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982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FREE!][真凜]一方通行07

#7
 
我們一直都在一起。
一直都在同一個位置上。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是彼此的半身,是另一個自己。
 
我也相信只要是你辦得到的,我也辦得到。
 
 
 
 
在澳洲參加的最後一場比賽。
他花了整整四年的時間才闖過預賽,艱難地晉級了。
 
他的時間不多了,要是再擠不進這次的比賽,他就要再等四年。擠不進世錦,等於叩不開奧運的大門。
請選手各就跳水台。
 
他前面已經失敗太多次了,這一次絕對…..絕對……
 
凛戴上了泳鏡。
 
──不能再失敗…….  “出發!
 
 
但他仍就搞砸了。一入水就發生了失誤,他嚴重的偏離了水道,被隔壁選手激起的水流打亂了節奏,後方選手也順著他的尾流一路輕鬆順水的超前了他,只差沒再離去前說聲感謝了。
 
可惡!
 
拼了命的划水追趕。蝶泳是他最擅長的項目,要是連在這裡都被刷下的話,那他就真的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幹什麼了。一想到再度落敗的畫面──以普通選手來說,你不算差。教練語帶保留的說著。但你不是那塊材料。
一想到這他簡直要瘋了。
 
他不要再輸了!不要!
發了瘋似地在水面划著。已經是分不清楚是在划水還是在掙扎了。
在水中做著困獸之鬥的凛。
 
──只要轉身就能夠追回來!
 
 
(只要轉身就能夠追回來……)宗介趴在看台上內心也同樣寸度著。凛是屬於短池行的爆發選手,轉身多次的比賽對他有利。
 
(不過……)雙手插著口袋,將重心從左換到右。
 
正式比賽幾乎只有長池。
 
所以,縱使轉身,在前面落後太多的情況下,能追上的也有限。
雖然覺得難過,但競技的世界就是這麼殘酷。
畢竟,事實勝於雄辯啊。──已經確定通過選拔的宗介這樣想著。
 
就在同時,第一名已經到達終點了。第二、第三陸續。
 
結果已經出來了。
 
 
但就算如此,刷新個人記錄也不是壞事。畢竟比賽就是這樣。所以他還是依舊注視著在泳池裡面其他的人。
 
突然,岸邊一陣騷動──
 
「那個八號水道的選手突然往反方向游了!」「什麼!?」
 
這種事情,簡直前所未有。
 
每一個人都在往終點線上游去,只有凛一個人意外。
 
 
凛一下就游到了岸邊,然後爬上了岸。
 
 
「你在做什麼松岡!」教練不可置信地破口大吼著。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不比了。」他冷冷道,「……難道還看不出來嗎?」
眼神如此冷冽。
 
說完就直接手一鬆,泳鏡框當一聲掉在地上。
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什麼啊,我還為是誰。原來是你阿。」說完,又低下頭收拾,連回頭都沒有。「不好意思啊,讓你看到了一場這麼難看的比賽。」聲音平板得可怕。
 
「回去。」宗介嚴峻地說道。
「比賽已經結束了。」
「我叫你回去。」
「都已經結束了。」
 
 
「我叫你現在回去!現在!立刻!馬上!」一拳直接敲在門上,破口大吼著。他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你以為你是誰啊!少在那邊對我說教了!」凛也直接把包往牆上一甩,高分貝狂吼回去。包甩在牆上,東西全部嘩地甩了一地。
 
「反正已經注定贏不了了啊!結果都已經注定了!不管再怎樣都沒有意義了!」整個人陷入崩潰中,完全得自暴自棄。
 
 
「不准你說這種話!」宗介吼得脖子上青筋都浮出來了。他簡直要被氣炸了。
兩個脾氣同樣火爆的人互不相讓地飆著。外面的人都嚇得紛紛繞道離開。
 
本質上,他們兩個都是相似的人。
所以凛才說過:”我們還是保持點距離好。”宗介也同意。他們倆的脾氣都太差了。而且誰也不相讓。
 
「如果還有一點榮譽心的話!就要在努力到最後一刻,就算最後一名──」
 
「你懂屁啊──!!!」凛回吼。
 
「你拿過最後一名嗎?你懂一次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最後的表情嗎!一路上來順遂的人怎麼可能懂我的心情啊!」
 
 
「通過選拔賽是我的錯嗎?!我跟你一樣努力啊!」他不理解為什麼凛會變成這樣。
「──那為什麼通過選拔的人不是我!是你!」
一字一句地哭著、吼著。
「不是一直以來都一起嗎?不是一直以來都一樣努力嗎?!──那為什麼你上去了!而我還在這啊!」同時間,眼淚也掉了出來
 
