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6135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the Golden Dawn金色的黎明夜(第二部 第十六章)

 (十五)
金色黎明騎士團一抵達阿格西的隔天,鐵血兄弟會們就立刻辦了盛大的接風宴,鐵獅子萊恩說這對小氣的矮人來說可以說是超破天荒的創舉,不過他此話一出,就立刻被其他矮人給飽以老拳。
 
「別理那種人,羅傑大人。」「那種怪咖才不是我們矮人呢。別相信他。」「沒錯,我們矮人對自己的朋友可是相當慷慨地。」「沒錯,所以請羅傑大人盡情地享用盛宴吧。」「羅傑大人請坐這邊──」「等等,羅傑大人應該坐我這邊吧我可是考古部總領耶」「開什麼玩笑,羅傑大人應該要坐軍武部這邊
 
 
「如果我在這邊賣羅傑亞爾的小畫像會不會大發利市啊老頭。」普西尼手插口袋,無言地看著眼前被矮人們包圍住的羅傑。「這生意早就有人做了。」萊恩答。
師徒兩人對看一眼,幾乎是同一時間舉起杯子啜了口又苦又辣的矮人烈酒。
 
接風宴氣氛熱絡,無論是萊恩的鐵獅子傭兵團還是鐵血兄弟會軍隊或是金色黎明騎士團,大家都酒酣耳熟,狂飲狂歡,聖女將軍的現身更是讓整個晚會達到了高潮。一身男性勁裝的艾菲亞將軍,一舉手一投足惹得女士們瘋狂追逐,都激動得幾乎要暈倒。或許艾菲亞將軍真如普西尼所說,是個完全沒有女人味的女人,可是艾菲亞可是北境女性心中的頭號白馬王子,身邊圍滿了一圈又一圈的女人,無論是女性人類還是女性矮人通通都傾倒在將軍的褲管底下。
 
帥氣高挑、武藝高強、堅忍不拔、不畏強權、無論是戰甲還是褲裝,都比真正的男人還要瀟灑,那樣凜凜氣度就連羅傑亞爾都矮了一截。
 
 
「天啊是聖女將軍艾菲亞她真的是女人嗎好威風還有鐵獅子傭兵團的矮人萊恩聽說要請他打一次仗就可以花上小國一年稅收我的天啊──沒想到羅傑大哥居然都認識這些大人物你們都是在阿格西之役認識的嗎真好~我也想打那樣轟轟烈烈的一場大仗。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呢
第一次見到這麼多大人物,江恩的雙眼都亮了起來。跟北方比起來,南方諸侯的確都只是些歷史淺短的小族,像這樣桑羅莎家族這樣有頭有臉的大貴族和名傭兵團主鐵獅子萊恩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羅傑亞爾看他兩眼都發直了。
 
「不要羨慕,打仗終究不是什麼好事。」羅傑亞爾輕輕地打了他腦袋一下。他好不容易才從那些熱情的矮人中脫身,大家都知道,要看一個矮人對你有多少好感就在於他倒滿你酒杯的速度有多快;他要是不逃,到時候又要落得倒在路邊吐的下場了。
「這可是讓我們這種平民翻身的好機會耶 」江恩鼓起臉頰。
 
普西尼被以前傭兵團的隊友逮住了,他們粗暴地勾著脖子,互踹對方,大灌矮人烈酒,大聲叫囂的程度還讓人以為他們是由什麼深仇大恨。不過看普西尼笑成那樣子,大概是傭兵時期的朋友吧。不礙事的。
 
當年,鐵獅子用了一枚金幣買了要上絞刑台的普西尼。比一把長劍還廉價。
一個十幾歲的戰爭孤兒,為了要活命,只好偷、只好搶,最後被官府推上絞架。
 
不想死,就去當強盜。去搶、去偷。
當了強盜,就會被官府抓住,處死刑。
不想死,就加入傭兵團。去殺人,去被殺。
 
「一樣都是要賣命,我想讓我的命有一個好價錢──」普西尼把這話當作笑話在說,可是眼底卻有幾分悲涼。
 
何等悽慘的身世。
 
 
「戰爭是人世間最慘烈的事,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活在這種動盪的時代。」視線沒離開過那個揮舞著啤酒杯,啤酒泡四處飛濺,大唱大笑的人。只有今天,也只有今天的人生,多麼令人不安。
 
