馭她,並且將她纖細又強悍的實力發揮出來。
他還記得,在日本的藤岡賽車場──他們S&S的主場,每一季結束後的試車與調整都在這進行。凛曾經跟柯蔻艾絲跑出五百三時速的記錄,那樣人車一體奔馳在賽道上的樣子,至今讓他難以忘懷。
 
車子會挑選主人。
當還是新人的凛一坐進駕駛艙,發動柯蔻艾絲的引擎時後,他就知道。非他莫屬了。
 
當然,他也還記得當新賽季開始時,一直深鎖在隔壁車棚的鐵捲門緩緩打開,車隊負責人挾著大批新銳工作人員,新車以及──新的車手。就這樣一起出現在記者面前時,凛當時的表情有多麼震撼。
 
雖然車團不說,不承認,但誰都看得出來他們Shark已經被降為二軍了。現在S&S的主力不是Shark的松岡凛,而是Swordfish的淺野宗介。
 
不是不能夠體會凛的焦躁,那種即將要被取代的感覺真的很可怕。所以他難以真的去責怪他。
凛從F3賽車起家,在F3時期幾乎是常勝軍,所有人都認為他絕對會在 CYBER FORMULA方程式賽車界大放異彩,他也這樣認為,但三四個賽季過去了……
 
別說是總冠軍了。
凛連一個名次都沒有。
一次都沒有。
 
 
車團對他的態度也急轉直下,從原本的捧在掌心上悉心呵護,到現在直接裁撤縮編,另聘車手。直接從雲端跌落谷底。
這就是職業。
這就是現實。
雖然不忍,但現實就是如此。
 
「總之,不管如何為把車子維修好就是我們的工作。」橘真琴嚴肅認真地對著他自豪的團隊們說道。
「就要把車子維修到他即使輸了,也不能夠把過錯推到車子上的程度──這是我身為專業維修師的尊嚴。」他微微一笑。
 
「隊長。」「隊長……
 
「好了好了,大家快點動起來吧。」他拍拍手爽朗道,「看這樣子,今晚恐怕全體都得要開夜車了呢。大家趕緊加油趕工吧!」
 
 
「對不起,明天還要再麻煩妳辛苦了。」他蹲在車身刮得有些傷痕累累的小公主身旁,心疼又不捨地撫摸著上面的痕跡。橘真琴溫柔地對著他的鋼鐵小公主柔聲地說著。
「可是他現在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將手放在方向盤上。
 
所以,請給他力量吧。他輕輕地吻了她一下。
 
 
X  X  X
 
 
架上擺滿著F3時期的冠軍獎盃,以及各式各樣賽車相關書籍。房間總是收拾得整整齊齊的,健身器材也穩妥地放在角落。凛躺在床上,滑動著手機。
每次當他心情低落的時候,他總會這麼做。
 
手機螢幕上,一張張照片滑過。都是舊照片翻拍上傳的,這麼多年來都一直帶在身上。
 
相片中的他還很年幼,穿著車手服的父親一手捧著獎盃,一手將他高高抱起,背景是無垠無涯的賽道。
 
爸爸!”年幼的他是在賽車場邊長大的,那些震耳欲聾的引擎聲、嘎嘎作響的輪軸聲就是他的搖籃曲。”呦,凛。”記憶中穿著車手服父親總是笑著,然後一手將他高高抱起。
年幼的他伸手想要去拿父親手上的獎盃,但卻被阻止了──”不行喔。”父親露出那招牌爽朗笑容。
 
凛的獎盃,要等你自己長大後,靠自己去拿喔。”
 
──等你也看到這片景色之後。
 
他的父親也是賽車手,在Cyber Formula時代還沒來臨時,作為一級方程式的車手跑出了不少亮眼成績。
他從小就是在賽車場邊長大的。
車輪在瀝青跑道上高速快轉磨出的火花,幾乎燒焦的氣息、過彎時呼嘯而過引擎聲、通過終點時猛力揮動的方格子旗,還有人們洶湧如浪的歡呼聲──以及父親勝利時的笑容。那是他童年記憶中最美好的部分。
 
 
 
凛將手機關掉,牢牢地將之摀在心口上。
 
父親去得很早,車子在賽道上出事的時候不過才三十二歲。當年媒體以”痛失英才”來弔唁這位年紀輕輕就殞命的賽車手。
但足以讓父親偉岸凜凜然的身姿停留在他心中一輩子了。
 
 
 
我是不會同意你成為車手的──”母親傷心的神情彷彿還在眼前。”你忘了你父親是怎麼走的嗎?”妹妹江也憂傷地看著自己。
其實他成為車手這件事,家人是反對的。畢竟父親就是這樣在比賽中身故的,做母親的怎會同意兒子再走上同樣的路。
 
對不起。”他只留下這句話就從家裡出走了。然後正式投身方程式賽車。為了追尋父親曾經看過的那片風景。
 
他知道他這樣的選擇傷了家人的心,尤其是母親,他明知道父親死在賽車場上帶給她的陰影有多大,明之如此,但內心還是壓抑不了追求夢想的渴望。
還有雖然也不支持他成為車手,但依舊關切著他比賽的妹妹。每一次賽前,總會發著加油簡訊過來。
 
付出了這麼多,結果最後換來的是每況愈下的排名。
以及車團越來越冷淡的待遇。
 
在F3的世界,他是常勝軍,但一來到了Cyber Formula他什麼都不是。
 
 
 
當年,他以”眾所矚目期待的新星”加入了S&S車團,還曾獲選為最被看好的潛力之星,車團待他也如王子一般小心翼翼地呵護著。無論是車子、設備、維修人員,通通都是最頂尖一流的,但隨著時間流逝,他並沒有發揮出大家預想中的實力,車團對他的態度也隨之改變。
 
『一流的臉蛋,二流的能耐,三流的表現。』
『賽車場上的花瓶。』
『虎父……犬子?』
媒體的嘲笑更是不留情。
 
但讓其實讓他最受挫的還是他自己,不管怎樣努力,就像深陷泥濘的車子一樣,不管再怎樣努力催踩油門,越是掙扎,就越深陷低谷。
 
如果這次比賽再拿不到名次,將積分拉起來。董事會決定要對你的合同進行修改。”
是要開除我的意思嗎!?”
冷靜點,凛。我也知道你一直都很努力,也很捨不得,但這就是現實──在職業的世界,光是努力是不夠的,你還必須拿出實績來。
車團不可能去養一個毫無可能希望奪冠的車手。我們不是慈善團體。”
 
車團已經下最後通牒了,積分無法往上拉,就要捨棄他。
 
從上個車季開始就是這樣了,車團無預警地成立了另一支Team,將原有的車手和技術人員排除在外,將所有的人力物力資源技術全數砸在新隊伍,而他這邊就是不斷的被縮編、被裁撤,在資金不斷的被刪減下,人員也開始出走,僅僅一牆之隔,兩個隊伍有著天壤之別。
宗介加入賽季第一年就奪下了年度總亞軍。與第一名只相差兩分。他努力了三四年都達不到的目標,宗介一下就完成了,董事會們當然欣喜若狂,然後也重新評估起了他存在的價值。
 
強硬富有觀賞性的賽車技術以及面對媒體從容自若的氣度,還有那種與生俱來的明星氣質。凛也很明白車隊為何選擇將資源投在宗介身上,而不是他。
 
接二連塞的比賽失利,再加上排名戰失誤,明天的比賽他是倒數出發的那幾個。
 
 
 (沒希望了,放棄吧。)
 



(待續)




如果你覺得車手凛看起來很像新O直輝的話.....不要懷疑,我就是拿他的梗來玩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