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00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the Golden Dawn金色的黎明夜(第二部 第十七章)

  
()
「羅傑亞爾大人。」年輕的學者一見到金色黎明的代理人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朝他深深地鞠了一躬。「你是那天在黑石堡廣場上和艾利格學士......」拉拉扯扯的那位。
「啊,沒想到羅傑大人會記得我這個小人物,我太受寵若驚了。」頷首點頭,如此周到的禮數讓羅傑亞爾頓時愣了一下。他偷偷瞄著跟在自己身旁的艾利格學士,仍舊是那一張渾不耐煩的表情,艾利格盯著前面那年輕學者,嘖了一聲,撞開羅傑亞爾自逕走到圓桌前,連聲招呼都不打就坐了下來。
看他這樣的反應,羅傑亞爾似乎可以了解為什麼雖然艾利格心地不壞,才學又高,但為什麼在皇都內樹敵無數的原因了,跟艾利格學士相處久了,他都快以為全世界的知識份子都是這種目空無人的態度了。
 
「艾利格學長的脾氣如同傳聞一樣糟糕,跟老師說的一模一樣。」那名年輕學者露出了心一笑的表情,衝著他伸出了友善的手「您好,我是派駐在阿格西的學士首,文森˙喬。專長是機械工程。久仰阿格西之役與肯薩密斯大屠殺之夜英雄羅傑亞爾˙肯薩密斯大人的大名。」
「喔,看來你有做足功課嘛,對這傢伙的事情頗清楚的。」原本落後在羅傑亞爾後頭的普西尼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冒了出來。他慵懶地靠在羅傑亞爾肩上,富饒興趣地上下打量著這渾身都是煤油和機油味的年輕人;他發現到他那兩條捲起袖子的手臂,和孱弱的學者們不同,頗為健壯,衝著羅傑亞爾攤開的手心上有著怎樣都揩不淨的機油。
 
「啊,對不起,我剛從研究室趕過來,只用了松香水巾亂擦了幾下.....」看著兩位大人的視線,文森學士這才發覺自己的手實在是太失禮了。
 
這小子,和一般關在象牙塔埋首書籍的學者們不同。
 
「兩位大人的事蹟就算不用特地去打探,您們在西北一代的名聲早就如雷貫耳了。您是狡兔普西尼吧,當代最厲害的斥侯,金色黎明的副手,羅傑亞爾大人的摯友。」
「我喜歡這小子。」普西尼轉頭對著羅傑亞爾說道,「把江恩踢掉,換他進來,如何」他的表情十分認真。
「別開玩笑了。」「那把艾利格換成他也行。」
 
艾利格的臉色當場驟變。
 
「好了普西尼,你安分一點。學士,你也知道普西尼就是愛開玩笑,不要在意,對不起。」被一群性格古怪的人包圍久了,就算是羅傑亞爾也學會了打圓場。
 
「你最好幫他看緊那張嘴,否則就祈禱他接下來永遠都不會受傷。」
艾利格狠狠地瞪了普西尼一眼,又兇盯著羅傑亞爾,最後還是給了他點面子。
 
「機械工程......我頂多聽過關於建築或防禦工程,專攻機械工程的學者好像蠻少見的」羅傑亞爾將話題繼續拉回文森˙喬學士身上。記憶中煉金術學士的研究主流不是在於天文歷史,就是像艾利格學士一樣專研醫藥石草之類的,主攻機械還真的是非常非常少見。
「是啊,所以當初做專題研究時非常的辛苦,因為就連我的老師他也只專攻軍事防禦工程。不過,也因為國內這方面人才研究缺乏,所以我才能有幸以一個初出茅廬學者的身分被皇都派來阿格西這裡跟矮人們一起研究。」文森˙喬雖然年輕,可是長期的風吹日曬讓他有著與年齡不相襯的成熟感。「跟其他種族比起來,我們人類果然還是太年輕稚嫩了,多虧了矮人們這些年來對深淵之都的考古,我們人類才有幸能看到這些光用雙手和汗水,我們也能創造不亞於魔法的奇蹟啊。」
 