「可是如果沒有戰爭,那又有誰可以看到我們價值呢
江恩這番話令他詫異地轉過頭。原本一臉稚氣的少年此時卻說出如此超齡的話,不但超齡,而且世故。
 
「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這樣是不對的。」
 
「在千軍萬馬中的羅傑大哥是最耀眼的,就好像黑夜裡的星星,亮得讓人移不開眼。可是星星再亮,天一亮終究也是要消失的我也是啊,如果沒有戰爭,那像我這種人豈不是永遠沒有出頭之日了
蘭加家族特有的貓眼在火光搖曳下,變換著難以捉摸的光彩。
 
眼前的孩子突然變得滄桑、世故,而且陌生了起來。
 
「你這想法不對。戰爭是要為和平而打才有意義。」他立刻嚴肅地糾正他。
 
江恩那雙貓眼中閃過好幾種複雜神色,每一樣都令人難以理解。最後,他眨眨眼,馬上又恢復成那個熱情的少年,用力舒展身體,打了一個大嗝,濃濃的酒味立刻從他嘴裡傳了出來。
 
「啊哈哈哈哈~羅傑大哥年紀比我大,可沒想到卻是這種理想家性格呢──超迷人的。」雙手勾住羅傑亞爾脖子,江恩整個人像條蛇一樣掛在他身上。濃烈酒氣從那孩子身上傳來。
「等、等這味道你喝酒了是誰拿酒給孩子的──」
「才一點點而已有什麼關係~我們蘭加人可是從小把酒當水喝~沒問題沒問題啊啊~真希望我也有可以和大哥一起在戰場上作戰,能和你並肩地只能有我一個人──」江恩嘟囊著。「可以嗎可以嗎好啦好啦好啦好啦好啦來──說──好」已經開始纏住他不放了。
 
「你想跟普西尼一樣像他這種善於戰鬥的斥侯不多,他的技巧非常好,你可以多跟他學學。
雖然普西尼一直說這小鬼任性又不受教,要是膽敢來他手下絕對往死裡整,但羅傑亞爾的確認為江恩是個不錯的人才,他聰明又機伶,身手敏捷,要作為像普西尼那樣的戰鬥斥侯培養絕對非常合適。
 
的確。想要站在他身旁,跟他一起戰鬥。唯一的方法就是跟普西尼一樣成為戰鬥斥侯。
 
目前團隊裡可以跟得上他戰鬥節拍的人只有普西尼。他的大劍掃劈甩砍,狠猛起來毫不留情,破壞與攻擊面積都十分廣,也只有普西尼那種夠機靈的人才有膽待在他身旁──否則劍風一掃,能不傷到自己人他不敢保證。
 
雖然情報蒐集和滲透破壞功力一流,但是普西尼最厲害的還是在於近身戰鬥,在鐵獅子傭兵團多年的實戰經驗,就算光憑兩把小刀也可以把專司近戰的戰士壓在地上打。
 
 
普西尼的戰鬥風格以敏捷狠準見長,甚至說華麗也不為過,除了行雲流水的雙刀術外,還有那百發百中的投擲技術。
與敵人保持適當距離,數十把飛刀齊發攻其不備,隨之而來的鐵鍊飛甩勾纏,一不留神那兩把短刃就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捅目標──就連羅傑亞爾在校場上也吃過普西尼這些大虧。敗在他手下好幾次。
「光用蠻力是應付不了我的。你得要多用點腦子啊,羅傑。」他充滿自信地笑著。
像兔子一樣敏捷、狼一樣狠準,像蛇一樣死纏目標不放,又如蠍子一樣攻其不備。鐵獅子旗下最強斥侯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那種戰鬥方式,除了技術和經驗夠老道外,最重要的就是能及時反應的絕佳機靈,不過江恩很聰明,而且速度和反應也都十分出色。
「要是你能夠成為團裡第二個普西尼......我也就可以放心一點了。」
羅傑亞爾抵著下巴思索著。
 
