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80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FREE!][真凜] 一方通行01


 
有人是因為水,所以待在水裡。
有些人,是因為害怕孤單才待在水裡。
那你呢,……是為什麼待在那的呢?
 
 
又黑又長的隧道,朦朦朧朧陰溼冷暗彷彿永無盡頭,黑暗壓迫而來,”Haru……Haru…..”
眼前只有一片漆黑,他就這樣獨自在黑暗中啜泣著,摸索著。
前方有一點點光亮,縱使橫亙著無垠無涯的黑暗,他堅信小遙就在那,即使看不見也能感受到,他就在那。
他看見了小遙,可是小遙卻眼神悠遠,瞳仁中只有凜一個人。
他注視著他,而他卻不得而知。
小遙注視著凜,凜也同樣回望,然後,眼神冷冷投來。
凜就那樣冷漠而悠然地看著自己。
 
怎樣走都走不到終點,怎樣都走不到原點。一方通行的道路。
 
驚慌得想要逃走,水泡大量的從口中湧出。
他沉在水深處。
 
 
 
睜眼猛然驚醒,後確定只是夢的橘真琴鬆了一口氣。他正躺在家裡房間,安安穩穩地躺在自己床上。
身旁人呼吸正均勻地起伏著。他爬起了身,眼神幽暗。
距離如此的相近,即使不觸碰,也能夠感受到從背後傳來的溫度。
髮絲從後頸跌落,深淺不一的紅痕在白皙的背上飄著,彷彿春天時飄浮在泳池水面上的櫻花。與自己背上的咬痕抓跡火辣辣地映著。
──又不小心做過頭了。
 
他就這樣注視著他一陣子,然後又躺了回去。
 
 
他喜歡的人是小遙,可是睡在身旁的卻是別人。
 
 
真琴又再度躺了回去。面對著尚未亮起的天色閉上了雙眼。
 
 
他喜歡的人是小遙,可是躺在身旁的卻是小遙喜歡的人。
 
 
任何言語都難以訴說。
 
 
──此刻凜就躺在他身旁。
 
 
 
「我要走了。」
凜從床上爬了起來,摸索到了T型背心,然後又在床底上翻出了長褲穿上。
昨晚鬧得有點過頭。
他看見了凜身上的紅紅的指痕,以及自己開始火辣辣燒起來的後背,這才意識到昨晚兩人有多兇狠。
沒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兇成那樣。
回想起昨晚情景,記憶模模糊糊,只感覺泅泳深處,自己彷彿真的成了一隻兇狠虎鯨,在洶湧的海流中毫不留情地獵殺獵物,一直到海水血色瀰漫。
 
 
窗外的天色曖昧朦朧,天幕還灰沉沉地低垂著,床邊鐘指針指向四點,鬧鐘還沒響。
 
「鮫柄的晨練有這麼早嗎?」早班公車都還沒發。
「我自己有自主訓練。」凜的聲音一如往常的冰冷嫌惡。
實在很難跟昨晚哽著聲音、潮紅著臉,背脊繃弓,十指深陷雙腿絞緊,彷彿快要溺斃的樣子聯想在一起。
啊……哈啊……不……嗚………”
發出瀕死哀鳴的鯊魚,扭動著身體試圖逃跑。然後他只沉著雙眼,一次又一次地把重傷的鯊魚攻擊直到死亡為止。
凜正轉過身去,將背心套上身體。勁瘦白皙的腰上,印著一道道紅紅的指痕。
 
 
「我送你去吧……我騎腳踏車載你。」
真琴小小聲地說著。
這是他唯一能夠安慰凜,安慰自己良心,讓自己燥動不安的良知稍微平息的方式。
 
 
凜總是說,他就討厭他這樣膽小鬼式的溫柔;名為溫柔的敷衍推諉塞責,不如不要有,但他也同其他事情一樣,誠懇地說了一句對不起,然後依然地做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是很在乎凜對自己的想法。
大概是凜從澳洲回來後,就挑明了他很討厭他吧。
 
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腳踏車輪快速地轉動著,輪聲滴滴。
清晨,街道上水溶溶的一片,天色欲破未破,路燈映得路面青藍,與灰霧的天空相接。
「下坡了,小心不要掉下去了──」真琴努力地踩著腳踏車呼嘯而過,冷風吹起,凜伸手壓住帽沿一路向後看,另一隻手牢牢地扣住前方橫桿。
曾經熟悉的景色一道一道地從身旁掠過,被遠遠地拋在後頭。
整個城鎮還在熟睡,只剩下他們兩個清醒著。
 
清晨的風沿著海灣吹來,各自沉默。
 
 
「再電話連絡吧。下次見面的時間……
早班的第一班電車正好要發。
「不需要。傳簡訊就夠了。你打來我也不會接。」一秒回絕。
「……嗯…說的也是呢……」苦笑地低下了頭。
互相迴避視線。
 
 
並不是那種親密的關係。
 
「那就……再見了,凜。」
擠出有些尷尬的笑容,擺了擺手的真琴。以及立刻把視線轉開的凜。
 
 
卻作著比任何人都還要親密的事情。
 
 
 
踩著腳踏車,希望能趕得及接小遙上學。自從縣大會上個人項目落敗後,水泳社便開始有了晨間練習這個項目;他跟遙是部長跟副部長,理當要成為早到的模範。
 
──這是約定。
 
風聲呼嘯。
凜當時的話還猶言在耳。
 
 
凜,似乎,不,應該是肯定也喜歡小遙的。
他從以前開始就很在意遙,為此還特地轉校到岩鳶。
而遙的視線也一直都在凜身上,他一直都在遙的身後看著,所以他知道。
 
 
先把腳踏車停在院子後,匆匆地撈了背包從後門繞過熟門熟路地進到了遙家。
 
 
小遙也喜歡凜,只是沒查覺。他應該要提醒他的,從以前開始,凡是小遙沒有注意到的,都是他去提點他。
 
「小遙,該去上學了。又一大早就泡在水裡了啊?」
然後,就如同過去的每一天一樣,伸出了手。
 
 
他跟遙之間從來未曾有過秘密。
唯獨此外。
 
 
這是約定。
只要遵守約定,我就不會越線,也不會再說什麼永遠不再跟遙游泳的話──
 
凜當時是對自己這麼說的。
 
 
──你喜歡遙那傢伙吧?
 
一刀直戳心底。除了驚愕地望著他,橘真琴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他跟凜達成協議了,這是一個對雙方都最好的約定。
凜說了這樣可以,遙也可以繼續跟凜一起游泳。
對凜好,對小遙也好。
 
悄悄地捏起了手。
 
 
是啊,對大家都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