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982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世界第一的冠軍。FREE!完結紀念小說 (上)

 『我的教練是個魔鬼。不管晴天烈日、刮風下雨下雪下冰雹,熱浪襲來寒流來襲;管他今天是過年除夕聖誕節女朋友生日媽媽生日小狗出殯,一就版著他那張招牌惡魔的冷酷嘴臉,”SO What?”,然後照樣一腳把你踹進泳池裡。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沒把全身上下所有體力榨乾耗盡為止,休想上岸!”,坐在池旁他專用的椅子上,雙手環胸,就這樣盯著你從第一趟游到最後一趟,全程。而且只要有一點點不合乎標準立刻打掉重來,從零開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其中少得可憐的休息日外,幾乎天天如此。 他總在我身旁。
 
同時,我的教練也是個美人。沒錯,雖然他是個鐵錚錚的男子漢,但有這樣的形容並不過分也不突兀。我形容一下好了,一身細白得不像是長期泡在氯水的皮膚、精實修長的軀幹、一頭甩起來動人得幾乎要去拍洗髮水廣告的秀麗長髮、臉蛋精緻美型得堪比偶像明星,還有那顧盼流轉間卻又老是流露出讓人猛然驚艷的神情;每次出賽時那些愛好美色的攝影師總愛把他在看台上又哭又叫的激動表情給特寫在大螢幕上,都快搞不清楚到底誰才是選手了。
每次我贏得比賽的時候,教練那一雙像寶石一樣剔透的紅眼眸總是含著淚光,真的非常好看,令人目眩神迷。我想大概就是那雙漂亮眼睛,才讓我可以忍受他那老愛發飆的壞脾氣。你知道當被迫要聽上一小時連珠砲訓話的時候,有張漂亮臉蛋的教練總是比較讓人容易忍受的。
 
  他總在我身旁。從我小時開始,一直如此。
 
 
我跟教練……是十歲……欸,好像是九歲就認識了。嗯,我九歲就認識他了。原因是這樣的,我的班導老說我上課注意力不集中,老是像蟲一樣扭來動去,跑來跑去,一下打破東西,一下弄哭同學。
「”親愛的,要是你不能在乖乖待在教室,我就只好請校長把你踢出去了。”」媽媽模仿完老師那貓雞耗子叫的聲音表情和口氣後,嘆了一口氣,嚴肅地看著我。「媽咪已經沒有餘力再幫你換學校了。」她聲音聽起來很沮喪。
我今天才三年級,可已經換了五間學校了。每一間都是被踢出來的。我是有點得意,但媽咪看起來很難過,所以我也只好假裝很難過。今年初我爸才剛跟一個女人跑掉了
「聽好了,要是不希望被送到軍隊一樣的全寄宿學校,從今天開始就要乖乖聽話,拿起你的泳鏡跟泳褲,去見你的游泳教練吧──希望這能夠消耗你過剩的精力。」
 
然後他就那樣走進來了,帶著帽子,帽沿壓得很低,逆光讓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他穿得一身黑,身材很修長。背著門,面對著我,一雙紅得像血一樣的眼睛牢牢地盯著我。新教練先是像我媽打了一個招呼,然後就那樣雙手插著口袋走到我面前,摘掉了帽子,蹲下──
 
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學生了。從今天起我所說所講的每一句話每一件事你都要照辦,全都聽我的。否則我就把你倒吊進水裡,像阿基里斯他媽一樣。“
他平靜地這樣說,但那眼神是來真的。
 
我還能怎樣呢?九歲的我呆了,只能傻傻地點著頭。
 
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人。他有一張我所見過人裡面最漂亮的一張臉、最漂亮的一雙眼睛,還有最兇狠的口氣。
 
 
不久之後我才知道,”我的教練”其實只大我十歲,是在我家隔壁鎮上上學的大學生,也是個游泳選手,曾經游進全國大賽、參加過世界錦標賽,也去過國外留學。
教練說,要不是為了錢,他才不會來教我這種小屁孩。──當時我手腳正被綁上負重物,在泳池裡面拼死掙扎,而他就那樣抱著一本厚厚的”流體力學與運動”坐在泳池旁讀著。
──幹什麼?給我戴回去! 我一偷偷把負重物從手臂上拿開他立刻就像開了雷達一樣抬起頭來大吼著。──想偷懶?活得不耐煩了嗎?剛剛做的通通不算,全部重來!
嚇得我差點栽進水裡,下場當然就是你想的那樣──通通重來。敢叫就再加倍。
 
