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Ares── Nine- 父親 I-

 “阿雷斯,電話。隔壁的同事敲著他辦公桌的隔板。
 
他口中的電話是前陣子七塔融合了拉瑞心靈連線製造出來的魔法物品,可以連接整座七塔的所有研究員,即時傳遞消息。
 
阿雷斯皺了皺眉頭,該不會實驗室又出了什麼蠢事了?
走道懸掛電話的牆上──一尺長的綠色水晶正閃爍著光芒,拉起掛在上面的小型綠寶石鍊墜,放在耳旁。
 “喂──
 
喂喂阿雷斯嗎~是我是我~”普西尼精神抖擻的聲音從鍊墜裡傳來
 
啪──阿雷斯嚇得完全說不出話來。下意識地按了切音鍵。
 
喂喂喂!!!!等等等等不准掛電話!”
 
為什麼爸爸會打得進七塔!!!!!
 
 
你為什麼可以進入七塔的通訊系統!!還有我現在在上班!!”
刻意壓低聲音怒罵。
 
嗯哼,當然是直接請艾索德公幫我轉接啊。一副非常簡單的樣子。
“............”
你這一年到底跑去哪了?我找你找得可真久啊,就連狼煙都搜不到你在哪,蹤跡消抹得真是好啊,真是的.......連聯絡一下都沒有,你知道我有多心焦嗎?你這個不肖子。普西尼的口吻一如往常,彷彿只是爸爸在跟鮮少回家的兒子閒話家常。
 
完全感覺不出來一年前兩人在羅傑喪禮上徹底決裂的樣子。
 
“.........我現在在上班,等我下班再打給你。阿雷斯轉頭,已經有幾個同事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他了。
 
在七塔的生活還習慣嗎?有沒有好好吃飯?跟大家相處得還好嗎?錢夠不夠用?”普西尼爸爸的聲音一如往常的溫柔。
.........謝謝爸爸..........我過得還不錯...........”
如果爸爸一開口就是劈頭狂罵他還可以理所當然地回嘴,可是現在的氣氛,讓阿雷斯怎樣都衝不出口。
 
不錯嗎......不錯就好..........工作不會太辛苦吧?”
世界上沒有不辛苦的工作吧。
說得也是,找的時間我們父子兩吃頓飯吧,自從羅傑死後我們就沒再一起吃過飯了....你幾時放假?”
不知道,最近工作時間排得很緊........”
他手上又有三件案子進來了,在眾人之中,元素導師特別關愛他,所以工作量遠勝於其他同事。
 
是嗎?我知道了..........你跟羅傑走後,家裡的餐桌好像大得有點討人厭呢..........”爸爸自嘲地笑了幾聲,然後說了幾句要小心身體一些話後就把電話給掛了。
 
 
.................我是不是做得太絕了.....
自己做出這麼過分又任性的決定,爸爸不但不生氣,還如此關心他。
 
罪惡感開始滋長。
 
 
 
 
下午六點,七塔的晚餐時間。
已經有早做完的同事收拾東西準備下班了。
 
外頭下著傾盆大雨。
 
阿雷斯今天還是得要加班,一手抱起可以一邊吃飯一邊讀的文件,刷了識別手環後走到一樓大廳。
 
塑能科阿雷斯,外找──有一個白髮紅眼的大叔自稱是你爸爸......” 櫃檯的值班人員一看到他一指會客室。
不會吧──
“YO!” 普西尼.........班明傑國王出現在會客室的沙發上,滿臉笑容地對他揮揮手。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他簡直嚇壞了。
當然是跟艾索德公談論公事啊,然後我問他七塔的休息時間是什麼時候──普西尼衣著簡便,看起來並沒有帶什麼隨從。
.....” 這表示中午他跟他通電話的時候,他人就已經在班德了。
 “欸欸,我可是一切都按照手續來呢~這是來賓證~對了,我餓翻了,你平常都去哪吃飯?”
“.........跟我來。
 
有種全身無力滿肚子怒火卻無處發洩感。
 
 
“......堂堂的一國王子居然每天都吃員工餐廳,一想到這爸爸我就想哭啊.......”
 
