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0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真˙FREE!結局 #12最終話──”Free!”>


 
 
他其實並不在意輸贏,他只是想在游一次接力
和遙學長你們一起,和最好的夥伴一起
 
理性思考後只能得出一個答案……
 
 
怜,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
 
 
──等一下!我不同意啊!」就在這時候真琴大叫阻止了他們。
 
「為什麼?真琴。」遙不解。
「是啊,真琴學長不也希望凛學長回來嗎?在這樣下去凛學長是真的會放棄游泳的!」怜也不解。
 
「這我當然知道啊!」真琴的表情也急到快哭出來了,「可是萬一真的這樣做,凛才會真的完蛋吧──他的目標是要成為職業選手,一但真的這樣做的話,他的選手生涯就真的結束了啊!遙、怜你們自己也是參加過很多場比賽的選手,知道我說的嚴重性是什麼吧!──遙跟怜你們都冷靜點啦!」
「我希望凛回歸的心情也是跟大家一樣的,但是肯定有別的方法的!」
真琴難得一口氣地說了這麼多話。
 
遙跟怜兩個人都呆住了。
 
「……第一次終於感覺到小真琴有部長的架式了喔~」
「不要挖苦我啦渚!」他都快哭了。
 
無視真琴的表情,渚笑著轉頭看著他們兩人,臉上掛著那小太陽般的明朗笑容。
「雖然那個很對不起小遙跟怜,但是我的想法也跟小真琴一樣喔~」渚明朗地說著。
「除了這樣只會害到凛以後的未來之外,我也不能讓小怜你做這種犧牲啊──
 
怜不是說過了嗎,”既然都把我拉進來了,就請對我好好負責吧”。所以我不會答應小怜的喔~」
 
他明朗而堅定地說著。
 
「渚……
 
而渚只是回應給了他一記燦爛的笑容。一如往常。
 
 
「不然……還有其他辦法嗎?」遙默默地開口了
「嗯……
「嗯………
「嗯………………
 
眾人低頭苦思。時間已經來不及了,接力賽已經即將要開始了──
 
「……雖然要做出不小的犧牲,但是比起那些,凛更重要吧?」最後遙率先抬起了頭。
「看起來好像就只有那個辦法了。」「只有這個辦法了。」
「大家的想法看來都是一樣的呢,只剩下這個辦法了吧?」
 
「只是有點對不起小天老師跟教練小江他們呢。」「希望他們能夠理解啊。」
 
「那我去跟小天老師說,請他們去拜託大會負責人!」渚拖著怜,立刻站起來往看台方向衝。
「那我們其他人分頭找凛,誰找到他,就把他帶回游泳館!」「就算死拖活拉也要把他帶回來!」
 
──喔!
 
 
 
遙在比賽會場東奔西跑了好一陣,最後才在那棵樹前找到了凛。
才一開口,就被凛陰鬱的表情給震得一愣。
 
「……你來做什麼,是來嘲笑我的嗎?」「自由泳一敗塗地,接力賽也被刷了下來,簡直是世界級的笑話。笑吧,不用客氣──我叫你笑啊!」凛已經完全要瀕臨極限了。比當年還要糟─
「結果我只有這一點實力,連和你們一起接力都辦不到!」凛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著。
 
「冷靜點,凛……
「少說教──你明白什麼!」
 
「我明白,和夥伴們一起游泳的快樂,一起游接力賽的喜悅……告訴我這些的,凛,是你啊。正是有你在我才……」
 
「閉嘴!」
 
凛完全已經在崩潰邊緣上…..不,已經是要摔下去了。
 
「我也醒悟了!也已經察覺到了!」「是為什麼游泳,又是為誰游泳!」
 
當年他沒來得及拉住他,這一次絕對不能再放手──
 
「我叫你閉嘴──!」
崩潰大吼,凛一拳直接掄了過去,但遙的動作更快,直接接下後兩人都失去重心在地上滾成了一塊。
 
For the Team……
 
一旁的泥地上寫著這樣的一句話。剛被放下不久的樹枝還橫在一旁。
 
凛看見了呢。遙也是。
 
 
這棵樹,很像呢。
遙悠悠地說著。
很像校園裡的那一顆櫻樹。所以你才也會來這裡。
 
原本緊揪在自己衣領上的力道鬆了,凛鬆開手了。
 
 
為什麼……為什麼我還被束縛著。我也想和你們一起游泳……想和你們一起游接力啊……
取而代之的,是凛嗚噎的話語,以及不停打在自己臉上的眼淚。
 
 
 