 
凛──我身旁的大人們都這樣叫他。松岡 凜。我也想跟著這樣叫,但立刻被敲頭了──小孩子沒禮貌,欠修理。所以我只能叫他教練。凜教練。凜教練每周都會來我家附近的泳池三天,每次都盯著我游上六七小時,一直確定我快沒有力氣爬上岸時才騎著他那輛黑色的重機載我回家。我快累死了,可我媽很高興,因為我再也沒精力調皮搗蛋了。
即使是在他有事不能來的時候(通常是期中考、期末考、比賽),他也會發E-MAIL給我媽,要我媽盯著我按表操課,他回來要驗收──如果偷懶就慘了。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能看得出來,我是因為技術不足才表現不加,還是最近實在太混所以表現不好。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能看出來,然後電得我滿頭包。真可怕,他其實不是人類吧?
 
除了泳池裡面的事外,他也插手我生活很多事情,包含功課啦、成績啦、在學校跟同學怎樣啦,我真好奇我媽到底付他多少錢,大概很多吧?
 
我跟教練有些地方是很相似的,例如我們脾氣都不好、教練沒有爸爸,我也沒有。YES,教練也沒有爸爸,只不過他爸爸不是外遇跑掉,而是在大海裡遇難死掉了,教練家裡面除了媽媽外就只有一個妹妹了,所以他很早就自立了。雖然很兇,很嚴厲很嚴格,但同時也對我很好──”別管其他人想些什麼。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如果那些人都說你不可能、辦不到,那就偏做給他們看!只要有決心,這世界上沒人可以打倒你。”他這樣摸著我的頭說。在我拿到上頭寫著”這孩子一輩子不可能有出息”的學期成績單的時候,他這樣對我說。
我的教練真是個偉大的人。居然說得出這麼有學問的話。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我上國中了,大概是我國一要升二的夏天吧,教練在一場比賽受傷了;聽俱樂部的人說是本來就有舊傷了,凜教練又偏偏勉強自己,最後在比賽中一發不可收拾。
聽說,他再也不可能再參加競泳了。
 
教練回老家休養了好一陣子。聽不到他罵人(甚至打人),實在有點寂寞。媽媽幫我請了新教練,脾氣比他好多了,也不會揍我,也會偶爾休個假,是個力行”愛的教育”的溫柔教練。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比較懷念那個會抽著長尺打人罵人可以把泳池屋頂掀翻的火爆凜教練。
我就在”溫柔的新教練”下打混摸魚過了幾個月快樂的日子,一直到某天,他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手上還抱著一大疊資料。幾個月不見,教練看起來瘦了很多,臉色也沒以前這麼精神。他說他要跟我還有我媽談一談。我們照辦了。
一疊疊資料在桌上攤開來,密密麻麻,全都是這些年來我的比賽數據。大大小小,擺了滿桌。
 
你兒子有成為奧泳選手的天份,把他交給我,我會讓他成為第二個菲爾普斯──
 
他把臉轉向我。
 
──告訴我,你想成為世界冠軍嗎?
 
 
從那天起,他就成了我人生的教練。不管是水面下還是水面之上。
 
 
 
我沒有爸爸,他也沒有。我在學校飽受挫折,不被看好,他曾經也是,更重要的是他懂得如何治我──「坐回去!」他大聲地吼著我的名字,「如果你不想接受我安排的訓練,就不准踏出這房間一步!你必須聽我的!必!須!」他一字一句地咆吼著,我當然也大發脾氣,扔東西,摔椅子,每一下他都擋下來了,而且一樣激烈而堅持。
──如果你想讓別人看得起你!不想如他們所願成為他們口中”沒出息的人!”就得要付出120倍的努力!──因為我就是這麼過來的!
 
