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7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大和煙花史 番外 黃瀨之章~鴉殺 I》─

 三千世界の鴉を殺し 主と朝寝がしてみたい
 
 
 
三千世界の鴉を殺し 主と朝寝がしてみたい……”
輕輕捧起,小心翼翼地吹著上面未乾的墨跡。花汁染過的指甲在陽光下晶瑩透亮,用著這樣美麗的纖纖食指,慎重地、神聖地,又深怕一不小心就碰壞似地將信折了起來,交給一旁等候差遣的孩子。
「把這拿去角屋。記住,一定要交給他本人,一定要。」
 
那孩子戰戰競競地接過信,認真地點頭允諾。
 
「等等!」玉藻又想到什麼似地突然喚住了他,將頭上那只鎏金玫瑰簪給一把拔了下來。
「把這交給清次郎大人──」
 
外頭的鐘響了起來。
明明太陽都已經偏斜,可申時的鐘這才敲起。
 
 
琉璃屋頭牌花魁,名列島原第二的玉藻緊緊地揪住自己的胸口。彷彿烈火熾身。「還有告訴他……告訴他……”即使我的身體被其他男人擁抱著,但我的心卻永遠只屬於清次郎大人一人”」
 
 
在島原,就連時間都會騙人。
 
 
 
─《大和煙花史 番外 黃瀨之章~鴉殺》─
 
 
京都島原、大坂新町、江戶吉原,合稱日本三大遊郭,其中又以島原最歷史悠久;四面被深溝環繞,出入皆封,為有被稱之為島原大門的正門可供出入。
遺世而獨立地存在著,彷彿陸上孤島。
 
對外頭的人來說,這裡的一切都如同龍宮島一樣夢幻而華麗;但對裡頭的人來說,
一生就這樣過去了。
 
 
一缽燦麗炫爛的琉璃缸,金魚們簇擁遊過,留下華麗的姿態。
 
島原盛世,獨佔遊廊風騷──高貴、優雅、教養良好。不似吉原低俗,比新町高貴,遊女們都以出身島原而自豪;風情萬種地斜睨,一口柔雅京腔,優雅而高傲遵從著遊女如神女的行規。
 
 
 
「去把我那把瑁玳簪拿來,上頭有紅黑色花穗、片鈴是純金的那只。」
那樣紅艷似火的華麗髮釵,才簪得起他島原艷姬的身分。濃如烏雲的長髮綰成伊達兵庫樣式。對著鏡中的自己仔細地揉上白粉,玉蔥般的手指輕撚起筆,仔細地描繪著眉毛。整個動作都美得像幅畫。
白如凝脂,唇不點兒自紅,再配上飛揚顧盼的眼眸,以及那熱辣辣的眼神──島原三姝之一的玉藻對著鏡子,一筆又一筆地雕飾著已經堪稱完美的臉龐。彷彿一個工匠對藝術品一樣的挑剔苛求。
 
一旁捧著胭脂伺候著的是紅月。琉璃屋目前唯一的新造,未來玉藻的接班人。
 
 
除了身為振袖新造的紅月外,其他的孩子們全安靜地坐在門外等候差遣──清碩、早人、一登、石郎、涼太一次排下,眼神片刻也不敢從自家花魁身上移開,有幸待在花魁身邊學習,能有幸觀摩島原第二人是如何上妝,是他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更何況這樣的機會根本不常有,更多時候玉藻對他們不是視若無睹就是混不耐煩,脾氣爆起來的時候拿他們打著出氣更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穿著華麗的禿孩子們安靜乖巧地坐著,連大氣也不敢吭一聲。
玉藻的脾氣比別人大,甚至連老闆跟媽媽都要讓他三分,由得他跋扈;沒辦法,誰叫全屋上下全靠他一個人養,吃穿全得靠他,所以就連有了情夫也只能睜眼閉眼,安慰自己好歹對方也是個有頭有臉的藩主之子,雖然可能排不上繼位順序。
 
茜色的和服上繡著金色秋葉,梳著見習生髮式的髻上簪著青梅花簪,赤髮紅眼,相當醒目;一低頭,上頭的片鈴隨花穗搖曳作響,襯上那雪白的娃娃臉和圓潤的眼眸,少年特有清新氣息。紅月挽起袖子替自家前輩調著胭脂,跟稚氣臉龐毫不相符的是那超齡持重的舉止。
 