他的確是一個和善又謙虛的好學者,雖然艾利格心地也不錯,只是如果說要相處起來,文森學士的確比他討人喜歡太多了。
 
「被皇都派來的我怎麼聽說你是自願來的呢。」
「啊哈哈,被發現了嗎真不愧是狡兔普西尼大人啊。沒錯,其實當初皇都在找人的時候,的確是我自己毛遂自薦,自願來的。」文森˙喬拉開椅子,在艾利格學士身旁坐下,艾利格立刻將臉轉向。
 
「是啊,我以為學士們都像是被養在金籠子的金絲雀一樣又嬌又嫩又難伺候脾氣又壞,」說到這普西尼瞥了瞥某人,「不過也是有像麻雀一樣樸實又勤懇的人呢。這裡可沒有香醇美酒和天鵝絲絨喔。」
「哈哈哈哈,的確,我剛來阿格西的時候的確是百廢待興,也真的不習慣了好陣子。」
「你修養挺好的,跟某個沒教養的學士比起來真是差太多了~
「我可不想被一個傭兵起家的流氓批評教養,至少我不會把腳擱在桌上。」艾利格冷冷道。
羅傑亞爾神色嚴厲地拍了普西尼那沒規沒舉的坐姿一下,普西尼不悅地嘖了一聲,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腳收起。
 
他們齊聚在一堂不為別的,皇都催促金色黎明重回阿格西正是為了要替皇家學會取得煉金術學者們和阿格西矮人共同的研究成果。這可是攸關到未來軍事布局的機密研究,皇都為了徹底保護研究結果,不惜派出金色黎明騎士團擔此重任。
 
矮人們重新投入上古遺跡,深淵之都的研究至此已經滿屆一年;矮人的輝煌年代,工藝技術的最高峰,在永遠的矮人王莫拉丁的統治下,全盛時期的深淵之都到處充滿了神奇機械──永遠不知疲倦也不需休息的鐵製馬兒、四處走滿會自動巡邏、保衛家園的高大鐵人,還有巨大的鐵龍蝦,左螯是鑽頭,右手是大鋼夾,挖起岩壁來就像挖乳酪一樣,矮人們就是使用這項技術才在地下建造深達好幾尺的深淵之都;矮人研究深淵遺跡是為了找回昔日榮耀,人類方則是希望能借助這些考古而重見天日的上古技術,發展在軍事上,所以才派了文森學士一行人來到阿格西。
 
當年狂狼大王的主臥房現在已成了黑石堡的主會議廳。四周都由不透光的漆黑燿石砌成,再經由矮人巧手打磨後,光滑平順,在數百把火炬下反映著數千點光芒,每次進入到黑石會議廳,恍惚置身浩瀚星海。
 
「大家都到齊了會議開始吧。」寬扁臉,一臉黑虯髯襯得那大酒槽鼻十分紅顯,身上的衣服也跟文森學士一樣沾滿泥灰鐵屑與機油,手指上戴的不是珠寶而是螺帽與切割用鑽石。是深淵之都考古的主導人。
鐵血兄弟會們的成員和在阿格西的煉金術學士們魚貫進入,他們熟識的故人瑪斯˙鐵斧也跟著兄弟會成員一起來到圓桌前。。
 
「欸呃,俺是鐵鉆家族的第六十八子,尤巴˙鐵鉆,也是鐵血兄弟會考古部的部首,深淵之都的考古就是俺負責進行的,然後負責研究裡面的上古技術的負責人,是俺老弟,巴頓˙鐵鉆,他也是機工部的第一把交椅──
 
欸,很榮幸地,今天鐵鉆兄弟能有這機會來向我們全體矮人、全體阿格西的大恩人,羅傑亞爾˙肯薩密斯大人來報告這些日子來俺們跟人類的學者們一起鑽研的成果報告。這是莫拉丁給鐵鉆家族的榮耀也是莫拉丁賜予阿格西全體矮人的榮耀
「你們鐵斧家的大怪胎呢」鋼指靠近旁邊的瑪斯問,「萊恩說西線有筆生意,昨天晚上就走了。」「哼,身為鐵血兄弟會的一份子,卻一天到晚東奔西跑的,莫拉丁不會開心的。」
 
