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Ares── Ten- 父親 II-

 雪花紛飛。
潮濕的班明傑公國以冬天紛飛的大雪出了名。
 
長箭射出,在靶子三尺前就狼狽地摔落地面。
 
普西尼插著手,看著地面上遍地的箭矢。
他知道兒子已經盡力了。
 
打從兒子開始會走路開始,他跟羅傑就開始傾心教育這唯一的獨子。
 
阿雷斯一直以來也都非常努力,幼小的手指上布滿箭繭,可是殘酷的現實告訴他──這孩子沒有天分。一點都沒有。
 
但是他還是不能讓自己失望的表情外露,那不是那孩子的錯,每個人生下來的氣量本來就不同。阿雷斯不是個練武的料。
 
那孩子放下了弓,眼裡盈滿沮喪。
 
──明明都已經如此努力,比別人更加刻苦學習。
 
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頭。“.......沒關係,這個.......不擅長也沒什麼關係啦!因為阿雷斯你很聰明啊,你的學科一項都是最頂尖的!嗯,爸爸很驕傲。”他露出一如往常爽朗的笑容。
 
是啊,沒關係的,還有辦法。
就算阿雷斯是個文弱的孩子,他還是有辦法將他穩穩地扶上王位。
 
沒關係的,還有辦法。爸爸會想辦法的。
 
 
 
當年,當他被先帝受封新天涯堡的領主的時候,羅傑亞爾曾說:這國家就拜託你了。
老實說,他的願望其實一直都很簡單,有份安穩的工作、穩定的收入,跟著自己所愛的人共組家庭,平靜恬淡的走完一生,可是他偏偏愛上了一個英雄。
一個目光永遠眺望著世界的英雄。
為了想跟上他的腳步,為了想一直跟在他身旁,於是讓自己也跟著踏上了這漫長的道路。
 
交給我吧,我會是一個最好的領主。
 
想要成為一個,有資格待在他身旁的人。
 
拼命、努力,為的就是能夠和他並肩
 
如果就能這樣,永遠當個地方領主,安穩的偏守一方該有多好?
可是一路走來,他的人生無可選擇。
 
先帝被暗殺,繼位的新任皇帝是個狂巔的瘋子。
 
大地焦了、世界開始翻天復地。
 
他最重要的人被監禁了起來,飽受凌辱。
 
 
他面臨了抉擇──你要繼續守著忠君的誓言,還是為了重要的人撕毀一切。
 
不在激烈中抗爭,就只有再沉默中消滅──我是普西尼˙班明傑!我承諾你們!只要我有一口飯吃!絕對不餓著你們!只要是我的子民!我都會誓死守護──你們的家園、莊稼、作物、丈夫、妻子、孩子兄弟姊妹!跟著我來吧!
我是你們的父親、丈夫、兄弟!我會在這片亂世中守護你們的!我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一個家庭在戰爭中破碎!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哭泣
跟著我來吧!讓我帶著你們前進!我絕對會保護你們的──因為我是你們的王!
 
他穿著樸素的衣服,只披了簡單的皮斗篷,站在廣場上的高台上。慷慨激昂。
 
回應他的是無數的激昂歡呼──普西尼國王!普西尼國王!普西尼王!
 
 
他的國王誕生了。
 
他帶著他的子民,與其他揭竿起義地同盟如同四面升起的滾滾狼煙,襲捲大地,崩潰了原本就搖搖欲墜的帝國。
 
多年過去了,他堅守著他的誓言。他一直守護著他的領土與子民,國家達到前所未有的安定繁榮。國際上都認同狡兔王普西尼˙班明傑是一個狡猾難纏的對手,但是也都同意他的確是個仁愛的國王。只要有誰膽感傷害他的國家,他的人民,他肯定會還以十倍顏色。
 
安定的國家,要的不只是一任賢明的王,而是長達百年的安寧。
他自己生於戰亂,長於動盪,那樣的痛苦他比誰都了解。
所以他發誓,他要讓這國家世世代代都安穩下去,再也不要出現像他那樣的戰爭孤兒。
 