他狠狠揪住我的領子,幾乎要把我提離地面。眼底閃著淚光。
 
我屈服了,因為他的確是個值得尊敬的人。努力得值得尊敬。
 
 
你不再參加比賽了嗎?”互毆完後我們總會互相幫彼此擦藥。每次都是這樣。
醫生說我不能再游了。”
可是教練你不是想成為奧泳選手嗎?”我吃驚道。我一直以為我們可以一起為日本拿金牌的,史上第一對金牌師徒。
 
教練沒說話,只是看著我,然後伸手揉了揉我的頭髮。我看得出來他眼底有憂傷。
 
不知道為什麼,金牌突然對我來說變得很有吸引力。還有那遙不可及的奧運會。
 
 
白天我上學時,教練就在上班,他也不是全職當我教練的,我媽也付不起這麼多薪水。白天他在泳協工作,負責一些國內外比賽連絡啦、選手訓練場地啦、中小學游泳推廣啦之類有的沒有啦裡啦雜的工作,聽說教練在會裡能幹的程度超乎其他人,甚至還剩過好幾個多年老幹部。不愧是去澳洲喝過洋墨水的,嘖嘖。
自從我把目標放到奧運、甚至世界冠軍之後,他盯著我的時間也從每周三天增加到每周五天,最後變成天天,每天每天,我從學校放學回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出現在我家門口了,先是拎著我吃飯、盯著我寫完功課(我真不知道立志要當游泳選手的人幹嘛要在乎成績),然後再騎著車把我載到離我家最近的游泳俱樂部裡面──把我扔下去。然後就這樣逼著我在裡面游到直到俱樂部關門為止。
 
──小時後訓練強度大,有助於未來長大後的肺活量跟肌肉爆發力。他是這樣講的。我還能怎樣呢?他是教練,我是選手,就算有千百個不願意,最後還是得要聽他的。而且抱怨只會害自己死得更慘。
 
 
──態度。不管做什麼,先有態度,才有成果。事實勝於雄辯。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他總是把這些話掛在嘴邊。
 
 
自從以世界為目標之後,我的假日也從一星期一休進化成了一年四休──你沒看錯,一年只休四天。生日、除夕(大年初一不放)、媽媽生日,剩下一天病假。當然只有真的生病的時候才能用。當然,他也一樣。
只要我在池裡,他肯定就在岸上,就在我身邊。
幾乎三百六十五天,幾乎二十四小時全方面監控我生活,──重訓做了沒?──今天晨跑幾哩?──50、100、200個五十趟的自主訓練做了嗎?──你去哪了?──不准出去,今天是練習的日子。要死了,我爸都沒這樣管過我。
我連最愛的棒球都不能打,因為他說運動員的身體是資產,人為了目標必須要有所犧牲。我只能打全民打棒球。網路遊戲版的。
 
到了這時候我已經是高中生了,當然也有自己的情緒,偶爾也想任性地做一下想做的事情。我已經長大了,不是以前的小鬼了,不需要事事都聽命於他。我們開始大吵大吼,摔東西砸椅子根本家常便飯。隨著我進入青春期開始,我跟他的衝突也開始激烈,次數也跟著多了起來。
最嚴重的一次是什麼時候?好像是我想參加學校的棒球隊,他們都是一群很有趣的人,我想加入他們,想跟他們一起玩。
 
「打球不會讓你在水道上打破世界紀錄,也不會讓你站上頒獎台。現在的你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關鍵,每一個時間都不能浪費。」
「去把社團退掉。」他這樣對我說。
 
 
我發了很大的飆。當然他也不退讓,堅持如果我還想要拿到進入奧運的門票,就必須、一定,要把學校的社團退掉。沒有什麼好談的。
 
我們互吼,把東西摔得稀巴爛。以前他這樣吼我,我會怕,但我現在已經長大了,已經比他高了,根本不怕他──
 
「我不想當只會游泳的機器人!當別人在社團裡玩的時候我在幹嘛?我泡在泳池裡!當別人放假跟朋友出去玩的時候我在幹嘛?泡在水裡,拼命游!當別人跟女孩子出去玩出去吃飯看電影的時候我在幹嘛?泡在水裡,訓練一直到深夜──我是人不是機器!」
我大吼大叫,把桌上的獎牌全掃了一地。每一個都是我贏來的,我跟他贏來的。
 
什麼金牌!甚麼冠軍!那些都是你的夢想!不是我的!」我一字一句地吼著。每一句話都戳到了他的痛點上,所以他動手了,拳頭直接揮過來。我硬吃了那一拳,牙齒掉了一顆,但也立刻反手扭住他的手一口氣把他往牆上推,這次換我揪著他的領子把他提起來了──怎樣的教練就有怎樣的學生。
 
「你只是把你自己不可能辦到的夢想加在我身上!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你只是再利用我!你只想利用我得到你夢寐以求的奧運夢!奧運選手夢!──你 只 是 再 利 用 我 !
一字一句地吼著。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戳到了心底深處。
一瞬間,他的眼睛都空了。
 