一顆兩顆,不停地滴在自己臉上滑落。凛的眼淚。
真的就像珍珠一樣啊……
 
遙微笑了。
 
 
可是事到如今已經,都已經太遲了……」低著頭,凛抽抽噎噎地哭著。他已經回不去了,是他自己把話說絕的。是他自己把所有退路都輾斷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凛抽噎得像迷路的孩子一樣。
 
 
不,還來得及。」所以,遙這樣對他說了。
 
走吧,凛──
 
 
啊啊!找到了,凛!同時間真琴的聲音也從另一邊冒了出來。
 
凛猛然轉頭。
 
小凛!
你們……..」他呆呆地望著。
 
 
真是的,看著你我心裡就不爽啊!想游就去游啊!
 
四人齊聚一堂,大家都到了。
 
 
凛,來吧──
 
櫻樹下,遙再度朝他伸出了手。
 
三年前,沒能來得及伸出的手。
 
──這次就換我帶你去見識一下 從未見過的景色吧。
 
 
這次換他了。
 
 
 
 
X X X
 
 
 
可是比賽都已經結束了…….
在岩鳶們的左拉右扯下,凛跟著走進已經空無一人的比賽會場。
 
比賽已經結束了。最後一場的接力賽,岩鳶高中從頭到尾都沒出現過。喪失了比賽資格。
 
 
泳池裡面、看台上的人也是,都已經走光了。
因為自己的任性跟衝動,害他們錯過了接力賽的報到時間,失去了比賽資格。
 
他已經沒有臉再出現在這裡了……
 
「嗯~不對喔,比賽還沒有結束呢。還有最後一場比賽沒比。」走在他身旁的真琴笑著否定了。
 
然後將視線往前投去──
 
凛也照做了。
 
「HI~~~~~~~~男子混合接力賽!最後一組──岩鳶跟鮫柄的混合接力,現在請水道選手各就各位!」泳池邊,站著的是拿著哨子的江。她正站在裁判席上,拿起胸前的哨子用力一吹──
「小江……?」
 
──哨聲響起。穿過諾大泳池。
 
 
「第一棒是我呢。」真琴帶上了泳帽,調整好了泳鏡,然後拍了拍臉,一口氣跳進了水裡。
「小真琴加油喔!」
 
「預備!──開始!」
 
拿出全部實力,一路分水破浪地前行──比誰都還要勇猛的泳姿,那身姿簡直就像是水中的虎鯨一樣。真琴的泳姿。
 
 
「上啊上啊上啊上啊上啊 真琴!」「加速 加速加速加速 真琴!」
「小真琴加油!」「真琴學長加油!」
 
 
 
「渚!」真琴處壁大喊。「來了!」渚立刻縱身跳進水裡。
 
完美接棒。
 
就跟當年一樣。
 
「加油啊渚!──上啊上啊上啊上啊上啊 渚!」「衝啊衝啊衝啊 渚!」
 
 
凛看呆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喃喃自語,瞳孔不住顫抖著。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明明比賽已經結束了,所有人都已經走光了。
可是他們又是為了什麼在這裡,一棒一棒地拼命地游著。
 
比賽明明已經結束了啊…..
 
「接下來第三棒交給小怜了!我前面爭取了很多秒數,小怜可不要浪費了喔!」
「你這句話是多餘的!」
怜也接棒跳進水中,開始賣力地游起他那還不怎麼順暢的蝶泳。
 
凛下意識地想要轉過頭,看著自己曾經的位置,現在已經有了別人,心中百感交集。可臉卻被輕柔而堅定地轉了回去。
 
「凛,大家……包含怜,大家都很重視你的喔。請你好好看著怜吧,看著他從頭游到尾的姿態吧。」真琴含笑地說著。溫柔和煦。
 
「真琴……
「不要緊的,就相信我這一次吧。」
一如往常的溫柔堅定。就跟很多年前一樣。
 
 
怜游得不快,但確實也拼勁了全力在游。光是注視著就可以完全感受到他想要追趕上大家的心情有多強烈──凛也漸漸釋懷了。如果是怜的話,的確比誰都還有資格。
是怜代替了自己。替他完成了他無法作的願望。真的是太好了……..
 