嘴上雖然這樣挑剔,可是阿雷斯看他吃得也挺開心的。
 
我在法師塔的時候也是每天吃學生餐廳。他冷冷地說。
你還在生氣?我當年把你送進法師塔寄宿的事情。普西尼大嚼著雞腿,一點都不像是一國之君該有的樣子。
不,事實上這是我最感激你的地方。我在法師塔學到了很多。
當初是為了讓你學會獨立才送你進去的......現在看你這樣,我後悔了,早知道不管怎樣都要留你在身邊........十一年的距離讓我們父子關係疏遠了.........”
我們之間會變成這樣跟住校無關。阿雷斯冷冷地說。
 
你一定要當著大家的面這樣對我說話?”普西尼苦笑。
 
“......................抱歉。對不起,爸爸。
 
控制他人的情緒,引導到他想要的方向,普西尼爸爸一向很擅長操控別人的情緒,如果這是領袖魅力的話,爸爸的確是一個非常有領導力的人,他可以讓絕大部分的人都同意他想做的事情,甘願受他指揮,要是一開始不擺出強硬的態度,很容易被他全盤牽著鼻子走。
 
所以阿雷斯在他面前,始終都擺出強硬的態度,設下一道道拒絕談和的柵欄。
 
他知道他自己的爸爸是多麼厲害的角色。自己沒有絕對準備是贏不了他的。
 
首先拔出刀劍,擺出防禦的姿態。
 
可是普西尼卻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搖了搖頭。
“........你變瘦了,眼圈也很深,看起來很累。他愛憐的摸上兒子的臉頰:“你離家出走這一年.....我也反省了很多.......或許每個人人生階段都不同......
如果你覺得你在七塔可以學到東西,那就在這學習一陣吧........在你回來前我跟狼煙都會先支撐起政務的。一直得你覺得你可以勝任為止........”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
 
你一直都不在我身邊,要你一時間突然扛起一個國家,的確是很大的壓力,所以我決定了,我跟狼煙都會輔佐你......你絕對有這能力,只是需要時間。
 
 
“........我對那些都不感興趣......”
別開視線,要是看到爸爸那樣的表情...不行....他要堅持到最後一刻。
 
 
“........那你對什麼感興趣。像現在這樣窩在實驗室裡?”柔和的語調,就像小時候一樣。
對。斬釘截鐵。
早知道不該送你進法師塔的。爸爸嘆了口氣:“既然你無論如何都無法忘懷研究的話,那我們也可以在國內蓋一座法師塔,比七塔更加大的研究機構,你會是那裏的最高負責任,而不是一個小職員.......”
 
爸爸──`”
 
普西尼完全無視兒子表情,繼續往下說道,語調雖然依樣溫和,可是眼神卻越來越強硬──他不是來跟自己閒話家常的。
 
假設!!國事.....如果你無論如何都不想接手......
我可以組一個內閣來維持政務運作,你仍然是國家元首。我願意退讓到這地步.......”
 
 
爸爸!”
當然,除非研究不是你真正的理由..........回來坐好,大家都在看你呢。
 
火紅燦爛的眼珠死死地盯住自己,深入骨髓
 
他的口吻還是一樣,非常的明朗,可是那眼神.........
 
“...........”
阿雷斯乖乖地坐回原位。陰著臉。
 
狡兔普西尼操縱人的高妙手段,他現在才真正體會到了。
先道歉,後亮刀,他的態度從頭到尾還是沒變。
 
他還是要強迫自己回去走他那條已經鋪好的路。
 
結果,他還是想操控自己。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在這裡等到死也不會有任何結果的,只會讓自己看起來更加悲慘.....
普西尼開始發動攻勢,一刀一刀,全都經過精密計算。他冷靜地盯著兒子表情,不放過他臉上任何一絲動搖情緒。
 
你不是局內人無權也不知道我們之間的事。
 
 
沒想到他居然派人調查自己的私事。
 
 
面對兒子冰冷強硬的態度,普西尼翹起嘴角,露出那招牌──游刃有餘的笑容。
 
至少我親口問過了,而你不敢──人家只把你當普通朋友,別再癡心妄想了;要發狠,你還遠遠不如我呢。小兔崽子。
 
緩緩地把最後一擊用力插在要害上。
有什麼比一廂情願,更加痛苦的事情?
 
