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世界第一的冠軍。FREE!完結紀念小說 (下)

  
 
(下)
 
 
隔天,我就後悔了。
那傢伙居然規畫了比更加重三倍的訓練,還強制我開始吃營養師菜單。以前如果我的人生是泳池的囚犯,那現在就是奴隸了。
 
 
不過那還不是最悲慘,最糟糕的。
比二十四小時集中營式生活更加糟糕百倍的是,我勃起了。在早上的時候。
我說這句話並不是我沒勃起過(我小五就會偷打手槍了),也不是沒跟女生上床過(在教練的緊迫釘人下,我學會了如何妥善利用時間。時間就跟女生奶子一樣,擠擠就會有。)
 
但在夢裡夢見自己的教練又是另一回事了。
夢見自己正在夢中跟自己從小陪著自己的教練在床上激烈得翻雲覆雨,我抱著他,用力的在他身體裡面反覆抽插著,直到射出來為止,還是第一次。
 
我不過才十七歲,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呢?
肯定都是教練太正的錯。
 
一個快三十歲的大男人幹嘛要有這麼正的臉蛋,還有哭起來時候超好看的臉啊?!
一定都是教練太正的錯。沒錯。
 
就這樣原諒自己了。速度超級快。
 
 
 
 
雖然記憶有些模糊,但我很清楚,夢裡面那個被我壓在床上、被我每一次推送挺進時,在我身下輾轉扭動呻吟哭叫直到高潮的人──是我的教練沒錯。
 
頎長的身體、白皙中透著情慾顏色的肌膚,泛著淚光的醉人紅瞳,深深陷進床單中拉扯扭擰的手指,高高弓起的腰肢,還有陷入情慾中混亂得不可自拔的淚濕臉龐。叫聲既甜又黏、還帶著沙啞哭腔。
 
嗯,肯定是他沒錯。
 
我點點頭,然後抽了抽衛生紙把老二跟手指給揩乾淨。
剛我又撸了一發。
 
 
 
我想我肯定很恨他,恨到都想把他按在床上狠狠操一頓了。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他白天在泳池中操我,我就在夢裡把他操回來。
 
 
說到這……
我這才想到──教練一直沒有女朋友。也沒看他談過戀愛。
他一直單身。
 
 
「你是同性戀嗎?」
 
他立刻嗆了一下,差點沒噎死。
 
「你從哪聽來的!?」一面翻找著面紙,一面嗆咳不止。凜教練的臉都紅了。
 
「沒人說,是我自己想的。」
「……看來我對你的訓練還太輕了。」有夠恐怖的眼神。
 
「欸!?可是我都沒看過教練你交女朋友,也沒見過你泡妞。」每次出去比賽,他對那些主動投懷送抱的”艷遇”總是冷冷的,晚上也總是窩在飯店房間裡面打開電腦劈劈啪啪地打著賽後統計資料。
 
「大人的事,小鬼少管。」
看吧,又來了。每次說不過我總來這招。沒新意。
 
「還是說教練曾經有過喜歡的人,但對方喜歡的卻是別人?」不然向他這種外在條件超好,內在條件也不算糟的二十靠邊俊美帥哥怎麼可能至今還是光棍一個。
 
「因為喜歡的人喜歡別人,所以從此以後再也沒辦法喜歡上任何人。不會這麼老梗吧?」我都快被自己的話給笑死了。
 
他突然不講話了。
 
臉色突然間變得很難看,教練就那樣單手執著咖啡杯,就這樣一語不發地看著杯底。
 
 
「我不會結婚……」良久,他終於開口了。「我不會結婚也不打算有孩子,我的人生已經決定全部都奉獻給游泳了。」
他艱澀地說著。
那表情,一言難盡。
 
 
那天我們都很尷尬。
他把我泡在泳池裡面整整快十小時,我連吭都不敢吭一聲。
而他一如往常地坐在池邊,翻著他的運動學理論,泳池燈光從高處打下,長長的睫毛陰影就這樣投在他那精緻的五官上,他專注地讀著書,目光認真地從第一行讀到最後一行。脖子很美、手臂跟手指都是。
即使都快三十歲了,依舊是個美人。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才可以讓教練一直念念不忘至今呢?
 
──我不可以嗎?難道我不可以嗎?
 
那一整天,我腦子裡面就只重複地想著這句話。我不行嗎?我不可以嗎?一直到練習結束,他騎著重機載我回家。即使我已經是身長破一八○的高中生了,他仍堅持每晚練習後都要送我回家。
戴著安全帽,我坐在後座,抱著他的腰,涼風不斷沿著海岸公路吹來,教練柔軟的髮絲就這樣不斷地從飄到我眼前。彷彿聞得到氣味,觸摸得到那種柔軟。
 
「什麼時候才換我騎啦?」逆著風,我大聲地說著。還趁機收緊了手臂。
凜教練的腰很細,身版窄窄的,穿起衣服來十分好看,就像雜誌上的模特兒一樣;即使已經沒辦法成為選手了,他依舊還是維持者每天晨跑以及游泳的習慣。身材保持得很好。
「我˙都˙已˙經˙要˙念˙大˙學˙啦!什˙麼˙時˙候˙才˙換˙我˙騎!」風聲太大,我這次特地拉長了聲調。
 