就在同一時間,怜終於觸壁了。
「快點沒時間磨蹭啦──凛學長!快啊,換你了!」猛然把泳鏡拉開,怜衝著還站在岸上的凛大喊著。
 
 
「什麼?……我?!」
 
混和接力總共只有四棒,怜這一趟已經是第三棒了──
最後一棒不應該是遙嗎?!凛吃驚地回頭。
遙只是看著自己。
 
「笨蛋!要說多少次啦!要將最後棒次交給遙學長的人是你啊!凜學長!」怜大聲地喊著,臉上還一副”真是個笨蛋”的不耐神情。
 
「因為是只屬於我們自己的比賽,無關勝負,所以四個人游、五個人游,都是一樣的吧?」真琴輕輕地推了一下凛的背「快點凜,不然我們要輸掉了。」
「對啊,快點,不然萬一輸掉都是小凜害的喔!」渚也鼓起來臉頰,焦急地踱著腳。
 
這是一場真的比賽。
即使泳池裡面只有他們。
 
但這的確是一場貨真價實的比賽

 
 
一陣鼻酸,凛已經完全說不出畫了。
 
他轉身看向最後一棒的遙。
遙也注視著他
 
 
「快去,凜一一我在這等你回來──」堅定而果決地說。
 
然後便輕輕地把凛推下了水。
 
 
我們都在這等你回來。凛。
 
 
所以,他也開始奮起地游了。將所有一切事物拋諸在腦後,無論是澳洲的挫折、父親的夢想,甚至是最後的勝負──通通都已經不重要了。
 
此時此刻,他正在跟他們一起游著
為了這場只屬於他們五人的比賽,只屬於他們的。
 
不知道為什麼,泳鏡上居然泛起了一層霧氣。水色朦朧間……
 
凛吃驚地愣住了。
迷幻而朦朧的景色就這樣超現實又不可思議地在他眼前猛然展了開來,水泡尾流掠過,所有模糊不清一瞬間都清晰了起來。
漂浮在水中的氣泡,瞬間都幻化成了片片花瓣。
 
──啊啊,櫻花,真的都開了呢。
 
 
 
看到了啊,那個夢寐以求的景色。真的看到了….真的看到了……
 
眼淚不知不覺溢滿眼眶。
 
他正在飄滿櫻花瓣的泳池裡面游泳,跟他的夥伴們一起。
 
最美好的景色。
 
「上啊!遙──」雙手猛然觸壁,將所有一切沒能說出口的一口氣全融在這一句了。
 
 
諾大空蕩的泳池。空無一人的看台。
他們五人的接力賽。
只屬於他們五個人的──
 
「上啊遙!──」「遙──」「小遙──」「遙學長──」
 
 
這樣美麗的景色,肯定
每一個人都看見了吧。肯定
 
完美觸壁,比賽到此結束
 
「──獲勝者,岩鳶鮫柄隊!」
 
眼淚瞬間飆了出來。
 
──別哭啊,凛。
大伙笑著摟住了他。
 
──是啊,我們贏了比賽了喔!
──哪有贏的人哭成這樣的啦,太難看了吧!
 
