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Ares── Seven-我的父親

 “感謝汝為吾所做的一切,使光明重回大地,吾之白騎士啊──
作為汝完成使命的報酬,吾──初陽女神桑妮薇雅,賜予汝一個願望。
 
普西尼看著和自己一樣傷痕累累的羅傑亞爾。他白色的鎧甲上綻滿玫瑰似地裂痕,劍也折斷了。
 
他一定會許願讓自己從巫妖的詛咒中擺脫吧。
 
女神.......”
羅傑亞爾清澈堅毅的眼眸凝視著精靈女神深紫色的眼眸。
 
──請賜給普西尼一個家人吧。
 
紅瞳詫異地顫抖。
 
 
 
阿雷斯誕生了。
 
名為奇蹟的孩子。
 
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家人。
 
 
為什麼.........”
 
我也想要家人......也想和你有著更深的牽絆.......”
 
白髮的嬰兒在懷抱中,伸出了稚嫩雙手,透藍色的瞳孔好奇地盯著這世界。
 
 
是奇蹟讓我們相聚再一起,讓我們血脈彼此相連。
 
 
 
 
 
殿下您終於回來了。
爸爸呢?”
普西尼陛下在房裡,陪著羅傑大人。
羅傑爸爸的病怎麼了........”
很糟。
多糟?”
非常。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了,脈搏和心跳也越來越微弱,就連精靈的藥劑效果也很有限。
“..........還有多少時間......”
三個月,最多。這就是普西尼大人召你回來的原因。
 
巫妖的詛咒終於將他的身體消磨殆盡了。
 
 
穿過層層的醫護人員,就連精靈森林了人也來了,看來病況真的惡化得很嚴重。所有人一看到離家許久的王子歸來,紛紛讓出路來。連身上的雪花都來不及拍掉,阿雷斯急急地走到羅傑爸爸的臥房前──現在已經是病房了。
他站在門前,先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看起來鎮定些,然後舉起手,在門上敲一敲。
 
“......進來。是普西尼爸爸的聲音,十分沙啞的聲音。
 
離家的游子垂首點頭。
 
羅傑躺臥在床上,閉著眼睛,昏睡著,雙臂插滿了管子。原本就蒼白的臉色現在比窗外的積雪更加冷白,手臂瘦得見骨。學士沒有說謊,羅傑爸爸的情況已經到了隨時走都不意外的地步了。
普西尼就坐在他床邊,一臉憔悴。
 
記憶中,普西尼爸爸總是全身充滿了活力,不管到了幾歲總像年輕人一樣精力充沛,一直到現在,他才豁然發現父親的確是老了。
一頭的白髮,一臉倦容。深陷的雙眼癡癡地盯著床上陷入昏睡的伴侶,雙手牢牢地緊握著對方,深怕手指一鬆,就會消失在指縫之中。
 
我回來了,爸爸。
阿雷斯走進普西尼身旁,輕輕地將行李箱放下。
普西尼沒有說話,只是將額頭深深地靠上兩人交握的手上,彷彿努力感受羅傑手上僅有的溫度。
 
回來就好......”良久,他才沙啞地回答。我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幫忙。我唯一的兒子。他閉上眼睛。總是閃著銳利精光的紅色瞳孔如今充滿悲傷疲憊。
 
我去隔壁睡一下,好好照顧你羅傑爸爸。
就連拍在自己肩膀上的力道都比以前輕了很多。
 
 
羅傑爸爸會一直消瘦下去不是沒有原因的,他昏睡的時間很長,自然能進食的時間就變少了。而且只能攝取少量的流質食物。
 
他到了隔天清晨才終於等到羅傑爸爸清醒。
你回來了......”爸爸的意識比想像中的還要清楚,羅傑爸爸努力地挪動手指,撫摸著阿雷斯那一頭跟普西尼一樣的白髮。外面的世界有趣嗎?”他微笑。雖然很淡。
 
還好......”他抓住羅傑爸爸的手。原本這是一雙可以揮動三尺重巨劍的強而有力的手掌,如今就連要握住自己都有困難。我去請普西尼爸爸過來。
 
羅傑搖搖頭。讓他多睡一點吧。
 
我會待在家裡,不會再離開了。我會好好照顧爸爸你,也會幫忙普西尼爸爸的工作,所以請您安心休息吧。阿雷斯停頓了幾秒,──其實外面的世界沒有想像中的有趣。
 
羅傑亞爾看著他,沒有說話。
 
 
 