「誰說要跟他一樣啊」江恩出聲反駁。「我可不滿足只待在大哥你背後──我想要爬得比他還高也比羅傑大哥你還高這樣大哥就一定得聽我的命令跟我一起戰鬥了吧我啊,要成為配得上大哥你的人,比你還強比你還厲害我絕對要讓所有人不敢看不起我」淡褐色臉頰還殘留著淡淡雀斑,那張介於小孩與大人的男孩臉上還有著濃濃的稚氣。雖然說得是醉話,但是不知天高地厚也是年輕人才獨有的本事吧。
 
「很有志氣啊,年輕人就是要這樣。」他讚許地摸了摸江恩的頭,「我期待那天的到來。」
 
江恩列著嘴開心地笑了,渾身酒氣。羅傑亞爾這才發現這陣子這孩子抽高了不少。
 
「褲子有點不合身了」他指指從褲管下露出的腳踝。
「對啊,而且膝蓋這裡老是很痛,有時候還會痛到睡不著。」
「這代表你還會長高。晚上的時候你去找艾利格學士要點草牛奶。我希望你盡可能的長高,畢竟身材高挑使起槍矛來會更佔優勢。」
「我還會繼續長高嗎!?會不會長得比羅傑大哥你還高啊
「會的,你父親和哥哥都比我高,蘭加的男孩子都很高挑呢。」
 
他看見江恩的臉興奮地漲紅了,那孩子拉著自己不合身的褲管,緊盯著隱隱作痛的膝蓋,嘴裡叨念著要它們盡量痛,越痛越好,十分開心的樣子。
 
果然是崔坦尼尚的孩子啊。
崔坦尼尚年輕時也是又高又瘦,臉上一雙大貓眼閃耀著精光。
 
看著那樣年輕充滿希望與朝氣的新人,羅傑亞爾不知不覺也開始跟著對未來充滿了些信心起來。
也許,當年麥斯威爾的團長也是用這樣的心情在期待著自己吧。
 
他要更振作一點。
 
 
 
「不公平。」普西尼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出來,嚇得羅傑亞爾整人差點跳起來。
「你可以不要突然冒出來嗎會嚇到人的。」這傢伙剛才不是還在跟以前的戰友拚酒嗎
「你從來都沒有準備牛奶給我喝過。」普西尼嘟著嘴,一臉委屈地靠在他另外一邊的肩膀。這傢伙也喝醉了。
「你現在也正值生長期嗎」左邊掛著江恩,右邊賴著普西尼,就算他力拔山兮,這負擔未免也太過沉重了。
 
「哼男人到死都是少年呢。除了身高之外還有很多東西都會長大呢。」他得意地拉開褲檔──羅傑亞爾立刻眼明手快地阻止。
「大庭廣眾下的你想幹嘛那些低級的笑話拿去跟你的相好們妮娜和蒂蒂說。快把褲子穿好,否則就讓你家絕後。」
「為、為什麼你會知道──」雙眼中的騰騰殺氣讓普西尼瞬間酒醒了大半。羅傑亞爾從懷中掏出紙張,啪刷一聲攤在普西尼面前。
「帳單都送到我這來了,你說呢」口氣冷冷地,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普西尼整個人都清醒了。
他抓著那份帳單,仔細盯著上面每個項目,數字,然後冷汗流滿全身。
 
羅傑亞爾無奈地大嘆口氣:「我不想連這種私事都要管......但是你.....那個....也得要付錢吧,白嫖是不對的行為。」
 
他在麥斯威爾公國養病的那短短日子,普西尼居然就跟當地的妓女廝混上了,這人對於時間的利用管理未免也太徹底了,他實在想不出來普西尼暫代他公務的那段時間,他到底是怎麼找得到跟女人瞎混的空隙。
 
「靠我才消費個幾次而已,這麼多個零是怎麼回事搶錢啊強盜都沒這麼兇狠。那些婊子嘴裡都說愛我,結果愛的都是我的錢。按 !?連事後抽菸喝水也算錢」愛神之弓他媽的這個死黑店就算下次下半身繃到炸開他也絕對不會再踏進這家一步了
 
