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the Golden Dawn金色的黎明夜(第二部 第二十四章)

  
(二十四)
羅傑看著一群孩子魚貫經過窗前。他們每個人都換上了便服,頭髮上撒了香粉梳上了油,穿上嶄新的訂製服和高筒靴,甚至還有些孩子穿上了自己家徽的象徵。
看著他們在鏡子前拼命撥頭髮、理衣服,一臉要親上火線死拚的嚴肅樣,羅傑這才驚覺他平常總是視為小孩子的那群年輕騎士其實已經是個大人了。
看他們一臉興奮雀躍的樣子,看來是約了女孩子吧。
 
「要出門了嗎注意點,別喝醉了惹事生非啊。」羅傑強忍住笑意向他們叮嚀著。
 
「哎呀,知道啦我們都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跟女孩親熱時會記得射在外面的啦」孩子們的回答反而讓他一時語塞。
其他孩子們也七嘴八舌談起女孩子各種美妙的事情,甚至有些話題害羞到連羅傑都猶豫是不是要裝作沒聽見才好。
 
現在的小孩還真是早熟啊。羅傑亞爾熱著臉想──啊,不,他們已經是快成年的大男孩了。他們當中甚至還有人在老家成了親,生了孩子,當了爸爸呢。
 
「大哥不跟我們去嗎慶典很好玩呢有好多人都聚集在黑石廣場上,許多小販和商人都從各地方來了呢」江恩把頭探進窗內,拉住羅傑的手不放,一雙綠貓眼興奮地閃亮著。
「對啊,難得的慶典耶而且等一下就要放大煙火了呢」其他人也紛紛伸手拉住了羅傑。
 
盛情難卻,他這下有點困擾了。
 
看著那些放著光芒的年輕臉龐,在半年之前要他們這麼親近自己是他連作夢都不敢想的──他們只會找普西尼一塊出門去玩,找一些年輕人的樂子,像現在熱烈地邀著自己一起參加祭典全都要拜江恩所賜啊。
 
「這恐怕有點.......我手頭上要處理的事情堆積如山。」光復慶典後須格汀金庫的大門就要被開啟了,無論是前置作業的規劃,還是起出黃金後如何保護運送都必須要一次又一次的詳訂、規劃、討論、布局,再加上奧核之心法師塔那邊對於阿爾法之死那邊一疊疊的公文調查,都已經讓他連續加班好多天了。
 
「好了啦,大哥不想去我們就不要勉強他了。」孩子王江恩插著腰向大夥下達了命令。他現在已經是這群年輕騎士中身高最高的一個了,站在大夥之中,頗有鶴立雞群的領導架式。「我們這次約了金幣酒吧的女孩子,那群女生實在是夠風騷,大哥要是來的話一定會被她們逗到說不出話來──我們要保護好這麼稀有珍貴的童貞啊。」
 
年輕騎士們轟笑成一團。羅傑忍不住伸手打了江恩的頭一下──這壞小子,講話沒輕沒重的。
「小孩子沒大沒小地亂說些什麼,好了,快出門吧。」他推了推他,「而且傑特也會陪我,我們今天會一起值夜,放心去玩吧。」
「大哥掰掰。」「代理團長再見。」「謝謝代團長。」
 
送走那群吱吱喳喳招招搖搖的小公雞們後,羅傑亞爾這才虛脫似地趴在桌上。
 
只要有江恩在,他的大人架子就端得十分不穩當,其他孩子看他這麼窘惱的樣子也覺得十分有趣,居然也開始敢在旁邊敲起邊鼓瞎起鬨,害他經常下不了台。
 
以前這時候普西尼都會來解救他,可是那傢伙自從跟碧絲熱戀之後,不要說來解救自己了,就連回來睡覺的時間都少了,一天七個禮拜足足有五天不在營裡──最近都是傑特晚上抱著睡毯蜷在自己床下。傑特跟他都是屬於話少的人,經常一個晚上過去了兩人說不到十個字。
 
以前他總是覺得普西尼話多得有些惱人,有時候還會不耐煩地發起脾氣。
 
「欸欸,你在幹嘛啊」「日記。」「寫些什麼啊」「沒什麼。」「既然沒什麼幹嘛要寫」「拜託你安靜一會好嗎」「兇屁啊。不吵就不吵,會寫字了不起啊,大爺我也會啊。」普西尼嘴裡念念有詞地踱到房間另一邊,東摸摸西摸摸,西西簌簌。
「欸羅傑──」「啊──夠了──你安靜點
結果真的安靜下來後,反而......
 
翻著連續幾天都是空白的日記。羅傑亞爾有點感嘆。
 
今天晚上過了之後,普西尼就要邁入人生的新階段了。
 
 
有種.....自己被留在原地的感覺,一直看著他背對自己往前走──前方是一片光明燦爛,可是卻無法兩人並肩同行。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他要的東西他也不能給予、也不能替代。
 
能做的就只有祝福他。希望他這次能真正找到所要的幸福。
 
整理整理已經批完的計畫案,羅傑亞爾打開抽屜,皇都已經回復他的要求了,這一紙公文已經來了好幾天,他卻一直將它擺入抽屜深處........
 