他開始幫忙處理新天涯堡的文件。雖然普西尼爸爸沒有讓他處理太多棘手的公務──例如財政、外交、軍事,可是他還是每天都有蓋不完的章,回不完的信。
 
阿雷斯王子,給桑羅莎女王的信措辭可不能這樣呢。大臣指出信上的錯誤。
“.........”
應該再更多些宗教性的字眼。
我了解了。
還有蘭加侯是羅傑大人的晚輩,所以語氣上的上下之分要更佳強烈。狼煙在一旁補充,蘭加侯以前是羅傑大人的侍從。
我知道了........”
大臣們與父親的養子,都對這些人十分熟捻,包含如何應對進退,他們與父親之間還有國家的關係,都十分瞭若指掌。反而是自己........
 
老實說,跟父親往來這些人,甚至是圍繞在父親身別的這些內臣將領,他一點都不了解。甚至一個都不認識。
 
越是幫忙父親處理政務,他越深深感覺到身為王儲的自己,其實對自己將要統治的國家──非常陌生。
無論是國家,還是臣民,都十分陌生。
 
自己似乎才是那個是局外人。
 
 
除了幫忙處理文件外,他也要負責照顧羅傑爸爸,讓普西尼爸爸有空去處理其他國家大事。
雖然普西尼爸爸嘴上什麼都沒說,可是卻已經默默地開始指導自己怎樣一點一點地去處理政務──羅傑爸爸可能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
 
記憶中,整個班明傑國都是靠普西尼爸爸一個人在統治。印象中,羅傑爸爸鮮少插足政務,除了普西尼爸爸上前線征戰時外,其他時候羅傑爸爸幾乎是過著隱居的生活,幾乎不在公開場合出現。
沒有任何官職,也沒有任何頭銜,就只是普西尼˙班明傑的伴侶,而且是無聲的那種。
 
要不是身旁的大人偶爾會說起羅傑爸爸以往的故事,他真看不出來這個寡言沉默的人,居然也曾經在歷史上掀起這麼大的波瀾。
 
 
小時候,他佩服的對象就只有普西尼爸爸一個人。普西尼爸爸聰明又厲害,只要他願意,他可以控制一切,簡直是神一般的存在。相較之下,羅傑爸爸就只是個安靜的影子。
而且羅傑爸爸很少笑,大部分的時候都十分嚴肅,而且若有所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雖然他會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把自己抱在腿上一字一句地教他認字,告訴他做人的原則,可是對年幼的阿雷斯來說,他追求的目標當然是像普西尼那樣。
 
這才是一個成功者該有的樣子。
 
 
他一直都想要像普西尼爸爸那樣成功,所以才如此迫切渴望他的肯定。
 
就算到了這地步,他還是想要普西尼爸爸的肯定。所以他回來了。
 
 
剛從父親的病房出來,阿雷斯靠在長廊的椅子上發著呆。自從回來後,他經常一個人這樣發著怔。不過沒有人覺得奇怪,在他們眼中,阿雷斯王子本來就是一個安靜的孩子。從小就是這樣。
阿雷斯陛下,今晚的晚餐會議您也要出席喔。狼煙。父親的養子走來。手上捧著一套刺繡精美的禮袍,白底紅黑紋,新天涯堡的徽記。
他這時才發現自己身上一直穿著深綠長袍與黑線衫,跟現在的身分完全不配。
我知道了。請您轉告父親我會準時出席。接過父親養子的衣服,禮貌又冷淡地轉身離開。
 
 
整場晚餐上,他說的話幾乎不超過十句,而且內容不外乎是是的,父王。您說得是。我也這樣認為。衣服上的刺繡刮得他很不舒服,雖然身為王子,但是他一直都不喜歡穿金戴銀,也不習慣如此華麗的裝扮,但是儘管如此,他還是很努力地保持儀態,時常檢查自己映在金杯上的表情時否有面露微笑。
 
貴國王子陛下真如傳聞,真是個儀態優雅,學富五車的優秀少主呢。
哪裡,我有時候還認為他書呆味太重了點呢。你說是不是啊,阿雷斯。
是啊。父王所言甚是。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謙和地微笑。
 