 
「即使在不同地方,身處不同隊伍,凛也一直是我們的同伴──」遙上了岸,呼吸一時間還沒調整過來,他剛是發狠地全力在游。
 
「──你一直都沒離開過。凛。」
 
 
「而且還多了新夥伴!」怜一推眼眼鏡得意道。
 
「沒錯,還多了小怜了喔!」渚也衝上去抱住了怜。「別突然抱上來!」兩人就這樣又拉又扯地鬧成一團。
大家都笑了。
 
多久沒看到這樣的景色了?眼淚又忍不住湧上眼眶。
 
「你們……可惡………這樣顯得我……簡直就像個笨蛋一樣嘛……」不管怎樣擦,水就是不停地從臉上滑下來,止也止不住。凛不停地擦著臉,可是卻一點用都沒有。
居然為了這種事情,一個人糾結痛苦這麼久。
凛抽抽噎噎地說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啊啊 ,糟了啦,凛哭得更慘了啦……」真琴頭痛地看著遙。
「是我弄哭的嗎?」遙打擊很大。
「凜凜本來就是愛哭鬼嘛!」
「才不是愛哭鬼……我只是眼睛進了水而已!才不是哭!」不管再怎樣擦,臉上的水越擦越多。
「好、好,凛沒有哭,我們都知道。」真琴笑著報了上去。遙也是。渚也是。最後怜也抱了上去。
 
所有人全摟成了一團。
 
最後是小天老師的拍手聲打斷了他們。
「好了好了~~~友情跟感動先擺在一旁~我們的冠軍隊伍們是不是該先來參加授獎儀式呢?」小天老師拍著手提高了聲量說著。
 
「來~請第一名的岩鳶鮫柄隊站上頒獎台接受我們的獎杯吧!」小江拉著還再擦著眼淚的哥哥,一路把他推到了授獎台前。
「來──恭喜你們喔!」
然後將獎盃推到了他面前。
亮晃晃的,有些剔透,雖然看得出來有段時間了,但上面瑩亮的光澤未曾褪去。
 
「那個…….不是…….」凛愣愣地盯著獎杯看。
 
他當初在廢棄的俱樂部扔在遙他們眼前的冠軍獎杯嗎?
 
「真是的,居然害我還要飆車回去拿這東西,你們這群可惡的小鬼──」笹部教練摸了摸頭,抱怨道。「不過游得真的太棒啊!值得再得到一次冠軍!幹得好啊,你們──」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讚。
 
「啊….凜凜又哭了呢。」
「哥哥真是愛哭鬼呢。」
 
「以後,還有很多機會的,再一起游泳吧,凛──」遙對著抱著獎盃的凛伸出了手。
 
凛抱住他,一句話也沒說,只是不停地流淚點頭。
 
 
尾聲。
 
「真是的,居然要我去求主辦單位這件事情!這幾個小時游泳會館的錢我可不付喔!全部都得要從社費裡面自己墊!」當然岩鳶全體都被小天老師罵了一頓。
「對不起……」小岩鳶們集體鞠躬抱歉著。
「我這裡也會自己墊的……」凛也跟著鞠躬道歉。
 
 
雖然以結果來看,他們全體都被淘汰出局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卻非常的好。
 
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那個……凛。」臨走前,真琴叫住了他。
「什麼事?」回來後他還沒跟真琴單獨說過話。
 
「明天我會以社長的身分到鮫柄去,今年暑假兩校一起做合訓,凛也會一起來吧?……別退部喔。」雖然笑著,但一下卻戳到了核心。
 
他怕凛會因為自由賽上的失常引咎退社。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凛知道他的意思是什麼,有點不好意思地滴下了頭。
「不過,這次合訓就別在海裡了吧。」凛低著頭說了。
 
他也還記得。合訓的事情。還有真琴怕海的事情。
 
 
「噗,我知道了,沒想到凛還記得呢。」真琴也噗地一聲笑出來了。
 
「其實哥哥一直惦記得大家喔~只是死不承認罷了~」小江從後面猛然撲上來。
「江!」凛面紅耳赤地大叫著。
 
 
 
一定會一直再一起的。
今年
明年
一定會一直再一起的。
 
──讓我們明年暑假再見吧。
 



 
<FREEEND>


 
 
後記:大家好我是鮭魚...說實在的我是很喜歡FREE這部作品的人物,他的角色塑造得很好,至少每一個孩子都戳到了我心上,但最後一回編劇的失誤讓前面很多的優點都功虧一簣了。對於每個角色的優缺點我都喜愛著並且理解包容,深深覺得角色們真是最大的受害者,不管是哪個角色。
對於我對於編劇最後的換手梗 的不滿原因我已經寫在這裡了↓ 所以這裡就不贅述了
http://blog.yam.com/loyin2/article/70431405
 
希望我這個結局能夠安慰到大家。至少在心情上可以好一點^_^
 
 
鮭魚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