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黑籃][歡樂的洛山][無冠][根實] 水晶指甲

「鏘鏘!你看!」
 
洛山二年級正選之一的實浏玲央,又暱稱玲央姐的無冠之實擺了一個極其妖媚的姿勢,將那雙纖纖玉手給亮了出來。
 
「怎樣!如何!很美吧!」
抬起下巴,塗著唇蜜的嘴唇跟刷了睫毛膏的睫毛神氣地翹著。
 
 
「那是啥?」根武谷永吉探頭。「什麼什麼!我也要看?」好奇寶寶葉小太郎也湊了過來。
 
 
十根玉蔥般,細皮嫩肉的完全不像是打籃球男生該有的手……正確來說是手指甲上,塗著又晶亮又修長的淺紫色指甲油,上頭還用了粉紅色的珍珠拼成了櫻花的形狀,整整比原本的指甲長上一整截,原本就修長的手指變得更加修長優雅了。
 
 
 
 
「諒你們無知的人不懂~ 這叫做」亮了亮那一雙華麗的指甲,「──水˙晶˙指˙甲。」
非常自豪地道。
 
「哦~」小太郎表示。
「喔。」永吉表示。
 
「什麼嘛!我花了好多時間才請人家幫我做的!紫色底配上粉紅色,還有水鑽跟真珠,跟球衣很搭吧!」
還特地把手搭在肩上,好讓這群粗神經的笨蛋看看淺紫色跟粉紅色的搭配跟淺色的洛山球衣多們的相配~
 
 
「是很好看啦……可是戴這種東西來打球……」其他面有難色的洛山隊員。「而且等一下還要打練習賽……」
「有哪一條規定是說不可以戴水晶指甲打球的啊?!」說完還哼了一聲。
 
「不…與其說是沒規定……」
不如說是根本沒想過有人會戴水晶指甲來打球吧……
 
所有人互看了一眼,但都沒人敢說出口。
 
小太郎依舊纏著他問著水晶指甲到底是怎樣的東西、會掉下來嗎?永吉則是好像沒事人的樣子,完全沒有感覺他隊友到底幹了多出格的事情。
 
 
“這下只能指望……….”
 
他們通通看向隊長,赤司征十郎。
雖然才一年級,就以超強者的姿態直接空降了洛山籃球隊隊長的位置。
現在,只要他一句話
事情就可以立刻結束了。
 
 
洛山隊長,赤司征十郎以那冷冽,甚至到有些嚴酷的赤金雙瞳凝視著他們隊上的得分後衛──
 
 
「──準。」
 
 
 
哈!?
 
 
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耳背了,不約而同地挖了挖耳朵。
 
 
「我說,準。」
 
 
都呆了。
 
「耶~~~~謝謝小征~~~~~」
 
「等一下我希望你能拿出全部的實力啊,玲央。」
 
「那有什麼問題~~我今天會火力全開的。」說完還開心地小蹦跳了一下,少女心全開。
 
 
於是,與他校的練習賽就在如此荒謬的情況下展開了。
………
…………..
…………………..
 
「奧次!我的手!」
「嗚哇!好痛!」
「那是什麼暗器啊!」
 
開場還不到幾分鐘,場上立刻遍野哀鴻。
 
 
「裁判!我要抗議!洛山高校犯規!」對方終於做出抗議。
 
幾乎所有的人都抱著手在哀嚎,上面的指甲痕清晰得幾乎快冒出血來。
 
「犯規?」洛山的隊長說話了。
「沒有的事。規則書上面明文規定的事情我們是絕對不會幹的。我們家的球員不過是把指甲留長了一點。
如此的正氣凜然。
 
「………比賽繼續。」
裁判肯定是被賄賂了。
 
 
「一切都是為了勝利。盡情放手去打吧。」洛山的隊長,赤司征十郎如此正色道。
「嗚哇~小征好帥~」
 
 
 
………難怪他會同意那傢伙戴水晶指甲上場。太不擇手段了啦!
 