他要扮演好角色。無論是兒子、王子還是王儲。他都得要好好扮演才行。
 
 
如此優秀才俊,不知道王子殿下訂親沒。桑羅莎女王的使者舉起酒杯對著他微笑,他也舉起酒杯微笑回應。
我想等羅傑情況穩定點再說吧.......”普西尼爸爸回。
白騎士臥病的消息,恐怕會對貴國情勢有所影響吧。桑羅莎女王一直以來都對白騎士羅傑大人人品讚譽有加。
哪裡。聖女王才是我見過最高貴的領袖啊。
白騎士與聖女王的後裔,是連神都樂見的組合啊
再說吧........”
 
阿雷斯一直默默盯著父親臉上的表情。
 
 
跟桑羅莎家的公主結婚,對我們家幫助很大吧。
使者離去後的隔天早上。阿雷斯輕描淡寫地說著,一邊敲開早餐的水波蛋。
 
你不是不喜歡女人嗎?阿雷斯。普西尼訝異。
婚姻跟愛情是不一樣的。我知道我是誰。而且奇蹟不可能發生兩次的?對吧,爸爸。
 
桑羅莎王國可以說是大陸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名門大國,而且國力和軍力都在班明傑之上,他其實看得出來普西尼爸爸對使者的提議十分動心。只是顧慮著他的性向,才沒有答應下來。
 
“..........你知道該做什麼就好。他的聲音像是鬆了口氣。
我知道。阿雷斯淡淡地回答,彷彿那是理所當然不過。
我和狼煙都會傾力輔佐你的,一定要──
一定要守護住羅傑爸爸用生命換來的一切,我知道。
你長大了。
 
爸爸欣慰地笑了,眼眶中似乎閃爍著淚花。
 
那我現在就叫人把桑羅莎公主們的畫像拿來,你好好挑──
不用了。爸爸你決定就好。他頓了頓只要是爸爸你的決定,我都會接受。
 
真的可以嗎?”
班明傑家絕對會有後嗣的,我向您保證。
不要太勉強啊。
不會的。我已經決定了,要成為一個最好的統治者,會成為爸爸你最好的繼任者。
有你這句話.......我死也值得了。
 
 
X  X   X     X     X
 
 
我最近處理文件越來越上手了,上次也跟普西尼爸爸一起接見桑羅莎國的使者了,我很快就能獨當一面的。爸爸,你不要擔心。阿雷斯一如往常地在病床前照顧羅傑,一如往常地跟醒過來的羅傑說說話。
 
這樣啊.......”
還有,我跟艾莉卡˙艾勒桑羅莎公主陛下訂婚了。
 
羅傑愣住了。
雖然他沒有贊成或反對,但是他知道自己兒子是個百分之百的同性戀。
 
 “..........你見過她嗎?
 
 
阿雷斯搖頭。
這不重要。他口氣平穩地說著,班明傑家絕對會有後繼者,我和我的兒子,會把這王國一代一代流傳下去的,我向您保證。
 
羅傑看著他,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那樣果斷的樣子。
 
你不想再出去冒險了嗎.........”
其實冒險沒有想像中的好玩,我已經膩了。
那你那些朋友......”
都到了這年紀,總不能老是玩著小孩子的遊戲了。大家都到了該為自己未來負責的年紀了,以前的朋友是以前的,隨著年紀增長,身旁的朋友也會不一樣的。
他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是卻被阿雷斯早一步打斷──吃藥的時間到了,爸爸你也該吃點東西了──請學士把奶粥和藥送過來吧。
 
 
看著兒子離去的身影,羅傑躺在枕頭上,
他曾經看過兒子笑得非常開心的樣子,在跟那群他口中的以前的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他會開口罵人、也會出手揍人,完全不像是那個優秀得過了頭的孩子,會生氣也會笑,雖然只有很短的時間......但是他真的看過阿雷斯有那樣的表情.......
 