 
「大家都知道全世界擁有最強大力量與知識的種族,莫過於矮人,而矮人的知識與藝術的結合最高的巔峰就是深淵之都深淵之都中有著成千上萬的精工藝品,機械儀器,每一樣都遠遠超越精靈的技術那是俺們的榮耀時刻......
圓桌會議上,有著濃密黑鬍子的會議主席滔滔不絕,從鐵鉆家族淵遠流長的歷史開始細數每代先祖事跡,矮人們抱臂點頭,十分專注認真。
 
不過人類方可有人受不了了。
板著臉的艾利格完全將情緒露骨地表現出來,圓桌下的腳不耐煩地抖著。
普西尼更是直接趴倒在桌上。
「這幫矮子每次講古都會花上好幾個鐘頭,我睡下,進入正題再叫我。哈啊~好睏。」說完便直接把眼睛閉上。
「不是跟你說過開會前一天不要玩太晚嗎」昨晚他等普西尼歸營到十二點就放棄了,之後更是不知道這傢伙回來是幾點的事了。
「酒吧的侍女們太熱情了,我不忍心讓她們失望嘛。晚安。」
 
羅傑亞爾無奈地看著他──要是連普西尼都睡著了,那不就只剩他要聽這些又長又瑣碎的家族史了嗎
 
還好,他困擾的表情讓文森˙喬及時扯了扯講性正濃的鐵鉆兄弟,「羅傑亞爾大人公務繁忙,我想我們還是直接切入正題吧。」溫和的雙眼會意地望著羅傑亞爾,羅傑亞爾這才得救地鬆了口氣。
 
「你們人類做什麼都急急忙忙地,好像明天就要趕投胎似的。」鐵鉆兄弟露出精彩的才正要開始呢的表情,講演家族史被打斷讓他們看起來不大開心。
「的確,和其他種族比較起來人類的生命的確是曇花一現啊,哈哈哈......」文森學士只好陪笑臉。
 
「咳,總之,俺們想要表達的用意是,矮人們樂意和俺們的同盟有限度地分享研究的成果,但是這些研究必須是要由俺們矮人來自己主導。你們人類對自己的歷史漫不經心是你們家的事,但是請尊重矮人的歷史,這些研究比全阿格西的黃金都還要來得重要。」
「我知道了,我會將這些話一字不漏地轉達給皇都。」羅傑亞爾挺直背脊嚴正地答應。普西尼開始打呼了。
「俺們都知道羅傑亞爾大人您是個明理的人,但是你身旁都是一海票缺乏禮儀的傢伙,尤其那些自稱自己叫啥勞子奧秘之子的紅衣人,要是下次再沒經過鐵血兄弟會的申請自逕進到考古場,俺鐵鎚就直接敲下去了。」
「對不起,我不會再讓這件事發生了。」
聽到領導人的保證後,尤巴˙鐵鉆這才氣呼呼地坐回位子上,文森˙喬學士這才拿起一疊厚厚報告書,站了起來。
 
「各位長官、大人午安,我是人類方和阿格西矮人合作研究的文森˙喬智學者,今天由於其他的學士們都還留在遺跡與實驗室中進行研究,不克分身前往,所以由不才在下代表諸位學者向金色黎明騎士團暨羅傑亞爾代理團長報告我們機工團這些日子以來在深淵遺跡中的研究。」一雙粗壯得不像讀書人的手臂從灰色學袍露出,被烈日曬成褐色的皮膚上沾著石屑和銼刀受傷痕跡,下巴長滿的鬍渣和眼圈都說明了文森學士是多麼盡心盡力地投入在深淵遺跡的研究中,雖然艾利格對文森學士態度不甚友善,但是也是十分聚精會神地在羊皮紙上做著報告,不時地代替皇都提出專業的質問。這時他緊皺的眉頭和下抿的嘴唇,不是在擺臉色,而是出自對知識一種真真正正的嚴肅尊敬。
 
無論是質,還是量,羅傑亞爾都深深認為煉金術機構的學者們視窮盡世界知識為己任的態度都比那些空有頭銜的奧秘之子來得敬業多了。他無法理解為什麼英明一世的人皇會在這時候冷淡起帝國培養多年的煉金術學者們,就連下屆繼任的休利爾太子本身也是煉金術機構出身的學者啊。
 