 
只要再把官印壓下去,這一紙任命要求就會立刻生效。
 
 
普西尼可以在阿格西與他心愛的人定居,結婚生子,毋須再像無根的浮萍東奔西盪。
 
城內的喧鬧聲傳來,小型煙火一個接著一個試放,到處都是美酒與花瓣的香氣,聚集在此的吟遊詩人與樂手們在大街小巷們唱著歌謠,用歌聲彼此爭取著遊客的金幣。
 
這裡是個和平、快樂又富庶的國度,普西尼與他的新家人可以在這裡過著快樂的生活。
沒有戰爭、沒有飢荒、沒有寒害、沒有水災也沒有惡質領主的重稅壓榨──一切都與肯薩密斯不一樣,他會在這裡將人生重新來過,把過去的悲慘全部填滿。
 
可是上了印泥的大紅官印,卻怎樣也壓不下去。
一只黃銅圓印,彷彿鋼鐵打造一樣沉重非凡。
 
過了好久,他又默默地將依舊雪白一片的任命狀給折回抽屜。
 
 
──原來我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偉大......
 
 
他趴在桌上,不知不覺閉上了眼睛。
 
 
 
 
 
喀鐙喀鐙,房門把手轉動的金屬聲驚醒了他。擦擦臉,羅傑亞爾這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趴在桌上睡了過去,抬頭一望,遠邊天幕漆黑,而阿格西城上方的天空卻是被煙火映得通明,四重水幕城牆在矮人機械師的巧手下跳起了曼妙水舞,水幕映著上方燦爛煙火,渲染成一片絢爛,帶著醉意的歌聲隨著風四處傳散......
 
慶典已經到達了高潮。
 
自己原來已經睡了這麼久。
 
 
喀碰喀碰,原本的轉動聲轉成碰碰撞擊聲,門外的人像是失去耐性地敲打著門鎖。為了避免門鎖被碰壞,羅傑亞爾決定起身去開門。
 
「傑特就算不需要這麼大力敲門我也──」他沒好氣地說著用力把門拉開。
 
站在他面前的是普西尼。
 
他穿著最新的定製服,將他的身材修飾得十分高挑,珍珠灰的扁帽壓得他那頭白髮也順眼了起來,胸前別的紫苑花雖然有些凋落,但是襯著黑灰相間的衣服整個質感都十分高雅。
 
這是他看過有生以來普西尼最瀟灑的一次。
 
可是他卻晦著一張臉,壓低的帽子看不見他的眼神。
 
 
「普西......
「閉嘴」他怒喝著。抱住了自己整人壓倒在床上。
普西尼身上的酒味非常非常的濃烈,是矮人酒的味道。
 
他整人緊抱死壓住自己,一語不發,房裡沒點蠟燭,只有窗外爾偶釋放的煙火照亮房間,忽明忽暗。
羅傑亞爾不敢去看他的表情,只能望著天花板,聞著那股濃烈得嗆鼻的酒味,還有頸旁那滾燙的鼻息。
就那樣任由他抱著,他不知道該拿這樣的情況怎麼辦,只能小心翼翼地用指尖觸著他背後,像摸一隻渾身豎毛的貓。普西尼在發抖。
 
「不需要特地把我留守在這了......不要再向皇都寫信了,為了私情向人低頭這不像你。」
過了很久很久,普西尼才慢慢恢復。只是依舊沒把身體移開。他說。
 
「欸
「欸什麼你所幹的每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心意我領了,不過已經用不著了......」普西尼鬆開緊抱著他的手,搖搖腦袋坐了起來。帽子被捲成一團握在手心中。
羅傑亞爾也坐了起來,就著煙火光亮,看著他的側臉。那是一張混雜著既無奈又悲傷,但是又強打精神的勉強表情。
 
「她說她喜歡你。」
他輕聲地說著。眼神移上地板,那兒有條裂縫,螞蟻正好從那進進出出。
 
 
羅傑亞爾愣住了。
 
「女人真是惡毒,對吧。」一揚臉,他表情笑著說,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在強撐,「誰不挑,偏偏撿上了個我沒辦法把他打得滿地找牙的對象,她還問我能不能約你出來,見鬼去吧,誰要幫自己的情敵啊──」他笑著,淚水卻在眼眶裡滾著,冽著壞笑得嘴角在抖,原本就紅的眼睛更紅了。
 
「我不知道......」羅傑喃道。
 
「你敢知道還這樣幹我肯定一刀捅死你你這死木頭,真是蠢到家了──你大概也不知道人家喜歡你吧。」最後一句他說得十分輕。
「呼,罵一罵舒服多了,我要去洗把臉睡覺了,晚安。」終於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的普西尼伸了伸個大懶腰,站起來要往房外走,羅傑亞爾卻反手拉住了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