「夠了!我不比了!不游了!游泳這種東西再也不碰了!」
「什麼奧運啊!通通見鬼去吧──」
 
 
一耳光狠狠地掃了過來。
直接重重地甩在臉上。
力道之大直接將他甩倒在地。
 
一時間視線都模糊了起來。凛一陣頭昏腦脹,這才反應過來宗介直接抽了他一耳光。
都呆了。
 
 
 
「把話收回去。」無視凛一時半刻爬不起來的樣子,宗介直接摁住了他。將他狠狠地摁在地板上。
 
以他的體型和身高差要壓制住凛簡直一如反掌。
 
「把話收回去。」宗介按著他居高臨下地命令著。眼神十分可怕。
 
「不收!」就算還沒從暈眩中恢復過來,仍就死硬的凛。
 
「那我就再揍你第二下第三下,直到你把話收回去為止!」
 
「你以為我會怕嗎?」就算被死死壓在地上,嘴角流血,臉頰紅腫,仍就毫不退縮地直視著曾經最親密無間的同伴。凛自暴自棄地笑了。
事到如今他反而沒什麼好失去的了。
 
 
正是因為比誰都還理解他的願望、他的夢。
所以才格外不能原諒──
 
直接掄起了拳頭。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就在準備要掄下去之際,最後是大會人員阻止了他。「呃……」這才想起來這裡是比賽會館。
「比賽會場是神聖的地方,要打去別的地方打。你們哪個學校的?」
 
宗介才剛站起身,凜就立刻翻身爬起,頭也不回地跑了。
 
「欸,凛──!」
不管他怎樣叫都不回頭。
 
 
 
之後等他參加完世錦賽,抱著獎牌回來後,雪梨那邊告訴他 凛已經被開除了。
 
 
不管有什麼理由,半途棄賽都不被允許。
凛那所學校對於這方面的事情相當嚴格,開過幾次校評會後,便將他開除了。
 
「我們必須要做給其他學生看,站在校方的立場是如此。比起勝利,榮譽更勝於一切。」
事實上也是如此,所以宗介也無話可辯駁。只是他一連打了好幾通電話、發了好幾封簡訊、電郵,通通都被退回。
 
 
凛把他加入擋信名單了。電話大概也設了拒接。
 
 
──真沒想到他不長進到這種程度。
 
 
 
 
 
「你回來做什麼,宗介。比賽呢?
一直確定周遭沒人後,凛才狠狠地甩開手。瞪著曾經的青梅竹馬、曾經的友伴以及曾經的理解者。凛的表情簡直不能夠更不友善。
 
「這才是我想問的吧──為什麼突然一聲不吭地跑回來了?你忘了你該做的事了嗎?完全不被凛惡劣的表情影響,甚至是直接無視;宗介依舊那樣叉著腰一口氣直接捅入核心。
他們倆太熟,也太理解彼此,理解道不需要任何客套。
 
「是故意不讓我知道的吧?學校。」居然還把他的電話列入黑名單,真是個混蛋。
 
凛愣了一秒,這才會意過來。
 
「多管閒事…..」每次都是江出賣他!
 
「你不准怪她,是我逼她說的。」
 
 
凛沉默。
 
「你躲我是吧?凛。」銳利而直接,一點客套都沒有。就如同他的泳技一樣。
雖然他們是青梅竹馬,親如半身般的存在,個性上也有神似之處,但正因為如此,所以才無法靠近。從小學時後就知道了。
他們身上都有銳利的地方,總是無意識的戳傷對方而不自覺。
 
像現在也是…..
偏過視線終於看清楚了宗介外套上面繡著的國徽,以及英文拼成的國名。
 
啊啊,他已經是日本國家代表隊的選手了啊……
 
「你是回來受訓的是吧。真是恭喜了。大˙國˙手。」
口氣之尖刻。凛雙眼黯淡地
「明明就是回來代表日本隊出賽的,別說得一副好像是特地是為了我一樣──」
 
「這跟那又沒關係──!」
「夠了!總之我現在不想看見你!」他們之間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凛扭頭就要走,卻被宗介早一步抓住肩膀。
「又來了!不准走!」「放手!」
「你這次又想逃去哪?你他媽的能不能能夠長進點啊!」
「我就是不長進!這個你不是在澳洲就知道了嗎!」
「凛!」
 