「從深淵之都古遺跡流出的綠水河,經過影子堡後到阿格西丘陵,就是在這一帶發現了深淵的遺跡物。」文森學士在地圖上用粉筆畫了一個圈。
羅傑亞爾點點頭,綠水河是乾燥的西境少數幾條水量穩定的長河,從高原之國麥斯威爾發起,一路延伸到龍息沙漠邊緣,分支深探深淵古都,經過影子堡後最後到達阿格西丘陵的女神之淚湖。
「前年的氣候比較異常,麥斯威爾公國的雨量比往年還多,綠水河的水量也比往年大增許多。」艾利格學士答道。
「是的,也是這罕見的豐沛河水才將原本陷落在地底的遺物帶出地底,否則以我們現今的技術,是無法開挖深達地底好幾尺的深淵古都的。」
「那之前矮人們對深淵之都的研究是從何而來的」艾利格不愧皇都最優秀學者之一美名,只要攸關於學問的事情絕對是一絲不苟,而且嚴謹入微。
「口耳相傳的故事以及還沒有被破壞的零星古籍,矮人們的壽命都很長,年紀最大的矮人距離深淵之都陷落也不過才僅兩代之遙,所以這些口耳傳頌的故事有一定的真實性,再加上矮人們都有紀錄以自己家族為中心的族史習慣。」看著一旁矮人們連連點頭稱是的樣子,看來文森學士來到阿格西不僅只是對機械工程有所研究,就連矮人們的文化都有著一定程度的了解。
「然後從那些遺物上,我們得知在北方近暴風雪山脈一個叫做須格汀的地方有個上古時代矮人王國留下來的零星遺跡,半年前才順利將山坳的地方開挖.......裡面充滿了機關。都是在矮人典籍裡暨載過的那些神秘機械。」文森繼續報告著。
「還有呢
文森學士搖搖頭,「再裡面的地方我們無法進入,炸藥也無法打開那些厚重石門,像是有什麼東西在保護著,但是根據我們和鐵血兄弟會的考古組分析入口所有結構和文字,須格汀無疑是深淵古都時代遺留下來的金庫,以我們現在的技術,根本不可能進入,但是無庸置疑的──」文森學士壓低了聲音,「裡面肯定有著大量黃金。」
 
原本窸窣的細微雜音全消失了,所有人不約而同的靜了下來,望向年輕的學者。
艾利格的腳不抖了。羅傑亞爾臉色凝重,普西尼從桌上抬起頭來,也是同樣一語不發。
 
「這就是........皇都大老遠叫我們趕到阿格西的原因嗎」末了,羅傑亞爾才發出近乎嘆息的聲音。
 
一路上瘋狂的逼催,催使他們蒙著連夜沙塵,馬不停蹄地從獵鷹高原穿過龍息沙漠來到阿格西丘陵,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文森學士望著他,不發一語,但答案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你們預估,在須格汀可能的藏金量是多少。」
「至少二十噸。」
如此巨大的數字讓眾人立刻陷入沉默,而且是極度沉重的沉默。
天知道矮人在古王國時期囤積了多少黃金,至少占了大陸七成── 光是在深淵之都陷落時,就埋葬了佛克納修大陸上近乎六成的黃金其他零星的寶庫囤積的黃金數量也遠超過奧佛羅皇室與富可敵國的麥斯威爾家族的藏金。
 
只要有了這些黃金,奧佛羅皇室就無需再仰賴趾高氣昂的麥斯威爾家族,也毋須懼於手握重兵的桑羅莎家族與培羅教會了。
皇都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這筆鉅額黃金,值得他們驅使人皇手下第一騎士團千里迢迢而來。
 
「俺們願分享兩成給人類,這是作為你們為阿格西拋頭顱灑熱血的謝禮──一成贈與艾菲亞˙桑羅莎將軍,一成贈於佛克納修的人皇。」
「人皇對於這安排不會開心的。」普西尼一針見血的說。
「艾菲亞將軍與海爾將軍一生為阿格西的自由付出甚多,海爾將軍甚至為了捍衛矮人自由而喪命,阿格西甫收復時,殘破不堪,也是受到蘇里薩茲聖殿軍諸多幫助。無論是金錢上還是人力上都是,矮人是個有仇必報,有恩必答的種族。」尤金˙鐵鉆道。
「人皇就是在這點上不滿,蘇里薩茲聖殿軍固然強大,但她仍是奧西諾人皇的家臣。」
艾菲亞˙桑羅莎握有不亞於皇都的龐大軍力,實力上只遜於鉅富的麥斯威爾家族,現在兩噸的黃金一入蘇里薩茲國庫,桑羅莎家更是如虎添翼了。
 
