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0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大和煙花史番外黃瀨之章~鴉殺IX》─ H有,慎入

   慢慢深入撐開那未經人世的俑道,混雜著害怕跟恐懼的淚水從還很稚嫩的臉龐淌下,抖得彷彿快要暈厥過去的脆弱身子;軟熱、濕潤同時又緊得銷人魂骨──松平健義這樣想。然後抬起白皙頎長的雙腿,更加分開,更加挺入。
──比他預想得還要好,比他所預料中的還要好得更多更多。
 
彷彿五臟六腑被壓迫翻攪得快要窒息的潮紅臉龐,點著胭脂的嘴唇發出喘息聲,那雙琥珀色的眼睛被淚水洗過後在燭下越發明亮。
輕輕叩住有些略瘦的纖細腰板,聽著那蝕骨嗚噎再往更深處貫入撕開。再度長驅直入。
從交合處裡流淌而出的豔紅血珠。
流出血的地方火辣辣地燒灼,還有那緊咬著牙的細碎抽泣。
 
就像藝術家在對自己作品做最後的鑑賞似地,輕柔地將那孩子摁回被褥上,仔細地端詳著兩人連接處;真如調教師所說,如繁複艷紅的花瓣,一層又一層的把男人緊緊地包覆在裡面,緊緊吸絞,令人難以逃脫、耽迷沉醉。
將深深貫入的陽具緩緩抽出,肉刃染上了層薄紅。忍不住讓他想起了前些日子才被他一刀刺死的反幕者,當他抽出心愛的加賀清風實,嫣紅的血珠也是這樣。一滴一滴地落了下來。
就這樣從刀尖、從陰莖頂端,滾落在雪白的被褥上。
 
一滴一滴地蔓開,
花朵如此盛開。
 
 
─《大和煙花史番外黃瀨之章~鴉殺IX》─
 
 
「太夫,請節哀啊....傷心過度會壞了身子。原本就素淨的臥房佈置得比雪洞還清冷。冰室太夫就那樣怔怔地坐在一角,眼淚從那看不出表情的臉上不停滑落。一身素縞。
 
春天才剛到不久,他的人生就已迎來凜凜寒冬。
冰室太夫位高權重的旦那,就在三天前被激進派的攘夷者殺死在回程的路上;當時,他才剛從雪蟬屋,從他的寵妾冰室那裡離開沒多久。
 
連人同隨從,全死在鴨川畔上。兇手立刻逃逸無蹤。
 
「妳不懂……我哭的不是別人,是自己。」
 
說他狠心也好,說他冷情也罷,若非如此,他怎能獨佔百花之首名列島原第一位。
 
 
「我還能有多少好日子過呢?」
就是因為看得太明白,所以才傷感。
掉著淚,太夫冰室冷靜地說道。他很清楚自己往後的立場,失去強而有力的旦那後,往後的日子也只有江河日下了。
 
 
他已經不復當年的青春了,琉璃屋的年輕花魁來勢洶洶,僅一夜、僅僅一夜就將他當年轟動島原的初見世金額給壓了下去。
 
以近乎天價的數字拔得頭籌的不是別人,正是松平健義。
 
幕府在京都最高的代理人。
 
 
冰室輕輕地閉上了雙眼,淚痣宛若一顆玲瓏淚珠般地懸在睫下。
 
 
春天到了,冰雪也該消融了。
 
 
「太夫……」看著那怔然落淚的模樣,陪伴他最久的夕樁也是不忍。
「佐山清次郎大人來信,說他對太夫情意不曾變卦,欲贖太夫出島原。」跟著自己最久的夕樁輕聲悄道。
 
 
 
天文數字般的初夜價格,就像夜空中炸開的煙花一樣──任誰都想瞧一瞧是怎樣的美人竟然值得守護職一擲千金。
黃瀨的聲勢瞬間漲到了最高。
 
 
 
當他一如往常結束完這一切,穿起衣服準備離開的時候,那孩子扯住了他。
 
「大人……」強忍著疼痛,哭泣著,哀求著自己。
 
初見世過後,松平並沒有立刻提出梳攏要求,只是如一般的客人,按照遊廊的規矩來訪身為頭牌的黃瀨;黃瀨也如同其他的屋敷花魁一樣,在那之後又陸續接幾位客人,都是位高權重的高官或財力雄厚的商人。
 
那個琉璃屋的異人花魁啊!真是天生銷魂蝕骨的料子!”、”光看著那樣金髮金眼的樣貌在身下哭泣呻吟的樣子,就知道異人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幹起來還不是要求饒?”
好奇、驚喜、甚至混雜著一絲報復感,那些人這樣想要著他。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侵犯進體內深處,彷彿要藉此證明些什麼。
 
 
 
每一個夜晚,他都哭泣得難以成眠。
身體還殘留著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雖然已經不會流血了,但胸口裡那個一直跳動的東西依舊疼痛不堪,每一次被撕開,都像是被大火燒過一般。
都感覺要被毀滅殆盡。
 
 
 
「大人是京都的守護職吧…只要大人的一句話……就可以不讓其他男人碰觸到我……」撕心裂肺地哭著,他已經到了極限。
「求求你……救……救救我……大人……」
 
黃瀨哭著乞求他。
乞求他唯一的神。
 
他身處在地獄中,松平大人是唯一可以拯救他的人。
 
 
他哭得如此梨花帶淚,如此的碎心裂肺。看見這樣如此的年幼的美人哭得如此的糾扯心肺,任是神也要動了情。
 
「光憑我一個人,是不足以將你推上整個島原頂端的。」於是,他扶起了他、抱住了他,然後溫柔地將手拂上他的臉頰。
「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涼太。」他喜歡這樣稱呼他。
「等你爬得比冰室太夫還高、爬得比所有人還高的時候………
 
他輕輕地吻去那些淚珠,溫柔地用嘴唇娑去淚痕。
 
「到時候……我會陪著你,一起聽著鴉啼直到天明的。」唯有旦那才能夠擁著自己心愛的花,直到天明。
 「屆時,我會成為你的旦那。除了我之外,不會再有人能夠觸碰你。」
 
彷彿是垂落在地獄中的一縷蛛絲。
 
 
黃瀨緊緊閉上眼。顫抖著身體,雙手緊握。
 
「只要能夠成為……島原裡最有身價的花魁……比冰室太夫、比任何人都還要高位……我就能夠脫離這一切,對吧?」身體劇烈地顫抖著。
 
「我承諾你。」
 
就這一句話。
黃瀨咬牙點了點頭。
 
 
他必須要爬得更高,唯有如此,才能獲得大人的承諾。
他必須要忍受得更多,唯有如此,才能獲得自由。
 
這一切的痛苦,都只是暫時。
 
「我會做到的。」
 
 
只要忍耐下去,天光時刻終究會來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