 
雖然自己心知肚明,可是被直指出來,仍就像是被捅了ㄧ大刀ㄧ樣──
 
 
他不愛自己,稱得上感情的勉強的只有友誼而已。
所有的關係,只要他ㄧ鬆手,就會全部結束。
 
是他自己在一廂情願。
 
 
努力逞強著,因為只要ㄧ放鬆,整個人就會崩潰。
 
這是他自己選擇的,沒有落淚的資格。
 
 
休息時間結束了,回去好好工作吧,我晚上還要跟艾索德公進行會議呢。
普西尼推開吃得一乾二淨的餐盤,拉拉僵硬的老骨頭,對著低著頭不發一語的兒子,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離開了七塔。
 
 
看著他雙手掩面,十指深陷劉海裡的樣子。普西尼知道自己贏了。
 
 
要把那不成熟的幻想徹底打碎,才能夠讓他看清楚未來的路。為了他好,他絕對要強抓著他的臉,逼他看清楚──什麼才是現實。
 
 
一步入七塔,就看到艾索德公的配偶。
雷文團長盯再他後頭很久了。畢竟七塔是很機密的地方,自然不能放他這隻有名的狡兔王四處亂闖。
 
不過他的表情似乎很訝異──很訝異那個以疼愛兒子出了名的普西尼國王居然會對自己兒子說出如此殘忍的話。
不,一般父母都無法理解他的殘酷吧。
 
你覺得我太逼迫他了嗎?不,即使是夫妻還是父子關係,很多時候是建立在談判之上的,我可以讓步,但絕不會全盤皆輸.....阿雷斯還太年輕,他根本不懂得什麼才是為自己好,做父親的本來就是要為他多打算一點。普西尼點起了根菸,仰望天空。
羅傑亞爾當年放棄了爵位,把國家讓給了我......只有一個條件......不要再讓大屠殺的悲劇再度重演.......一定要保護好人民.......不要再出現像我這樣的流浪兒.......我跟他約好了,不管怎樣都不會再有人跟我當年一樣........
一個失能的領導人、失格的政府,帶給人民的痛苦有多大你可以想像嗎?龐大的稅務,沉重的勞役,戰爭開打外族入侵時沒有人可以保護他們......就像草芥一樣任人蹂躪、屠殺、奴役.........我很幸運,活了下來.......四處流浪,偷竊、強盜,甚至為了一片麵包殺人,為了活下去,我連垃圾都吃過........
羅傑知道我過去有多痛苦,所以才把天涯堡給了我,他相信我絕對不會再讓悲劇重演.......
 
只要結局是好的,他不在乎手段。
 
我一直都很努力在保護阿雷斯跟這國家之間做個平衡。我要保護我跟羅傑唯一的血脈,也要守護住羅傑交給我的國家,為此,不管多卑鄙的手段我都敢用──
 
這對他來說太沉重了......”一直緘默的人終於開口了。
 
我會幫他扛,也會替他找到適合的伴侶擔起這些責任........就算哪天我走了,也有人可以支撐他,班明傑國可以延續下去,他也不會被壓碎──
說到這普西尼笑了笑,
可惜那傻小子不懂我的苦心,真是個不肖子啊.........”眼中盡是苦澀。
 
 
又過了一些時日
 
 
 
下班時間,大家都忙著收拾桌上東西。
 
晚安,明天阿雷斯你休假吧?職務代理人那邊都交接好了吧。
隔壁的同事今天不知道吃錯什麼藥了,居然和自己說話了。
 
雖然不是很想搭理,但是畢竟放假期間也會麻煩這傢伙一些公務,嗯,都吩咐了。他冷淡的回應。
之前積了很多喔,七天連假有什麼打算?跟拉特少爺出去玩?”
這是我私人的事情吧。狠瞪了對方一眼,然後立刻甩頭就走。
 