「那是你們人類自己的爭執,干俺們啥事。黃金是俺們的,俺有權利決定要贈與誰。」
.......皇都這些年來連年征戰,除了邊境獸人的動盪外,國內自身也不平靜。人皇想必是想要趁機充實空虛的國庫吧。」羅傑亞爾言。
打從他有記憶以來,這片土地就未曾平靜過,長達數十年的連環戰爭,再強盛的帝國也經不起如此大量消耗。
這些年來,就連隸屬皇都的第一騎士團都明顯感受到待遇不如麥斯威爾團長在任時期優渥,更遑論其他騎士團了。
 
「除了黃金以外,還有東西比那些黃澄澄的東西更加珍貴......」文森學士苦笑著,一名矮人推著立著腳架的板子過來,學士將手上折疊的紙張攤開,貼上,一大幅炭筆草圖頓然出現在眾人眼前。
 
一隻,覆滿鋼鐵的巨人,躍然紙上。
 
「這是我們在須格汀的金庫入口發現的,總共五具,雖然外表略有不同,但是構造、材質都完全一樣。」文森學士拿起紅粉筆,在草圖上圈畫著。
「這是什麼」普西尼和羅傑亞爾都同時皺起眉頭。
「構裝生物,俗稱鐵魔像,或稱鐵守衛。」文森學士又攤開另一張大羊皮紙,上頭畫滿複雜構造圖,「最高高達四五呎,最矮的也與獸人同高,全身上下都由鋼鐵打造,關節部分是精鋼,就連最強力的炸藥都無法破壞。」
「那精鋼劍呢」羅傑亞爾將自己的佩劍刺鳥擺放在桌上。淡藍的劍身浮著冷冷波紋,是一把足以削鐵斷金的精鋼寶劍。
「可以,我們也嘗試過用精鋼斷冶的劍去切割過,不過........」旁邊的矮人將三把斷成兩截的精鋼劍擺上桌。「我們足足花了三把精鋼劍才把鐵守衛的一只關節切開。」學士拿起斷劍向他們展示,原本平滑的刃口都成了凹凸不平的鋸齒狀。
「瑪斯˙鐵斧煉造的精鋼劍是全阿格西最優秀的,別的也沒有嘗試的必要了。」其中一名矮人道。「羅傑大人你手上那把也是出自於瑪斯之手吧他打造出來的精鋼劍的威力大人比任何人都還清楚。」
 
羅傑亞爾低頭沉吟。
 
「鐵守衛關節不也是精鋼做的為什麼差別這麼大」普西尼提問;世上可讓精鋼劍斷裂的東西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雖然同樣都是精鋼,但是冶煉的技術有差,深淵之都的精鋼冶煉技術可以說是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現在就算是技術最精湛的瑪斯˙鐵斧也打造不出可以超越......不,就連等同於深淵時期的精鋼劍也難以達到。」
 
學士換了口氣繼續報告。
 
「除了難以破壞外,重點是這些鐵守衛以前貌似是自動的,我猜想是會自動攻擊擅入金庫的生物,我們在入口附近發現了許多骸骨。」
 
「那你們怎麼還可以全身而返」普西尼繼續提問。「鐵守衛會動是以前的事了,等我們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鏽蝕得比一把鐵釘還不如,只剩下精鋼製的關節部分完整。然後我們將鏽蝕的比較嚴重的那幾具拆解開來,內部構造就如同圖上,只是在胸部這部分──」文森學士粗硬的手指在中間空心的部分點了點,「是空的,以前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放在這,我們推測這東西恐怕就是驅動鐵守衛的關鍵。」
「刀槍不入,又是全自動的,不吃不喝又不要俸祿,要是這東西真能研究出來我們倆可就要失業了,你們還是不要太專心研究好了,還是多想想怎樣炸開金庫吧。」普西尼看著羅傑亞爾笑道。
「要是真能夠研究出來就好了,我們拆解過,也做過任何嘗試,但是對於怎樣啟動鐵守衛,至今完全一點頭緒都沒有。我們現在目標轉向古籍下手,希望從矮人們留下來的典籍裡可以找到關於驅動鐵守衛的蛛絲馬跡。」
「就連矮人也不知道嗎這可是你們自己當初發明的東西耶。」普西尼涼涼地說。「萊恩˙鐵斧的白毛小子給我閉嘴你知道深淵之都陷落時有多少東西沉入地底深處嗎包括那些技師和研究典籍
「普西尼」羅傑亞爾的斥喝及時堵住普西尼那張想要反唇相譏的嘴,他可不希望如此重要的會議被沒意義的爭吵給打斷。
「知道啦我繼續睡我的覺行了吧。」白了那名矮人一眼,普西尼重新趴回桌上。
 