「等你不想當選手的時候。」他冷冷地道,「萬一摔車了,你還要怎麼比賽?」冷漠中帶有一絲絲暖意。
真是夠彆扭了。
 
可不知怎麼地覺得很可愛,雖然訓練時還是一樣機車討人厭到不行。
 
不過我還是硬了。很不爭氣的。
真糟糕,我好像喜歡他。
從我九歲帶我到快二十歲的教練,我喜歡他,喜歡到想吻他甚至上他。
 
不過被發現的話肯定不只有剝一層皮就算了。
 
「如果這次我拿到了日本代表隊的資格,代表日本參加奧運的話,你拿什麼獎勵我?」晚風呼嘯,我大聲地問著。
 
「讓你打五個鐘頭的魔物獵人。」教練一向很討厭我打電動,說那是玩物喪志。
 
「我拿到奧運資格的獎賞居然是打五個鐘頭的電動嗎?你到底是有多小氣啊!」
 
凜教練嘖了一聲,把車停在路邊,脫下安全帽,搖一搖頭。晚風吹來,一頭紅髮立刻四散飄逸。以為他會很不耐煩,沒想到居然這麼認真對待我的要求。
「──不然你想怎樣?」他說。
 
「嗯……我也還沒想到。」
「你耍我嗎?!」抄起安全帽就直接要往我頭上掄。
 
「等、等等!我我我想到了!」被那種東西打到了還得了啊,「跟我一起洗澡吧──」
「哈?」
「我說,如果我拿到了奧運資格,教練就跟我一起洗澡,還要幫我刷背!」
「什麼跟什麼啊?」完全不解的表情。
 
「反正就是這樣啦!我會努力的!奧運資格,世界冠軍!」
「嘖……隨便你。」
 
 
那些話,一半是急中生智,另一半也是真心話。
我還真想跟凜教練泡在同一個浴缸裡面,那體驗肯定很不錯。
 
 
 
結果?你問我結果?
結果我當然是游進奧運資格啦!輕輕鬆鬆,還順便打破了紀錄。我誰啊?我可是大名鼎鼎松岡凜的學生啊。
 
當全日本都為我歡呼時,我抬頭往看台上投去眼神。
 
教練哭了。
凜教練哭了。
 
他哭得一塌糊塗,漂亮的臉都要被糟蹋了,甚至連攝影機在拍都不管了。
 
──奧運啊。是他夢寐以求的奧運啊!天知道他等這刻等了多久。
從我出生前就在等待了──
 
 
我想我一定是為了教練才出生在這世界上的吧?
做為他的天賦,誕生在這世界上,一定是這樣的吧?
 

「教練──嘿──凜教練──」我爬上岸笑著朝著他揮揮手,他立刻衝上來把我抱著滿懷,激動得說不出話。
 
「接下來就是前進世界了,你跟我,一起,世界第一 ──」
 
如果把我比喻成一台性能超好的跑車,那凜教練就是我的舒馬赫。
沒有他,我根本到不了這。
車子與駕駛,我與他,是密不可分的。
 
高舉著獎杯,由衷地把它獻給一直以來跟我一起游的人──
 
我的教練,我的 partner
這是我們一起得到的勝利。
 
 
當晚他真的信守承諾,真的在家裡的浴缸放滿了水,就這樣跟我一起擠在裡面。真得擠得要死,水都流光了,可我們兩個卻笑得跟神經病一樣。
他還真的幫我刷了一星期的背,真是愉悅到不行。想不到教練刷背跟馬殺雞的工夫這麼好,真令人意外。
 
 
 
現在我靜靜地躺在奧運選手村裡,靜靜地等待天亮,等待我人生中第一場的戰役。
我們一起來到的地方,一起要看到的景色。
 
 
我是為了你而游的,我是為了你才出生在這世界上的──教練。

門禁前夕,我站在即將要關起的門前這樣對他說道。
誠懇地,由衷地,發自內心地,自信肯定地,這樣對他說道。
 
凜教練當場愣了一下,然後才帶著快哭的表情笑了。
 
 
不要為了我而游
      ──要為了你自己。」手指溫柔地撫上我的面龐。
 
他是真的快哭了。
但同時也笑了。
眼底星光,那是我見過最美的景色。
真的很美好。
 
 
「那我可以在有一個要求嗎?做為我拿到人生第一個奧運金牌的獎賞。」
 
他含笑著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這是約定。」
 
我們敲拳約定。
 
 
他的眼底泛著千里星光,那是最美好的景色。
走了這麼久的路,真的很久很久,他終於來到這來了。而且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雙手支在腦後,我大大地伸了個懶腰,仰躺在床上。窗外天空最後一顆星星正準備要消失在黎明中。遠遠的東方天空泛起魚肚白,天即將要亮了。我的戰役也要開始了。
我雙手支在腦後,凝視著逐漸亮起的天光,我正在思索著。
 
如果贏了的話,我想要些什麼呢? 一個吻嗎?
或者更多。
 
 
帶著自信的微笑,還有約定好的承諾。
一定會成為世界第一的。
 
 
 
──獻給世界第一的教練,全部的金牌、全部的冠軍、全部的掌聲,以及全部的愛──For My Instructor 我的教練 松岡 凜。 未來的世界冠軍筆。
 
 
(完結)
 
我只能靠這樣來表達我對凜凜的愛了,即使當不成奧運選手,凜肯定也會有其他方式到達夢想的彼端的(痛哭)
至於後面?……請各位自行腦補吧。畢竟這裡是第一人稱凜教練的想法我們不得而知啊XDDDDDD

此文相關討論串http://www.plurk.com/p/j7znjg
http://www.plurk.com/p/j7yjv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