他追求的是,
能夠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就好。
不需要跟別人往來,不需要情感的接觸,更不需要什麼交流。
 
麻煩已經夠多了。他無暇去理會別人。
 
 
阿雷斯走回宿舍門口,才一進門,就有人立刻迎了上來。
“...............恭迎王子殿下。
 
狼煙單膝跪下,恭敬地說著。
 
是誰叫你來的!?”他嚇了一大跳。
 
周遭的同事都在看著他們倆,竊竊私語,他立刻將這傢伙拖上房間。
 
普西尼國王陛下。他要我接您回家度假。
不需要。
 
每次只要一看到他的臉,就會感到無比煩躁。
每次只要看到他,就是一再提醒他不足之處──一個不管他再怎麼努力都無法彌補的缺陷。
 
國王陛下一直都很擔心您也很思念──
 
夠了,這是我們父子之間的事,外人無從置喙。還有為什麼爸爸會知道我明天放假?”
厲聲打斷他,跟他在一起,呼吸同一種空氣都會讓他感覺痛苦。
 
“............”面對少主的質問,狼煙低下頭,不敢回答。
 
阿雷斯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了!
爸爸居然插手到他工作崗位上了!
 
回去告訴他,不要再干涉我的生活了!!”
 
任何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簡直要瘋掉了。
 
“......普西尼殿下已經為您安排好與麥斯威爾家王子的相親了,他命令我不管怎樣都要把您回去一趟。否則他就要親自來迎接您了。狼煙低著頭回答。當然,還是跪著的。
 
你是什麼身分,居然敢威脅我?你真不會以為爸爸收了你為養子,就可以兄弟的態度自居了吧!”
阿雷斯冷厲地說。
 
少主是我永遠的主人,狼煙從未想過如此放肆之事.......”
 
 
 
“........看到你就心煩。從以前開始。他冷冷地看著他,拋下這句話後就翻出床底皮箱,開始收拾行囊。
 
 
回程的路上,阿雷斯王子從頭到尾都閉著眼睛,一語不發。
氣氛凝滯得令人窒息。
 
 
如果這是一場戰爭,而父親已經毫不留情地發動攻勢的話,
他也不會示弱的
 
 
阿雷斯殿下真如傳言所說,是個既文雅又高貴的人呢,而且完美繼承了你兩位父親的美貌與才智。如果是阿雷斯陛下的話,那性別就無足輕重了──
麥斯威爾國的王子優雅地舉起金杯。
 
阿雷斯穿著繡有家紋的華麗長袍,一頭長髮盤得十分優雅,臉上、手上、頸上都裝飾著銀飾與月長石──普西尼說這兩樣東西特別能襯托他的藍眼睛。
他跟麥斯威爾國的王子,以及父親在中庭花園中用餐──父親替他安排了相親。
 
他還真找到了個可以接受男人當伴侶的大貴族。只要是狡兔想要做的事,都能辦到,父親的行動力的確很讓人佩服。
 
 
陛下平時有什麼樣的興趣嗎?”麥斯威爾王子對著從頭到尾都幾乎不曾開口的阿雷斯王子問道。
 
阿雷斯露出令人著迷的笑容,
 
有啊──S˙E˙X他答。
 
對方愣住了。
 
──SEX。我最喜歡做愛了,不管是從前面還是後面我都十分喜歡──一字一句,清晰地解釋著,深怕對方聽不懂他的話。
 
阿雷斯!!”普西尼厲聲打斷。
 
阿雷斯立刻歛回表情,又變回那冰冷的樣子,他冷冷地盯著麥斯威爾王子,眼中的蔑視毫不掩飾。
 
 
班明傑國王,你是在愚弄我嗎?!”麥斯威爾王子一把抓下餐巾,用力甩在桌上。
 
雄鷹家的自尊是半點輕慢不得的。
 
不,並不是!阿雷斯你這玩笑開太──普西尼也站起身想要攔住盛怒的麥斯威爾王子。
 
我就是在愚弄你,自覺受辱的話就快滾吧。
 
阿雷斯冷冷地瞪著對方,這是他這餐飯來第一次正視對方,然後推開椅子離開了中庭。
 
 
 