他不要再有人跟他一樣,被不負責任的統治者害得家破人亡,半生飄零。
 
所以他對於唯一的獨子,唯一的王儲寄予重望。他深切的愛著阿雷斯,也深切的將國家的未來寄託在他身上──他寄望能成為一個仁慈賢明的國王,絕對不要忘了人民的眼淚。
 
一個好的國王,能夠牢牢地握緊權力,讓臣子敬畏、仰慕、欽佩,就像他自己一樣。
所以必須要有足夠的智慧,謀略………..以及武力。
 
“阿雷斯..........不行...........”深夜與羅傑的促膝密談。他終於沉痛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他才六歲,現在下定論會不會太早了......
“羅傑,你從小習武的,你應該知道幾歲就可看得出來了吧?──刀、劍、斧、弓................頂多只有小刀勉強可以,但是.......你知道我想說些什麼吧。”
 
一國之君,怎能連最基本的刀劍都使不上來?
那他將來跟如何統領軍隊?他該如何讓其他將領臣服?
那些跟著他馬上打天下的老將們,會心甘情願地受一個文弱的年輕國王指揮嗎?
那些同樣跟他在戰亂中打滾出來的諸國們,會畏懼這樣一個文弱的統治者嗎?
你難道不懂目前的安定,就是因為他們害怕我們這前帝國兩大騎士的威武名聲嗎?
 
...........不管怎樣,他還是我們的兒子。”羅傑說。
“我知道,不管怎樣,我永遠愛他。”
 
……在權力的世界,落敗意味著絕對的死亡。前朝的教訓還歷歷在目。
 
他想保護這國家,也想保護兒子。
 
 
所以……請不要苛責我………..這是最好的方法………..”他痛苦地抱住頭,聲音顫抖著。
 
羅傑懂了他地意思,所以選擇了沉默,伸手抱住了他。
 
 
他一直很努力的在做為一個國王與父親中間,做一個艱難的平衡。
 
他要他兒子穩穩的,安全地、無生命之憂地坐上王位,
也要維持住國家的安定局勢,將權力牢牢地捏在手上,捍衛和平
 
他的壓力,旁人難以想像。
 
 
隔天,普西尼就到了邊界戰火之地。
看著那些失去父母的戰爭孤兒,將他們帶回城里,撫養他們。
他在這些孩子中,挑了一個最有天賦的孩子──收養了他。
 
那孩子的眼神空洞,失去了一切,就像當年的他一樣。
 
如果你已經失去了人生的目標與意義,那我來給你。他蹲在那孩子面前,平視著他。
他將養子領入宮中,將他領到唯一的獨子面前。
 
如果你已經失去了人生的意義,那他將是你未來生命的全部──他是我唯一的兒子阿雷斯,請你好好地守護他。
 
那孩子死寂的雙眼綻放出了光采。他知道他押對寶了。
 
 
他必須要幫他兒子找一個絕對忠心的家臣,而且必須武藝超群。
如果現有的諸臣中沒有的話,那他就自己培養一個。
讓他將阿雷斯視為生命的全部,傾盡一切守護他,做為他的利劍,做為他的爪牙
 
這樣,即使他哪天走了
他文弱的孩子,也可以平安地統治這片大地。
 
如果阿雷斯無法成為一個在馬上揮箭挽弓的英武王者,那他就培養他成為一個以智治國的國王,他費盡心思,拜託各方關係以及龐大到可怕的金錢,將自己寶貝的獨子送進了法師塔──世界上最龐大、最古老的精英集中地。
 
這樣,即使他哪天走了
他文弱的孩子,也可以智慧統治這片大地。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所深愛的人,責任與私情中,他一直努力地在尋覓平衡點。
 
他盡力想把一切犧牲降到最低,換取最大的報酬率。
 
他是一個父親,也是一個國王。
 
X  X  X
 
法師塔的學費貴得可怕,用花錢如流水來形容也不為過,但是普西尼甘之如飴。只要阿雷斯願意,就算傾盡一切他都願意栽培他──他是他唯一的寶貝兒子,世界上唯一僅剩的血脈。
 
除了羅傑外,他就只剩下他一個親人了。
 
就算國家大事在忙,只要阿雷斯一放假回家,他也絕對會排出至少一餐飯的時間,親自下廚跟兒子好好吃頓飯,聽著兒子報告學校的事情,看著兒子名列前茅的成績單。
 
喜歡上學嗎?他摸摸阿雷斯的頭 
喜歡。兒子笑了。
 
阿雷斯的的確很有天賦,才二年級學校就給予了跳級資格,而他的養子也順利通過一切訓練,繼承了他狼煙兵團的名號,只要時機一成熟,他將會接班自己手下最令人聞風喪膽、神出鬼沒的影子軍團,一切都很順利。
 