「那就交個穩定的女朋友吧。」純愛對普西尼來說有這麼困難嗎
「你以為是誰害我不能穩定的」被獸人喻為狼之眼的紅瞳怒瞪。
「人皇官廳
「嘖......」看來這傢伙一點自覺也沒有。氣死人了。
 
這傢伙是個喜歡待在房間裡的人,若非必要,是絕對不喜歡踏出營區一步的。個性既古板又無聊,真不知道每天在那破本子上有什麼東西好寫的,每次約他上街逛逛,去的地方不是教堂就是武器舖又是教堂,簡直比快進棺材的老人還無聊。
有時候普西尼也覺得有樂都是找別人同享,老是把羅傑亞爾晾在營裡看家有點過意不去,但是要帶他去哪──賭博嘛,他討厭。有粉味的地方,他又會立刻奪門而出。喝酒嘛,到時候又是自己得要照顧他,帶他出去玩比什麼任務都還艱鉅,幾年前有一次,他決定帶羅傑亞爾去一趟附近的名勝女神淚湖,想說看看風景划划船釣釣魚這下總不會有問題了吧
結果羅傑亞爾就在那棵大樹下一睡就睡到天黑。
 
普西尼只能自己跟釣上來的魚說話。
 
「團長,上次你跟斥侯長去女神淚湖好玩嗎」「唔......很安靜。是個睡覺的好地方......
 
從此之後就沒有人再願意提要跟團長出門玩的事了。悽慘。
 
這種人當朋友都嫌悶,更何況要拿來當情人還是老公什麼的。
 
一股濃濃的脂粉香氣緩緩飄來,穿著裙子的鯊魚們們朝著落單的羅傑亞爾游了過來。大概是自覺艾菲亞將軍那邊競爭太激烈,才轉向朝這裡進攻。
 
可是啊,那些笨頭笨腦的女人卻只是看著羅傑亞爾那張端正標緻的臉蛋,就一個個尖起嗓子狂嚷: 「好俊俏~羅傑亞爾大人真的是名不虛傳的絕世美男子阿~」左擠右夾,這群鯊魚可以說是有著極佳的戰略方針。羅傑亞爾的表情瞬間僵硬了起來──
 
接收到羅傑亞爾求救的訊號,普西尼拿著啤酒靠過去,但不管說出任何好聽話都無法把那些女人從羅傑亞爾身旁拔出來。有啦,還是有一個辦法。
「我跟羅傑亞爾是老朋友了,我敢說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包括他欣賞什麼樣的女性。」
只有這一招才會讓那些女生注意到他,想到這啤酒喝起來味道都鹹得難以下嚥啊。
「真的嗎羅傑亞爾大人喜歡哪種類型的女性呢是溫柔婉約型的嗎還是美麗大方
 
這招有效得令人討厭啊。
 
「哼哼,都不是。」「討厭,不要賣關子嘛~
啊啊,被女孩子充滿香氣的身體包圍的感覺真好。
 
來到阿格西是新的開始,他再也不要當陪襯羅傑亞爾的綠葉了絕對
 
普西尼故作瀟灑地一撥劉海。「其實啊.........
 
「那傢伙是個不折不扣的同性戀。」他壓低聲音悄道。
 
那群仕女們臉色青白地一轉頭,江恩正熱情地抱著羅傑亞爾的肩窩撒嬌。
「大哥我今天要跟你睡~」「是誰給他喝酒的啊」「大哥你別跑,就寢時間到了,我來幫你寬衣~呃嗝~」「等等,孩子,你冷靜一點啊
閨秀們僵硬地將臉轉回,只見普西尼秀著一口閃亮白牙,對她們舉杯敬意。
 
 
「我是普西尼˙班明傑,金色黎明的斥侯長,或者,妳也可以叫我(地下)副團長。」
女孩們臉上泛起了崇拜紅暈。
 
對不起,兄弟,你就為了兄弟的幸福,小小地,犧牲一下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