等等,麥斯威爾王子!”普西尼努力力挽狂瀾。
 
對不起普西尼大人,阿雷斯王子真如傳聞,貌美無雙,但是就算是給我一整個王國作為條件我也不要這種對象!願神保佑您──
 
 
 
啊啊.........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普西尼憤怒地瞪著兒子。
 
以後,再沒經過我同意安排這種事情,我是不會客氣的。阿雷斯面無表情。
 
 
你說你對統治不感興趣,我退讓,讓你跟他國結親,讓有能的人代勞。你說你對女人完全不感興趣,我幫你挑了全大陸最好的男人,你究竟要我退到什麼地步──
 
不管怎樣我一定要坐上那張椅子嗎?就算只是魁儡也無所謂嗎?”阿雷斯開始拆掉手上身上所有的裝飾品,髮釵什麼的也都拆了下來。
 
你是我兒子,繼承我的一切本來就是理所當然。
 
父子的角力戰。
誰意志不堅,就會先屈服對方
 
如果你真要一個繼任者,為什麼不乾脆給狼煙算了。
他是我為你培養的忠臣。能夠登基為王的只有你一個人,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兒子..........普西尼發自內心,沉痛地說著。
 
面對父親如此沉痛的表情,阿雷斯看著他的眼睛,依舊沒有一絲情緒。
 
“.....他只是你的棋子嗎?....我現在才體會到,為什麼有人會說你很冷血了。
我是阻止你走上後悔之路。
面對兒子冰冷的態度,普西尼也不退縮。
他緩了緩表情,換上了和緩的口吻──
 
你現在在做的,真的就是你想要的嗎.....你捫心自問....”普西尼柔聲地問。
 
是我想要的,我從不後悔。冷冷拒絕。
 
軟硬兼施。是父親的長項。
 
 
 
你說謊的技巧太差了。兒子。普西尼狠狠打翻他的謊言。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然後他摸上兒子的臉頰,他直視兒子蔚藍的雙眼,和羅傑亞爾極度相似的一雙眼睛。
 
阿雷斯半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普西尼微笑。
他兒子雖然頭腦聰明,可是在世故方面卻天真的可以,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阿雷斯無聲翕動著幾下嘴唇,終於開口,
“.......誠如爸爸所說,我的確是不太會說謊,但是我也看得出來爸爸你在說謊.......我畢竟是你兒子啊.......”他慘澹地笑著。
你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這國家。我只是用來裝飾金椅子的點綴品.......”
 
他脫掉從來都不適合他的華袍,扔開沉重的飾品。口中念念有詞,傳送法陣的幽光從他腳邊升起。
 
 
爸爸這輩子是無法理解他的吧。
只要自己稍微退讓一步,父親就會大肆侵略,所有溫柔慈祥的話語,都只是攻城掠地的手段,處心積慮地要把自己押回他規劃的道路上──
 
已經無話可說了。
 
 
就再傳送之門要打開之際,法陣突然消失了。
 
狡兔不會栽在同樣的手段上兩次,整座城堡都被防魔法立場壟罩了。普西尼爸爸彈了彈手指。
 
我不是教過你嗎?無論什麼事,都得要做到滴水不漏才行啊。兒子。爸爸笑著。眼中的戾氣毫不掩飾。
 
狼煙立刻從後面壓制住他。左手被抝到了背後。
 
別碰我!”阿雷斯大吼,用力的甩了他一耳光。
 
居然敢對我動手,你好大的膽子!”
他怒目凶斥,狼煙立刻連忙鬆開手。
 
狼煙,別怕,一切都有我靠。普西尼說。
 
 
 
從我面前滾開!這是命令!我是你主人吧!”阿雷斯命令著擋住自己去路的狼煙。父親的養子。
請不要讓我為難........”
我跟爸爸,你選一個吧,一個人不能有兩個主子吧?”
王子陛下...........”
我命令你退下!!!!!”
 