只要阿雷斯一畢業,他就計畫讓兒子開始見習國家的事務,開始從內政開始學起,狼煙也會正式成為狼煙兵團的督軍,一心一意為阿雷斯效忠──那他也就可以放心了。
 
 
可是就在兒子畢業前夕,他收到了通知,
不是兒子的畢業證書
 
而是休學通知。
 
他的孩子去了哪裡了?沒有人知道。
 
他跟羅傑心急如焚地上山下海地瘋狂尋找,派出所有的斥侯密探
 
但是他唯一的兒子,就那樣人間蒸發了。
 
 
轉眼,好幾年過去了
從一開始的不肯相信不願相信……..
 
沒錯,他是不願意相信他死了
做為父親他不願意相信,
但是做為國王的他必須要做好一切可能的打算
 
他開始教導養子處理國家政務、如何外交、如何斡旋──那個原本要留給他孩子的位置。
 
但是依舊對外宣稱,阿雷斯王子不過是在外留學,狼煙依舊只是他的養子
大概,不到最後一刻,他都不想放棄最後一絲希望吧…………
 
 
原來每天晚上點燈的人是你啊,普西尼。看著手上端著燭台的普西尼,羅傑露出一絲表情。
睡不著的時候,會來這邊坐坐。
 
羅傑沒說話。他就坐在兒子的床上,一句話也不說。
 
 
那是他們心頭上共同的一道傷疤
一碰就痛。
 
 
每天晚上在兒子的房裡點一盞燈,就跟以前一樣,
他不想放棄任何一絲希望。
 
無論是他,還是羅傑。
 
沒有人可以動阿雷斯的東西,所有房間、衣服、書本都還是保持原樣,
彷彿他只是跟以前一樣,只是去了學校念書,很快地,就會回到家裡來。
 
他不是強人,他一點都不堅強,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父親,一個晚上會因為孩子而痛哭流淚的父親而以。
 
所以七年後,當那孩子在度回到他們身邊的時候
 
他們選擇什麼都不問,只是抱住了他 ──回家就好。
 
 
阿雷斯長大成人了,算一算也二十五歲了,如果趁現在開始加緊學習,還來得及學會如何當一個好國王。
但是阿雷斯卻淡淡地說我想再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他跟羅傑互看一眼,頓時沉默。
 
好吧,如果你開心的話。趁著在繼位以前好好享受自由時光吧,等你當上國王後就得像我一樣累得不得空閒了。他只好這樣笑著說。
但是絕對不准再一聲不吭的消失了,我跟羅傑年紀都大了,心臟可驚不起嚇──一定得要定期寫信回家!這是最基本的!
 
兒子笑了,連聲點頭回答 一定的,以後不會讓他們這麼擔心了。
 
孩子啊,總是在你不知不覺的時候長大成人。
 
也許出去見見世面,會讓他更加成熟世故,他也要學著做一個懂得放手的父親。所以即使捨不得,但也還是露出笑容向唯一的兒子揮手。
 
羅傑悄悄握住他的手。
他知道他是一個怕寂寞的人,他知道他心中的悵然與失落。
 
 
阿雷斯再回到家裡是三年後的事了。
 
  • 羅傑在早上起床的時候無預警地倒下,之後就陷入斷斷續續的昏迷之中。
 
時候到了。羅傑握住他的手,聲音孱弱的彷彿隨時都會隨風消逝。
 
早就知道他的生命就跟雪花一樣短暫,隨時都會消融
說實在的,他居然能活到現在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他已經多陪了他很久很久的時光
可是不管多久,都不夠……都不夠……..
 