「文森學士,抱歉,請你繼續。」
「我想,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魔法了。」
「呃你說.....」一時間,羅傑亞爾還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一旁的矮人們立刻拍桌站了起來,指著文森學士的鼻子大吼著:
「不可能不可能,俺們矮人從來不碰這種邪門歪道,而且俺們跟精靈根本是老死不相往來。」
「遇到什麼說不通的事情就通通推給魔法,這樣子跟那些不用用腦子的奧秘之子有什麼差別虧你還是佩綠眼雙銅蛇盤墜的智學者,怎麼可以說出這麼沒根據的話。」艾利格也冷冷道。
 
面對人類與矮人的反應,文森學士只是聳聳肩笑了笑,也不做任何解釋辯駁,彷彿面對這樣的質疑已經習以為常了。
 
「文森學士懂魔法嗎」羅傑亞爾問。「只是知道一些理論。」年輕的學士搔搔臉,害羞地笑了。
「奧秘之法的知識在煉金術學校一年級的時候就會傳授了,論資歷,奧秘之子不過是我們的後生晚輩。」艾利格搶話,文森學士也只能露出苦笑。
 
「所以我們此行是為了幫助研究團打開須格汀的矮人金庫,將屬於人類的一成黃金給護送給皇都
二十噸的一成,兩噸的黃金,從西北方的阿格西一路護送回南方的皇都碎心堡,這可真的是一個艱鉅大任務,而且壓力前所未有的大。
 
「是的。公文在此,是人皇親下的手諭,休利爾太子也有簽屬。」文森學士從沾滿機油的袖袋中拿出了一個雕飾精美的捲軸筒,抽出了皇諭。華麗的花體字躍於紅色牛皮紙上,四周繪滿象徵皇都的碎心寶劍。的確是人皇的親筆手諭。
只有一點不一樣,就是在奧西諾皇的簽名旁,多了屬名休利爾太子的簽名。
 
「人皇的健康狀況......依然不佳嗎」就算長期在外,他也耳聞人事已高奧西諾皇身體一日比一日衰弱,現在看到了鮮少涉足軍事的休利爾太子也簽署了軍方文件,情況可能比他想像中的還糟糕。
 
「也許吧,但是奧西諾皇的話依舊是聖旨,尤其是對你們金色黎明來說。對吧。」
「奧西諾皇年紀也大了,還佔著皇帝寶座不放幹嘛趁還沒老糊塗的時候趕緊讓位給太子才是明智之舉。」艾利格尖刻的大膽發言嚇壞了在座其他學者。面對同僚發白的臉色,艾利格依舊維持他雙手環胸,一臉的冷淡。
「這話可有點叛亂的味道呢,學長。」文森學士溫和的笑容也僵硬了起來。
「你可以寫信去告狀,請。我艾利格˙艾勒要是這種會怕的人,現在就不會跟著這些老粗餐風露宿了。」他還做了個的手勢。
 
面對艾利格毫不在乎的態度,文森學士抓抓頭,又搔搔臉,只好硬著頭皮把話繼續接了下去。
「不管怎樣,我都很感謝人皇對我的栽培,能讓我們這些平民出身的人有機會接觸到知識的殿堂。而且要是沒有皇都強大的金援,我在阿格西的研究也不可能繼續。」
 
文森學士就座後,後面其他的歷史學者、遺跡學者和矮人技術員們陸續站起來報告自己的所獲,矮人們無論地位職業,只要一站起來必定會重頭細數自己的歷史與家族,就算前面有人說過了也不在乎,羅傑亞爾這下完全了解為什麼普西尼會對矮人們如此不耐煩,開完一次會議,他都可以將矮人從上古到現在的歷史全背起來了。冗長會議從早晨持續到黃昏,普西尼除了中午發便當時醒過來一次外,其他時間都睡得非常不客氣。
 