兩人怒目相識一陣。宗介這次忍住沒再動手打人了,老實說,上回他也懊惱不已。
 
原本以為凛會大吼大叫,甚至也反過來起手動腳。不過這次他卻一反常態地冷靜多了,只是用著那一雙既是不甘、又是痛苦憤怒的複雜眼神望著他。
 
像是要壓抑滿腔怒火一樣地,凛痛苦地深深地深呼吸著。
然後將氣緩緩吐出。
 
「……如果你不走的話,我走。」
把泳鏡扔在地上。離開了。
 
 
宗介也同樣怒目了一陣,最後才嘆了一口氣將泳鏡撿了起來。
 
 
才剛走出門口沒幾步就看見了正巧站在那邊的高個男人,很自然地就出聲叫住了他,「欸,那邊的。沒錯,就是你。過來過來~然後想也不想地就將把手上的泳鏡塞給了他。
 
「你也是水泳部的吧?請幫我把這個交給松岡凛。」
 
「你是……」對方遲疑地問。
 
「朋友……應該吧。」聳聳肩,宗介很自然笑道。「只是追過他就是了──開玩笑的。」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到宗介的話的時候,真琴臉上的笑意有一瞬間撐不住了。
 
 
(待續)


 
劍魚國王一出現就戳了虎鯨先生一大刀呢,雖然他根本不自覺。
貓餃家虎鯨先生根本瞬間胃潰瘍wwwwwww
 
 
 
 
宗介雖然只在原案小說裡面出現一下下,但是作者卻給了他凛的理解者這樣重的地位,而且兩人很多地方都很相似,兩人相處也不太需要言語就能夠理解。所以我很認真想過,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才能夠理解凛這個心思細膩到有點麻煩的人(而且還可以忍受他www)
如果凜是鯊魚的話,那宗介就是劍魚。同樣的迅猛快速,對於目標一心執著,而且固執,也同樣的自我為中心,脾氣火爆()
不過以上都是我自己的設定啦。
如果遙真竹馬組是互補類型,那宗凜就是鏡子一樣的存在,但因為兩人個性太過相似,所以一但想法有所矛盾的話就會爆出很大的衝突。
 
這邊凛一直以來把宗介視為自己的延伸,覺得他辦得到的事情,自己沒有理由做不到,但隨著時間推進,兩人成長,實力差距越來越大──明明兩個人都一樣努力啊,那為什麼宗介上去了,而我卻還在這裡呢?
 
雖然不想承認。也不敢承認。
但唯一的理由就只有天份了。
宗介比他有天賦,而他沒有。
 
所以縱使一樣努力,但兩人之間的差距不可抵擋的越差越大了。
宗介在選手之路上越順遂、越成功越發光芒萬丈,就越刺痛凛。
那種痛苦,與其說是忌妒,不如說是在逼著他承認這個世界是只讓天才存活的世界。如果今天那個人不是宗介,他可能還不會這麼痛。就是因為太近了,所以才痛苦到難以直視。靠太陽太近,會燒傷。
 
至於宗介,他理解凛的夢想跟願望,但不過他一路太順遂,所以即使知道凛很低潮,但其實真的很難真正體會到那種挫敗感,在加上個性直又急,所以他的鼓勵聽在凛耳朵裡面其實很刺,再加上個性火爆,凛抓狂他也跟著爆,結果很容易變成全武行。兩個人打成一團。但他又比凛大隻很多(設定上身高是190,跟凛身高差13)所以兩人打起來雖然一樣兇,但凛會是被揍得比較慘的那一方()
 
 

宗介。
出生地 日本
17歲。獅子座B型。
外號:淺野的劍旗魚。國王。93*
專長:蝶泳
興趣:電動。
身高190。體重:85kg
基本上是個開朗的人,總給人一種十分自信的感覺,雖然自信滿滿,但卻不討人厭。雖然平常喜歡開玩笑,話多又健談,但一爆起來卻很可怕。
雖然看起來很好相處,但其實不是一個容易聽進別人意見的人,再加上氣場強勢很有領導人架式所以被隊友開玩笑說是King
最喜歡的一句話是事實勝於雄辯。
目前為國家代表隊選手,過去也參加過多場國際大賽,表現優異,是泳壇很被期待的明日之星。兒時同伴凛曾經評價過:他在這條路上一路順遂,幾乎沒有什麼挫折過是屬於老天賞飯吃的類型。不過同時在游泳上對自己的要求也很高,但其他事情就很馬虎了,不游泳的時間幾乎都在玩樂,對蠻多事情都頗不上心。要說認真也很認真,但也的確蠻輕浮的。
 
*93式為日本重型魚雷。
 圖感謝貓餃,這氣勢真的是劍魚king耶。光看就胃痛(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