你走了,我一個人怎麼辦……..不要留下我一個人……….”
東方最強盛的王,像個小孩一樣掉下了淚。
 
你不是一個人,一直以來都不是。手指虛弱地拭掉他臉上的淚水。湛藍的眼睛深切溫柔地凝視著他。
 
班明傑國成立後,羅傑一直退居幕後,十多年來過著隱居的生活,只做為他的支柱,在他背後默默地支撐著他。
不管發生什麼事,不管他做了什麼樣的抉擇,他都不曾苛責他
 
只有他,才了解自己心中的矛盾與掙扎
 
所以羅傑從來都不怪他。
 
 
 
是時候了,一定得讓阿雷斯回家來了。
 
羅傑走了的話,只有他一個人,他撐不下去。
 
他不是強人,他其實只是一個普通人,只是為了想跟那個人並肩才努力走到現在。
 
 
所以他寫了家書,要阿雷斯立刻回家來。
 
 
那段日子,是他人生中最煎熬的時光。
他想要陪伴羅傑僅剩不多的日子,想要跟他一起走到最後最後的盡頭才放手,
 
可是不行,他還有身為王的工作要做
他的子民日子還要照過
 
他只好將工作盡量分配出去,比較簡單的文書工作由阿雷斯代勞,複雜一點的就由養子狼煙負責,而他則是日復一日地守在即將離去的人的身旁,日夜煎熬。
 
他不能倒下去,還不能倒下去
可是他真的累了
沒有羅傑的人生他該怎樣過
他真的很想跟他一起就這樣離開,跟著他到一切的境頭
 
可是不能,他的孩子,阿雷斯,他才剛剛學習該怎樣當一個國王,在他羽翼未豐前,他無法安心離開。
兩邊都牽掛,兩邊都不捨
 
 
阿雷斯自己主動提出要跟桑羅莎家聯姻一事嚇了他一大跳。
在桑羅莎家的使節離開後的隔天,父子難得安靜地用著早餐,他突然冷不防地提了出來。
 
兒子的性向他其實一直都很了解,雖然一開始當狼煙他們把消息打聽回來的時候他第一個反應是差點心臟病發。
但是想想,自己似乎也沒資格指責兒子的興趣,也就任由他去了。
 
你確定?其實他並不是一個高壓的父親,其實政治聯姻的事情早在腦中想過千百變了,只是基於兒子的性向實在是太明顯,他也不忍心提。但是這的確也是他一直在擔心的事情。
 
我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奇蹟不會發生第二次,我一定會讓這個國家有繼承人的…..”兒子嚴肅地說著。
他一直到這時刻才真正感覺到兒子是真的長大了,
知道他肩上扛地到底是什麼了。
 
做為一個國家的領袖,一個決定足以左右上萬人生死
每天必須要在各種矛盾中做出抉擇
一有閃失,就是萬丈深淵
 
必須要有所取捨,必須要有所犧牲。
為王的煎熬與決斷。
 
而阿雷斯終於懂了這一點。
 
 
 
“普西尼.......答應我.........”羅傑彌留之際對自己這樣懇求。
“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種話.....不管什麼我都答應你.......
“讓阿雷斯自由吧。
他想做些什麼,就讓他去做......
他不是我們的繼承人,他不是任何人的繼承人.....他不需要繼承誰的過去或未來.....
............”
“答應我.....不然我死也無法瞑目.......
“我答應你,我一定會讓他幸福。我會盡一切力量保護他,不會讓他受到任何一點傷害......”嘶啞地說著。
 
他曾經答應過羅傑,要守護好這個國家
不要再有像他這樣悲慘的人出現
所以即使很痛,他也會繼續活下去,完成他答應羅傑的承諾
他也會保護他們唯一的兒子
兩個都會拼死保護的
 
 
"我走了後,你要是敢追上來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你的人生還沒有結束,
 我會在終點等你的
 約定好了。"
 
羅傑笑了,一如往常,那樣莫可奈何的笑容,然後輕閉雙眼
緊握在掌心裡的手,逐漸冰冷。
 
他終於痛哭失聲。
 
 
 
早就註定好的結局。
早在結合的那一刻就總有一天要分道揚鑣,
可是還是不想放棄,想要抓緊對方的手到最後一刻。
 
互相依偎著,三十年的人生,瞬間失去半邊身體的煎熬
 
什麼男人的顏面、領導者的面子,全都在他的死亡面前崩解。
在羅傑的喪禮上,他想要強顏歡笑,可是往往嘴裡說著笑話,可是淚水卻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世界上所有一切權力富貴,都無法彌補失去他的空洞
 
 
明明早就知道他一定會先離自己而去
明明早就知道依賴後分離的痛苦
可是還是選擇了要在一起 毅然決然
十多年來,他一直在不斷的練習,練習這一天的到來
可是等到分離時刻到來,卻依舊難以面對。
 
深入靈魂的依賴,怎能說分開就分開?
 