最後,狼煙屈服了,阿雷斯終究還是離開了新天涯堡。
 
 
阿雷斯口口聲聲說自己不適合當王,可是看他怒吼狼煙的樣子,卻威嚴十足啊。
他明明是有那種天分的........他有著跟羅傑一樣與生高貴,不怒自威的氣質
普西尼想。
 
 
啊啊,真是家門不幸啊,出了個不肖子。麥斯威爾也真是個王八蛋,居然把那種事情到處謠傳.......”
 
現在整個大陸的人都知道阿雷斯是個性格惡劣,又淫蕩至極的同性戀王子了,再加上以前的舊帳又被有心人一筆一筆掀出.........只能用聲名狼藉來形容了。
 
 
 
以前兒子做過的傻事,他都消抹得十分乾淨了
 
究竟是誰把這些消息放出去的?
 
普西尼連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誰........
 
 
阿雷斯......你有必要為了那傢伙.....把自己徹底毀到這種程度嗎..........”
 
 
 
艾索德公的喪禮他去了。
那個小渾球無用得一蹋糊塗。簡直就是個被寵壞的小王八蛋。
那個家在那小子手中大概不用一代就會完蛋了。
 
只消看上一眼,普西尼就知道這小子簡直無用懦弱到了極點。
 
遊戲已經玩夠了,之前他給了阿雷斯太多時間去任性,現在是遊戲該收尾的時候了。
 
 
他獨自召來了狼煙。
就在書房裡,就他們兩人。
 
狼煙......你對阿雷斯是怎麼想的呢....”
普西尼問著這個他從小一手培養到大的養子。現任狼煙軍團的負責人。
 
王子陛下只是一時迷失了而已,總有一天一定能理解大人您苦心的
不,我問的是你覺得他怎樣?”
少主......既文雅又高貴,氣質超塵,學識淵博是整個班明傑國最優秀的王儲。能有幸侍奉這樣的主人,是我一生的榮耀。
 
那做為伴侶,你覺得如何──
 
什、什麼!”
 
看著養子不可置信的表情,普西尼大聲地笑了。
與其被小貴族的沒用兒子把走,我寧願把阿雷斯交給你──他雙眼凝視著養子。他是說真的。
 
可是我不過只──
 
我也是平民出身啊,天涯堡公爵的三子還是嫁給了我──你是我一手培養的,是我的兒子,當然有資格成為他伴侶的資格,還是說你不喜歡他?”普西尼一邊笑著一邊逼問著他。
 
 
不,不,只是.....殿下似乎.........不喜歡我...........”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你從以前開始就沒什麼機會和他相處,成婚後,你們有的是時間。
他的脾氣雖然拗了點,但是一旦馴服後了就會十分乖順。
我是他爸,沒有人比我了解他........狼煙,這國家需要你,阿雷斯也需要你......
──我看得出來你對他的眼神有戀慕
 
養子的臉瞬間唰紅了。
 
不枉費他用心經營這麼多年。
 
 
 
雖然他口口聲聲說這是他要的,可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吧。
那小鬼根本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他自己自欺欺人的一廂情願,說難聽點根本就是倒貼
而且那小混帳根本只是個被嬌寵壞的大少爺,中看不重用,你真覺得阿雷斯跟他在一起會過得好嗎?
你能眼睜睜的看他深陷泥沼滿身是傷卻無動於衷嗎?
 
──狼煙,當他的伴侶,輔佐他統治這王國,他會是你的主人、也是你的愛侶,他是你的人了。
他深深地看進那孩子眼眸深處,將這話一字一句的敲在他心上。
狼煙的肩膀顫抖了起來。
 
普西尼笑了。
 
 
安排一下,把班德家的少爺處理處理。雖然他會難過好陣子,但是如果是你的話,一定可以好好安慰他的............
──一切都是為了阿雷斯好,為了守護他,你願意嗎?”
 
 
只要能夠保護住王國,保護住兒子,他不惜利用任何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