所以,當尤金˙鐵鉆宣布散會的時候,羅傑亞爾自覺自己臉上一定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等好不容易發麻的雙腳和屁股終於恢復了知覺,他追上了收拾完會議資料正要離開的文森˙喬學士。
 
「我能看看您口中的鐵守衛嗎」他問。
「您可以稱呼它為構裝生物這是它正式的名字。跟我來。」
 
 
他們跟著文森˙喬學士來到離阿格西幾哩外的山坳,一來到這粉粉細雪在夕陽餘暉下紛紛落落,這裡已經很接近暴風雪平原了。山坳四周全都是堅硬的灰白色岩石,除了幾棵從岩縫中歪斜長出的矮灌木外,就只剩下強韌的牛筋蔓順著石塊四處蜿蜒;這裡除了研究人員外,矮人們也派了重軍坐鎮四周,十字努、火炮遍佈,過不久後金色黎明們也會重兵駐紮在此,看守著這座藏著鉅額黃金的小金庫。
 
文森學士領著他們進入重重關卡,其中幾個矮人認出當年解放阿格西的年輕騎士,一手端著努槍一手向羅傑亞爾行上最高軍禮。
 
「其他的都已經鏽爛了,只剩骨架,比較完整的就這三具,」山洞入口光線微弱,只有幾盞不滅的火把掛在牆上,文森學士停下了腳步,指著前方那三架龐然大物。
 
三具鐵守衛並排在山洞中,將後頭深邃的通道給擋在身後。身上的裝甲足足有半呎厚,沉黑的鋼板上看得出來已經開始鏽蝕了,俗稱山壁虎的藤蔓攀爬在鐵巨人身上,反倒像是給它鍍了一層花紋。
山洞內其實稱得上開闊,只是鐵守衛的關係給人種喘不過氣的壓迫感,通道內一片漆黑,火炬的光線映照在這三具鋼鐵巨人臉上,剛硬無情的臉部線條,顯得十分恐怖。
 
「好高。」羅傑亞爾嘆。
「至少有一層樓高,到底要怎樣才能做出這麼高大的構裝生物啊」艾利格雙眼放光,立刻趨前上去對鐵守衛又敲又摸的,甫入山洞的恐懼馬上被拋諸腦後。
「這東西要是能投入實戰的話......絕對......不得了啊,就算是獸人也不是對手啊。」就算是一向以冷靜自豪的普西尼在這高如山丘的巨像前也忍不住驚嘆出聲。
 
羅傑亞爾發現站在他身旁的文森學士表情有些變了。
 
「投入......戰爭嗎」學士反覆咀嚼著普西尼的話,神情若有所思,不過只有一瞬間,文森學士又恢復成平常的樣子。
他走向前高舉著火把,讓羅傑亞爾一行人更加看清鐵守衛的樣貌。
「構裝生物的部分就是你們看到的樣子,在他們背後的就是金庫的大門,左右兩扇門都是用白色花崗岩砌成的,厚度至少達半公尺,光用人力是無法打開的。」
文森學士將火把往鐵守衛身後一照,果然,距離鐵守衛身後幾尺的地方,有一扇雕刻細緻的白色巨門,高度直沒入山洞頂,每一扇門寬度都足足有兩個鐵守衛寬,上頭雕著浮雕,是矮人之神莫拉丁力抗惡龍法夫納保護矮人子民與地底寶藏的故事,浮雕四周刻著兩圈文字,上過黑墨的陰刻文字襯著白石底,非常的顯眼,雖然有些地方被藤蔓遮住了,但仍能辨別出那兩圈文字都是用不同的語言所書寫的。由於花崗岩本身富含的石英成分,火把一照,整扇門都散發著微弱光芒。
 
