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FREE!][真凜]一方通行03

 #3
 
「為什麼要挑上我呢?如果喜歡男生的話,鮫柄好男生更多吧……為什麼是我呢?」
凜一秒回瞪。
「不、呃,我想說的是以凜的條件,多的是比我還要好的對象吧……
而且恐怕只消招招手,願意的人肯定不會少。
 
 
「你這點還是一樣討人厭啊。」「……抱歉。」苦笑了。
「動不動就道歉這點也很令人厭煩,一點長近都沒有。」
 
這下真的連該說什麼都不知到了。
 
低著頭,偷偷瞄著凜那冷漠銳利,卻也十分漂亮的面孔;即使不說話,只是靜靜的待在一旁心賞,也十分賞心悅目。
 
 
 
「你唯一的優點,就是嘴巴緊吧。」撐著下巴,凜百般聊賴地說了,眼神就那樣緩緩投向遠方。如果小遙的雙眼就像彈珠一樣澄藍剔透,那凜的眼睛就像寶石一樣,顧盼中閃出熠熠光芒,宛如他們熟悉的落日峽灣景色。
 
「鮫柄雖然是男校,但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卻多得是。神經病才會去吃窩邊草。」
 
 
「我把這當作讚美了,可以嗎?」
真琴微笑了一下,凜愣了一秒,隨即怒目轉過頭去。
今天凜的心情好像很差……,完全就是一副混不耐煩的表情。不過好像每次凜看到他的時候心情都很糟就是了。
那種毫不掩飾的討厭感,還是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橘真琴心想。
他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這麼明顯的被人討厭啊,清楚明顯到想要裝做不知情也沒辦法了。
 
握住了凜的肩頭,緩緩將他拉進自己,低下頭。
凜的肩膀在抖呢,雖然很細微──他緩緩低下頭,在額上落下一吻。
 
這是他最多能給到的程度了。
只能這樣了。
 
 
夕陽西下,紅染一片,彷彿海水都要沸騰。
 
「我不需要那種廉價的溫柔,把那套留給七瀨遙用吧。我不吃這套。」這樣的溫柔,並沒有打動他。
「凜……真的很討厭我呢。」真琴笑了。
 
 
跟凜在一起,很輕鬆。
 
因為凜本來就討厭自己,不管再多小心翼翼都沒用,甚至還會被大聲嘲笑。所以,他也乾脆把一切都放下了。不再去揣度他的心思、不再去假設他的心情,這是他從來沒做過的事情。
 
「轉過身去吧,我想從後面來。」
 
不當老好人也沒關係了,反正凜不管怎樣都討厭他。
 
 
然後兩人一如往常的開始做愛,真琴幫凜做前戲,先用手指仔細的擴張潤滑;這是他能對凜所做最溫柔的事情,雖然凜總罵他是個半吊子的爛人──比真正的爛人還爛。
 
承受兩人重量的床板吱嘎吱嘎想,床鋪晃動,斜陽餘暉映。從一開始的廝纏迎送、慢磨深頂,一直到加重力道的深抽猛插。
暈著潮紅的臉泛著汗水淚光,一頭紅髮都被撞得狂散了開來。用力地散落肩上,然後又被重新撞散,一下一下地深搗衝插。咬著牙,凜最後還是從牙關迸出了呻吟。「真琴──」分不清是喘息還是呻吟。紅寶石般的雙眼泛起一層難以解釋的朦朧淚光。凜嘶啞地喊了他的名字──
 
「小聲點……我家人隨時會回來的……」然後他只是溫柔又堅決地把手指塞進凜口中。
然後繼續把他壓在床鋪上一下比一下深地操著。
 
 
反正凜對他本來就沒抱有什麼期待與幻想,也不用承擔什麼失望。
 
 
 
真琴抓著凜的腰,用力地猛動著,床板都被搖得軋軋作響,凜只能努力不讓嗚噎聲流露出來。說是做愛,更像是獵殺。
 
──這是約定。
只要遵守約定,我就不會越線,也不會再說什麼永遠不再跟遙游泳的話──為什麼凜要說這種話呢?一細想就感到害怕,害怕到想避起眼睛,逃到其他地方。
 
有的時候,做愛的時候,凜會不自覺地流露出憂傷的表情:,那眼神難以名狀,他很怕看到凜那樣的神情,所以大部分的時候都從後面來。
 
 
 
──凜是自願的吧。
──是,他是自願的。
 
用力地抓著凜勁瘦卻也很結實的腰枝,用力得都在上頭烙下了指印,印在凜白皙的腰上格外明顯。
像是要讓對方窒息般的深糾勒纏。明明自己才是獵殺者,但逃竄的人也是他。凜完全是在攤上擱淺的鯊魚,任由擺佈。
 
 
 
凜幾乎是一結束後就立刻倒下了,精疲力竭地陷入昏睡中。真琴只能留他下來過夜。先用擰過的濕毛巾擦拭完痕跡,然後再幫他換上一套比較舒服的衣服,抱上床。就躺在他身旁。
 
凜的睡顏…….手指輕撫過髮梢。
 
十分的哀傷啊………
 
真琴就只是那樣注視著,就那樣注視著。
 
 
全部的心給了另一個人後,對他所能給予的,也只剩下這麼多了。
只夠安慰自己的良心。
 
不斷地告訴自己,彷彿要催眠自己一般──這是凜的意願,是他的希望,只要這樣做,凜就會繼續跟遙游泳,遙就不會難過了。對大家都是好事。
 
但雖然如此,但不知道為什麼卻想對凜說聲抱歉,
雖然也僅僅只是抱歉而已。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