 
 
 
 
他經常一個人待在中庭,發呆。這是除了書房和父親病房外,他最常去的地方。不是喜歡,而是習慣。
一個人放空。看著灰藍色的天空,靜靜地一語不發,一待就可以是好幾個鐘頭。
 
 
陛下,外面很冷,會感冒的。一柄傘遮蓋住了灰濛濛的天空,是父親的養子,下雪的時候不撐傘,這習慣不太好啊。狼煙說。
 
“........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了。很快就會戒掉了。
 
很快就能戒掉這習慣了。
等他把原本的自己徹底抹去。
他就能戒掉了。
 
 
之後羅傑爸爸就陷入重度的昏迷之中。長達十四天。
 
 
父親離開的時候到了
由於前面已經做了太多心理準備,所以當醫生這樣說的時候他並沒有多大驚訝
 
喪禮........有很多要事前準備的吧........不趕快打理不行。
 
從羅傑爸爸病危到現在,普西尼爸爸整整三天沒有離開過病房,徹夜緊握著羅傑爸爸的手,雙眼一刻也不敢離。喪禮的事情恐怕得要自己一肩挑了。
 
鮮花、訃聞、喪禮邀請名單、棺木、墳地、墓碑..........
該做的事情好多......
 
 
就在他忙著整理喪禮規劃,忙得焦頭爛額之際,學士來了。
阿雷斯陛下,羅傑大人清醒了,他說要見您。
 
即使醫生不說,他也心知肚明,
 
這大概是他這輩子最後一次跟羅傑爸爸說話了。
 
我知道了。我這就立刻過去。
 
一推進滿是藥味的房間,死亡的氣味充斥。
已經陷入昏迷很久的羅傑爸爸躺在床上,層層的枕頭把他上半身枕個墊了起來。
頭髮梳理過了,紮得整齊
一雙藍眼睛一如往常內斂著剔透光芒,看起來精神非常的好。
 
但是任誰都知道這只是將死之人的迴光返照。
 
普西尼.......你先離開吧...........我有些話想要和阿雷斯單獨說.......”他對著普西尼爸爸說。普西尼爸爸點點頭,沒說話,因為他早就哽咽地說不出話來。他揉著鼻子,一雙紅眼睛紅得整個腫了起來,狼煙和老臣們把普西尼爸爸慢慢地扶了出去,最後只留下他們父子倆。
 
後面的事情我都準備好了。不知道為什麼,一落座,自己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我會好好照顧普西尼爸爸跟國家的,所以,請羅傑爸爸您不要擔心。
 
我擔心的不是他,是你。
羅傑的話讓阿雷斯一臉不知所然,他充滿疑問地望著他這個一向很陌生的父親──
 
我覺得.....在我面前的阿雷斯......其實一直都不是真正的阿雷斯..........
真正的阿雷斯一直被藏在一個很深的地方。一個我跟普西尼都從未發現的地方。
 
羅傑口氣一如往常的平穩,幾乎沒有情緒的起伏。
 
 
隱藏真正的自己很難受對吧........”最後他低聲地這樣說。
 
一陣衝擊猛烈地打上阿雷斯靜如死水的心。同樣透藍的瞳孔慢慢放大,望著另一對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藍眼眸。
 
 
對不起.....爸爸從來都沒有好好了解你........你一直都很痛苦對吧.........對不起.........一個人承受很辛苦對吧.........”
      這個國家不需要你來揹,這個國家不需要你來扛..
這國家.......是我和普西尼打下的,所有的一切,都必須要我和他來承擔............”
    
去做你喜歡的事情吧──如果你覺得那件事情讓你感到快樂.......就去做.......你雖然是我兒子,但不是我。不想繼承這國家也無所謂。
 
──我只希望你幸福。
 
說到最後,兩行眼淚從臉上潸然滑落。
 
那個木然、嚴肅,幾乎沒有表情的羅傑爸爸哭了。
 
對不起。兒子。對不起。羅傑泣不成聲地說著,不斷地對著自己道歉。
 
爸爸.........”
.....其實跟我真的很像呢...........都太過壓抑自己了.........我居然現在才知道自己把你逼成那樣.........”
爸爸......對不起......要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我其實一直都不是個好兒子.........”積鬱多年的痛苦全數翻出,他緊緊地抱著自己的父親。
 
小時候,他經常這樣抱著爸爸睡覺,聽著爸爸沉穩的心跳
爸爸總是這樣摸著他的頭髮,靜靜地
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兩個人開始變得如此疏遠
陌生
 