他們從鐵守衛的雙腳間鑽入,走進更加細看,二十萬噸的黃金就藏在這扇巨門之後。羅傑亞爾試著將雙手放在門上,使勁,那兩扇白色巨門依舊聞風不動。
 
「這表示一定有什麼機關可以開門。」普西尼說。就連羅傑亞爾都打不開了,更遑論其他人。
 
「不愧是狡兔的普西尼,頭腦果然好,我們也是這樣想的。不過您也看到了,這附近所有牆壁都跟黑石堡會議廳一樣光滑,別說機關了,連條縫都找不著。」文森學士苦笑。
 
就在三方都陷入沉默之際,一直站在巨門前直盯著浮雕的艾利格學士突然出聲了。
 
「喂,這上面的文字好像是精靈文......」他指著門上那兩圈文字。自上到下,左到右,將莫拉丁禦龍圖包圍在中,形成兩層文字構成的同心圓。
「你看,這內圈是矮人古文,但是這上面一圈的句子卻是用精靈文寫的。」艾利格說。
 
「我們學士中也是有懂精靈文的人,當初我們也以精靈文解讀過了,雖然很像,但根本不是,就算能解讀出來也十分破碎,語不成意。」文森學士答,但卻招來艾利格一記大白眼。
 
「就算是精靈文也是有很多分支的,你們在學校學的主要還是以木精靈文以主。你們有人懂水精靈語、岩精靈語和高等精靈文嗎」艾利格盯著他,「看來是沒有。」
 
「那些太冷僻了......」文森學士吱吱唔唔。
「不研究冷僻的知識那要學者幹嘛」臉上表情彷彿是在感嘆現在學生實在是太怠忽學業。
「艾利格學長你懂」「廢話。」
「可是學長不是專攻醫藥......」「誰教你們學問研究範圍這麼窄卜格達拉是怎麼教你們的算了,他當年精靈文的成績也是超爛,把你們教成這樣也只是剛好而已。」以資深大學長的姿態將文森電得體無完膚後,艾利格抱著手臂蹲了下去,仔細研究著最底下的古精靈文字。
 
「能解讀嗎」文森學士在他身旁怯生生地問。「可以,可是要給我時間,把那些蓋在上面的藤蔓給我砍掉,還有,給我紙筆。」
 
「我到現在才真的覺得你很厲害。原來你真的有讀這麼多書。」普西尼喜出望外,他搭著艾利格學士的肩膀驚嘆。
「你不講話沒人當你是啞巴。」艾利格冷冷的把普西尼的手拍掉。
 
 
「除了艾利格學士外,我這裡該如何協助您文森學士。」羅傑亞爾對文森學士道。艾利格正全神貫注地抄寫著巨石門上的古精靈文字,普西尼則是富饒興味地在一旁探著頭觀看。
 
「剛剛在會議廳裡大人也看到諸位的反應了吧,我的想法,被斥為無稽之談......雖然我也覺得這種假設很可笑,可是現階段也沒有別的可能性,我只是想把所有可能的東西都嘗試過一次......我只是想盡一切努力而已。」雖然還是很溫和地笑著,可是仍看得出來他心情有些低落。
 
「如果真能幫助到您,我會命令奧秘之子提供您任何協助。我也不會讓他們拒絕的。」
羅傑亞爾的話讓文森的臉整個突亮了起來,可是那狂喜興奮的表情只維持了兩秒──
「真、真的可是羅傑大人您該如何該跟奧核之心交代他們跟皇家煉金所可是出了名的水火不容啊
「他們現在是金色黎明的法師了。將在外,君有令可不受,更何況是奧核之心。」
 
他淡淡地笑了。身為軍人的自尊,他絕對不會讓奧核之心的那些法師插手軍務。
 
「這真的可以嗎這會不會──」文森學士還是非常猶豫。
「晚一點我就會發佈手諭給你,到時候你就可以自由調度他們了。放心,一切有我扛,學士你只要盡其所能的去研究就行了。」說到這,他背著手走回那些鐵守衛面前。仰望著那足足有樓房那樣高的巨大、強壯的鋼鐵魔像,看著它們線條剛毅的臉,他喃喃自語。
 
.如果,能讓它們動起來,就不需要這麼多人上前線送死了吧....
 
文森學士看著金色黎明代理人的背影,露出了極度複雜的神色。
 
「您跟........其他將領們不一樣.........您似乎很討厭戰爭...........」他說。
 
「嗯,討厭。非常。」
 
望著鐵魔像,羅傑亞爾若有所思的表情讓文森凝重了起來。不過直到最後,他還是沒再說任何的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