對不起………”那個人曾經這樣對他說,你為了我,捨棄了原本的願望,走向了最艱難的道路。
 
我的願望就是跟你並肩而行。為了這個,我願意進一切努力。
 
 
羅傑十指緊扣給了他輕輕一吻
 
“..……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回報你了。
 
 
打從那時候
帝國的白騎士就消失了
他只是他的伴侶。
 
三十多年來,相依相伴
 
 
 
推開棺蓋,癡望著躺在花海中的人,伸出顫抖的手,將自己的臉貼上已經徹底冰冷的臉龐
 
淚水瘋狂潸然,落在冰冷的臉頰上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後悔。和你一起生活的這些時光。)
 
他輕聲地說。
 
 
(謝謝你把人生給了我──)
 
 
輕輕地在額上一吻,臉頰,在唇上落下最後一吻
 
然後微笑地鬆開了手,將棺木重新闔上。
望著湛藍的天空,一望無際的藍,彷彿就像是他的眼睛一樣
 
 
他還不能走,還不能倒
他還要保護他那個還是雛鳥的孩子
 
保護孩子,本來就是做父母的責任。
 
他們都是從地獄裡活過來的人,都知道太多太多痛苦與殘忍。
 
他絕對不會讓他唯一寶貝的孩子見到跟他們一樣絕望的風景
 
也不會讓他承受這些痛苦與骯髒
 
 
為了保護他,他可以用盡一切手段。
 
要幫他劈開路上所有荊棘,要他平安地走下去,到時候他才能笑著放手
他對羅傑承諾過的。
 
X  X  X
 
從來沒想過,那個乖順的兒子居然會一夕間變的判若兩人
 
原本以阿雷斯初登場做為打算的喪禮一夕間,都在瞬間變調
 
他最深愛、最寄予厚望的孩子
終於好不容易長大成人的孩子
 
站在各國領袖前,一身喪服,雙眼紅腫,決絕地說
 
......阿雷斯王子在此鄭重宣布──我這一生,到死為止,都不會繼承班明傑王位寶座。
 
他不懂,為什麼。
 
“這種場合開玩笑不合適啊,兒子。” 他站起身來苦笑著。
“不,我說的是認真的。爸爸,我放棄王儲的頭銜。”阿雷斯的表情是認真的。
“不當王儲那你想幹什麼?
“不知道──”
 
  一個耳光狠快地甩了過去,阿雷斯往後踉蹌了兩步,但是那眼中的堅決確沒有退卻半分。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打他。
 
“說笑也要有個限度!乖乖跟大家道歉,回去坐好。”
 
 
為了要保護他,他什麼事都願意做。
 
 
“不要。我不會繼承王位,我對國家的事情......我對所有人的事情都不感興趣...........
我不在乎這位置是誰坐,誰想要誰拿去就好了”
 
第二個耳光瞬間甩了過去,重重地打得他雙頰都紅了起來。
 
 
為了要保護他,他什麼手段都願意用。
 
 
 
“我花了這麼多心血,耗費千萬千辛萬苦栽培你到現在你以為是為了什麼──這種事情不允許你擅自決定!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吼他。
 
可是,阿雷斯沒有哭,也沒有流露出憤慨的眼神
只是那樣看著他,
那表情,他不認識
那不是他認識的阿雷斯…….
 
他知道他要幹些什麼。
 
“給我攔住他!絕對不能讓他踏出這裡一步!
 
多年來的直覺告訴他,如果今天讓阿雷斯離開這裡,那他將永遠失去這個兒子了。
 
他已經失去羅傑了,
他不要在失去任何一個重要的人了。
 
 
“對不起,爸爸。再見。”
 
 
阿雷斯消失在法陣中,只留下一縷輕煙。
 
風吹動他白蒼蒼的頭髮。
 
只留下他一個人。
 
真的,
這次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