沒事了.......沒事了..........我唯一的孩子........我唯一的好孩子.........”
兩人緊緊相擁。
 
 
去把普西尼叫過來吧.........”
最後羅傑爸爸這樣說。
 
 
 
========================================================================
 
"我走了後,你要是敢追上來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
 你的人生還沒有結束,
 我會在終點等你的
 約定好了。"
緊握在掌心裡的手,逐漸冰冷。
 
 
 
 
凌晨,羅傑爸爸就走了。
普西尼爸爸就這樣一直抱著逐漸冰冷的羅傑爸爸,直到天色完全光亮。淚水流淌滿面。
 
 
 
一直像抹影子一樣,幾乎沒有存在感的羅傑爸爸的喪禮,
城裡湧進了成千上百個弔唁者,
來自世界各地,手持著潔白的白曇花與白蠟燭,弔唁著父親。
 
普西尼爸爸哭得難以克制,幾乎要身旁的人攙扶,他第一次看到爸爸哭成那樣。
 
 
 
 
掙脫前帝國統治的自由人,唱著安魂曲,讚頌著一代白騎士高潔的靈魂,悲痛著純潔靈魂的驟逝
 
帝國雖然毀滅了,但是白騎士永存在我們心中,羅傑亞爾才是真正的英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世人。他的人生都奉獻給了世界。弔唁群眾在新天涯堡前的廣場如此慷慨激昂。
 
有著麼多的人在為他的殞落而哭泣。
 
 
直到現在,他才理解自己的父親是個多麼偉大的人──遠遠勝過普西尼爸爸。
 
令尊是個值得尊敬的人。只要有跟他談過話,就知道他其實是個比誰都還要溫柔的人,而且比誰都還要強大。一名賓客走過他身旁。是一名年邁的女性,一頭火紅色的頭髮,有著一雙懾人綠眸。頭上戴著金冠,身上披著培羅聖徽,全身上下散發著王者威嚴。
 
她將一朵曇花放進羅傑爸爸的棺木裡。
 
爸爸的臉,安詳得彷彿睡著了一樣。
 
.........一直都不了解我爸爸.........”他怔怔地說著。
 
羅傑爸爸從來不說自己過往的事情,也不願意讓普西尼爸爸提。
 
他就是那種性格。那年長的老太太威嚴地說著,要不是他,班明傑國不會誕生,你知道這國家其實原本叫肯薩密斯公國嗎?他是這國家最後唯一的繼承人。這國家真正的主人是他。
 
真正偉大的人,是知道什麼時候該退下,把燈光留給適合的人。他對榮華富貴權力名聲一點留念都沒有──就算被斥為是殺害自己主子的叛徒,他也從未後悔推翻過前王,他不在乎名聲,不在乎被誤解,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自己心中的正道──
 
他是我聖女王艾菲亞˙桑羅莎唯一認可的英雄。世界上唯一一個。孩子,你有和你父親好好地聊過嗎?你有好好了解過他那高尚的靈魂嗎?”
 
只有一次........”
 
和羅傑爸爸真正地把內心話都那樣說出來,居然就是在爸爸臨終前那一晚。
第一次,    也是唯一的一次,
這輩子不會再有了。
 
他一直認為羅傑爸爸不理解他。
可是他居然不曾想過,原來他也不理解爸爸,
 
一直暗自責怪爸爸不理解他,自己也從未理解過爸爸的內心
 
 
”外面的世界有趣嗎?
..........你見過她嗎?
“你不想再出去冒險了嗎.........
 
我只希望你幸福──
 
 
結果最後,真正了解他的,居然是羅傑爸爸。
 
結果最後救贖自己的居然是羅傑爸爸
是爸爸讓他自由的
 
 
爸爸一直都在看著他,一直都在默默地看著他
 
 
他這時才理解到羅傑爸爸的溫柔
可是已經太晚了............
 