 
其實早些時日,屋裡還有其他的遊女,可最後都被玉藻給擠走了,不是被轉賣到吉原,就是轉到其他屋裡去了;現下在他們之中,除了剛升格為振袖新造的見習生紅月外,其他四五個全都是還端不上檯面的禿孩子,別說是見客了,就連倒茶水的資格都沒有。
 
「今天白天我不接客,誰來我都不接;清次郎大人傍晚時刻才會到吧?把所有客人都排在清次郎大人之後。」紅月看了他一眼,表情平板地答了一聲是;玉藻今天心情看起來不錯。
 
「說什麼任性話呢?」琉璃屋老闆橫過他們這排孩子,自逕走進了房裡。
「我同意你跟情夫見面可不是讓你推掉其他客人的,玉藻。」「清次郎大人也是有付錢的。」
「是嗎?我看你倒貼在他身上的更多吧?你的鎏金玫瑰簪呢?」
眼看再繼續下去就要說出不好聽的話了,老闆揮揮手,其他孩子們便自動識相地散開了。只留下紅月。
 
「如果真的這麼鍾情於他?那就快點抓住他,雖然人人都知道佐山清次郎是你的情人,但情夫總歸還是情夫,跟旦那是不同的──不管再怎樣貌美如花,才藝出眾,沒有旦那撐腰的遊女終究矮人一截。」老闆不急不徐地說,就那樣看著他,不再說話。
 
玉藻雖然仍一臉倨傲,斂下的眼神卻變了。
 
他不是不明白。遊女的身價取決與追捧者的身家地位,島原三姝中,冰室太夫的旦那最位高權重,是幕府裡面的要人;花實屋的玲央就輸在這點上了,雖然人美,技藝精湛,人氣也不錯,但始終就是沒有什麼權貴真的願意掏出錢來力捧,再加上原非島原出身,排名始終無法在上位晉級。
 
咬著嘴唇,平時跋扈蠻橫的玉藻這時候也沉默不語。
遊廊的世界也是階級分明的,就像他即使恨透了冰室那個裝模作樣的賤人,兩人相遇,他也還是必須稱呼他一聲太夫
 
他的情人佐山清次郎大人雖然也是大名之後,與他之間關係也是花街裡人盡皆知的事,但兩人間卻一直沒有正式的梳攏關係。
 
他何嘗不希望能跟自己所愛的人結為連理。這些年來,他拒絕了多少比清次郎更加有權有勢客人的梳攏要求,就是因為有了旦那的游女是不允許有情夫的,所以他寧願選擇孤身等待。
相信清次郎大人總有一天,會實現他說過的承諾。他的旦那,只有清次郎大人一人,別的,都不要。
 
「男人是善變的,要就快點抓住他……聽說佐山大人最近經常流連雪蟾屋。」
 
「那個賤人……」執著金紋玉質菸桿的手猛地捏住,白嫩的手背上都爆出了筋。
 
「只是聽說而已,冰室太夫也不是他可以高攀得上的等級,恐怕是大人自己一頭熱吧,希望他快點知難而退。不過,真若如此,也只能怪自己不如人啊,玉藻。如果佐山大人真的對你這麼重要,就快點讓他成為你的旦那,就算用盡手段跟心機,不擇手段也再所不惜。這是我給你的忠顧。」
 
「這話還需要你說嗎?」
話雖如此,心卻很慌。
 
 
「紅月,時間差不多了,該去玲央那裡學藝了。」老闆離開前順口叫上了一直靜待在一旁的紅月。
「等等,去之前先叫廚房把茶送來;不過是要杯茶而已,搞這麼大半天連個影子都不見,都幹些什麼吃的?」撐著頭,玉藻臉色難看地斥喝著。
紅月點點頭。面無表情。
 
有一個忌妒心強的前輩,實在是一件很砥礪心性的事情。
 
 
 
離開時候,房裡傳來很大地破碎聲。紅月回頭了一下,大概是什麼東西砸在鏡子上破掉了吧。
 
 
花街是男人遊戲人間的地方,遊女們掏空他們荷包的地方。
熟捻規則的人可以得到一切,違反規則的人,將會一無所有,甚至墜入無底深淵。
 
 



(待續)
*感覺會是很長的番外O<-<

*紅月不是原創人物,真實身分稍為猜一下就可以出來了。
提示 紅月羅馬拼音是Akatsuki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