 
雖然很荒謬,不管你信不信,比賽依舊繼續下去了。大概人人都抱著”這只是練習賽…..就不要太計較了吧”這樣的心態來說服自己吧?
 
 
禁區一陣激烈碰撞。
突然傳來一聲慘叫。
「嗚哇!──」居然是玲央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崩潰地大喊。
 
 
「怎麼了玲央?」「玲央姐安怎?」「怎啦?」
 
 
「人家!」
「人家!」
 
 
「──人家的指甲斷了啊啊啊!!」
 
抱著手(正確來說是手指),憤怒又委屈的玲央姐,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了。
血就從被折斷的指甲上狂湧而出。
 
 
「嗚喔…光看就好痛喔。」臉色都白了。「整片都被掀……」「不要講!我不敢聽!」
 
 
「嗚嗚嗚嗚………我的指甲……我的水晶指甲……」
 
結果他哭的是指甲。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正當防守…」這下連對方都慌了。他只是想蓋火鍋,誰知道一不小心就把他的指甲給掀了。
 
「──小鬼,你知道這雙指甲我花了多少時間做嗎?」步步逼近的玲央姐。
「我…
「──你知道這是我特地跑去青山做的嗎?」
「我……
 
「──你知道那個設計師有多難預約嗎!!!!!!!!!!!!
「我排了兩個月!兩個月!才輪到我耶!你知道那有多難排嗎!啊!!!!!!」
 
完全抓狂了。
 
 
「實浏同學,請你先去醫護室好嗎?比起壞掉的水晶指甲更重要的是你的手指在噴血好嗎?」一直都派不上用場的教練終於出現了。鎮定地指揮著所有人,還有終於說出了最該吐槽的事實。
 
「還有根武谷同學,指甲折斷不是骨折,不需要公主抱好嗎?」一手指向了一把把玲央攔腰抱起的永吉同學。
 
 
「啊?是喔。」
然後就直接把手給鬆開了。
 
「──呀!混蛋!不要突然放手啊!」
原本稍微冒出來一點的感動瞬間全沒了。
 
 
 
眾人就這樣目睹那樣怒氣沖沖離開的玲央──
“走開啦!不要跟著我!”
“幹嘛突然發飆啊?”
“你還敢問我!我居然會對你這種未開化的史前人類抱有一絲絲期待!這真是我人生最大的錯誤!”
“我有幹嘛嗎?”
“啊~~~去跟牛肉飯結婚吧你!”
 
──還有完全搞不清楚為什麼玲央發火依舊跟上去的永吉。
 
 
「完了。」「嘖嘖。」
等他們回來的時候,大概就是對方的末日了吧。每次都嘛這樣。
 
「玲央接下來肯定可以火力全開了吧。」
雙手抱臂,彷彿在感嘆自己這盤棋真是下得完美無缺的赤司征十郎。
 
「等等!難不成這才是你真正的計畫嗎──!?」
 
 
「女子力爆發的玲央可以說是無敵狀態呢,是我洛山最強的最終兵器。比場上有帥哥、妝被暈花更能引出他的實力──」冷冷地哼笑了一下,彷彿是在鄙夷他們的智商。
「也不枉費我給他那家美甲師的特別招待卷了........向勝利前進吧。」
 
 
「等等!這樣說來其實幕後黑手根本就是你吧!你到底有多想要勝利啊!」
 
 

 
(END)
 
 
沒了,由於根實的糧食真的太少,我只好自己來耕田(利用零星的時間…..)
然後在我腦中最基本的根實就是搞笑的熟年夫妻檔。(而且還兼溝通不良
反正就是床頭吵床尾合的老夫老妻 (玲央單方面發火居多,永吉根本一直都在狀況外。
 
不好意思啊~因為這篇本來就是以銀他媽的風格來寫的~
基於銀他媽風格就是 腳色崩壞崩壞再崩壞,形象爆破爆破再爆破,所以我是不會接受任何抱怨的!
 
誰叫你要點進來!()
 
 
最後:請千萬不要戴水晶指甲去打球,指甲掀掉的痛那種痛……不是言語可以形容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