 
左右驚慌地看著淚水不停流淌的王子。不知如何是好。
 
 
沒想到居然是羅傑爸爸給了自己勇氣。
 
 
 
 
普西尼一刻也沒有離開過羅傑身邊,喪禮從頭到尾,他都坐在羅傑棺木旁,深情地望著那個已經永遠長眠的伴侶臉龐。彷彿他只是睡著了一下,可是臉上從未停過的淚水也代表著自己也知道那個人已經再也不會睜開眼了。
 
早就註定好的結局。
早在結合的那一刻就總有一天要分道揚鑣,
可是還是不想放棄,想要抓緊對方的手到最後一刻。
 
 
盛滿雪白曇花的棺木被吊進墓穴中,墓工開始往棺木上一鏟一鏟地覆上黑土,阿雷斯跟普西尼就這樣站在坑上看著。
看著雪白的棺木逐漸被黑土吞噬著,逐漸消失在眼前,
突然普西尼甩開左右侍衛,跳下坑中,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阿雷斯和狼煙。
 
普西尼像瘋了似地拼命撥開覆蓋在棺木上的泥土,雙手都沾滿了泥,最後奮力地推開棺蓋──陛下!” ”陛下!”  “陛下!”
 
臣屬們驚叫著,深怕國王會做出傻事。
 
 
普西尼推開棺蓋,癡望著躺在花海中的人,伸出顫抖的手,將自己的臉貼上已經徹底冰冷的臉龐
 
淚水瘋狂潸然,落在冰冷的臉頰上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後悔。和你一起生活的這些時光。)
 
他輕聲地說。
 
 
(謝謝你把人生給了我──)
 
 
輕輕地在額上一吻,臉頰,在唇上落下最後一吻
 
然後微笑地鬆開了手,將棺木重新闔上。
 
 
爸爸──阿雷斯跌跌撞撞地從上頭滑了下來,純黑的喪袍上沾滿了泥土。
好久沒有哭得這麼痛快了呢.....”
普西尼仰望著灰藍的天空,如此說道。
 
===========================================================================
 
 
普西尼.......答應我.........”羅傑彌留之際對自己這樣懇求。
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種話.....不管什麼我都答應你.......”
讓阿雷斯自由吧。
他想做些什麼,就讓他去做......
他不是我們的繼承人,他不是任何人的繼承人.....他不需要繼承誰的過去或未來.....”
“............”
答應我.....不然我死也無法瞑目.......”
我答應你,我一定會讓他幸福。我會盡一切力量保護他,不會讓他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保護孩子,本來就是做父母的責任。
 
他們都是從地獄裡活過來的人,都知道太多太多痛苦與殘忍。
 
他絕對不會讓他唯一寶貝的孩子見到跟他們一樣絕望的風景
 
也不會讓他承受這些痛苦與骯髒
 
 
為了保護他,他可以用盡一切手段。
 
 
 
 
......阿雷斯王子在此鄭重宣布──我這一生,到死為止,都不會繼承班明傑王位寶座。
一身純黑的喪服,阿雷斯站在台上,認真地說著。
 
這種場合開玩笑不合適啊,兒子。
不,我說的是認真的。爸爸,我放棄王儲的頭銜。
不當王儲那你想幹什麼?”
不知道──
 
 
!”
這是他第一次打他。生平第一次。
一記耳光結結實實地打在兒子臉頰上。
 
說笑也要有個限度!乖乖跟大家道歉,回去坐好。
 
 
為了要保護他,他什麼事都願意做。
 
 
不要。我不會繼承王位,我對國家的事情......我對所有人的事情都不感興趣...........
我不在乎這位置是誰坐,誰想要誰拿去就好了
 
 
!”
第二下耳光狠狠地往他臉上甩了過去。
 
 
為了要保護他,他什麼手段都願意用。
 
 
 
我花了這麼多心血,耗費千萬千辛萬苦栽培你到現在你以為是為了什麼──這種事情不允許你擅自決定!”這是他人生第一次對著自己兒子大吼。
 
 
阿雷斯低著頭,不發一語,不顧普西尼的怒吼,拎起皮箱,轉身就走
 
 
給我攔住他!絕對不能讓他踏出這裡一步!”普西尼對著左右侍候吼道。
 
 
行屍走肉過完平順富貴的一生
和就算粉身碎骨也要追尋自己真正的願望
 
你選擇哪個?
 
 
 
只見阿雷斯露出一抹悽慘微笑,手指在半空中繪出法陣,傳送法陣的幽光自他腳邊浮起
 
對不起,爸爸。再見。
 
 


END




 
 
羅傑臨死前這番話,開啟了阿雷斯與阿普往後數年的父子大戰啊…….(遠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