我一把用力把他推在書櫃上,轟嘩轟嘩,書櫃倒了,櫃子裡的書掉了滿地都是,他眼神空了,我也抓著車鑰匙跑了(我媽的車,當然我沒駕照)。
接下來一連七八天都窩在朋友家,不去上課、也不去泳池,成天就是打電動滿街閒逛泡女孩兒,做盡了這麼多年來我想做的一切。我自由了。
 
最後是我媽找到了我,把我帶了回去。
 
 
「這些天來,他一直在找你,照著班上的通訊錄一通電話一通電話的打去問,跑了很多地方,到處問,這些天來,他從沒睡好過。」老媽說了。
 
「不管你想堅持下去,還是退出,你都得要和他談談。畢竟他是你的教練,他一路上陪著你上來。」我只好屈服。在這世界上,我最怕的就是我老媽,只要她一傷心我就沒轍。
 
我轉開房門把,凜教練就坐在那。一星期前的爭吵痕跡還在,桌子倒得倒、椅子歪得歪,書櫃依舊倒在那,書本跟紙張洩了一地,滿地都是砸壞的東西的碎片,像龍捲風肆虐一樣。
教練就坐在缺了一隻角的沙發上(當然是我們吵架時踢壞的),頭上纏著繃帶;我都忘我把他狠狠地摔在書櫃上這件事。
 
「……我很抱歉。」低著頭,乖乖地走到他面前。
我大吵大鬧,離家出走,甚至還打傷了他。
「真的很抱歉。」
然後緊閉著眼睛靜待著懲罰降臨。
 
令人訝異的是,他沒有罵也沒有吼,只是那樣靜靜地望著我。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然後走過來,抱我入懷。
「抱歉……」他低聲地說。緊緊地抱緊我。
 
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他說對不起,也是第一次感覺到他居然也會發抖。他的聲音在抖,抱著我的手也在抖。
 
「我不知道該怎樣對待你……無論是比賽…還是其他的……我不知道該怎樣對待你的天份……我從來沒有過那樣的天份……」他抖著聲音,啞著嗓子說道。完全不像平常的松岡凜教練。
 
「我不知道我是該逼緊你、督促你,還是該放手讓你自由發展。我從來都沒有那樣的天份過……那種我夢寐以求,死也想要但卻怎麼樣也沒有的天份……」
 
他哭了。
 
「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該怎樣對待你……甚至根本無法忍受你有著那樣珍貴的才能,卻不拼命去實現……那個我作夢也想擠進去的窄門……」他哭了。抱著我的手再顫抖。
 
我的教練是一個堅強的人,也是一個脆弱的人。
 
「可是你說的對……那是你的東西,是屬於你的,你有權利選擇要發揮它,也有權利置之不理──」他聲淚俱下地說著。
 
他的眼睛裡、臉上,滿是淚水,我想擦,但是又不敢。教練艷紅色的的後腦上紮著繃帶。是我弄傷的。
 
我能說些什麼呢?我知道教練從我開始學游泳的年紀時就立志要成為奧運選手了,這麼多年來一直努力不懈,我沒看過比他更努力的人,他付出得比任何人還要多,可是老天卻跟他開了一個很惡劣的玩笑,他受了傷,年紀輕輕還沒上到巔峰就被迫退出水道了。
這世界真是殘忍啊,非得要九十九分的努力再加上一分才華才能走進成功的世界。而他始終被那一分拒絕在外。
 
 
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跑掉了,之後也完全不管我的死活,學校的老師憑著我的表現認定我一輩子沒出息。就只有教練。
就只有教練,他認為我總有一天可以游進這世界,然後站在那個萬人渴望的舞台上。只有他相信我辦得到。深信不疑。
 
我並不討厭游泳。也想得到冠軍。也想看到他高興的表情。
只是不想再被強迫過著機器人般的生活了。
 
 
「我會成為世界第一。」我把手放在他背上,輕輕地拍著。哄著他。我的教練。
一瞬間,我覺得我已經是大人了。
 
「我會成為世界第一的。」
「所以在那之前,我需要你,請讓我成為世界第一的選手吧,教練,只有你才可以讓我成為世界第一。像北島康介、像伊恩索普、像菲爾普斯一樣──松岡 凜教練。」
我對他展露一個大大的笑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