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566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oison Maker 製毒師(六)

#原創 #製毒師 #架空 #一攻多受 #主角總攻

#合理解釋男男生子的一章(X)

#到底是羅德跟傑瑞斯初遇的劇情會先出來?還是亞伯會先登場?

(六)

「榜上的任務單都撕完了嗎?快點簽名然後通通交到阿魯埃那邊去登記,超過時限就視同放棄,然後我就會去找你們這些組長好好聊聊──沒有要接還撕條子,找死。」

「還有問題嗎?沒問題就滾他媽的蛋吧。」


 

看著大家爭先恐後沖到阿魯埃桌子前的模樣,羅德忍不住噗嗤一笑:「雷還真是擅長管理這些人啊。」

「這哪稱得上管理啊。」 只是朝拖拖拉拉的人屁股上踹上一腳罷了。「要說管理的話,亞伯才是真的厲害。」

「亞伯.......?你的手下嗎?」羅德回想了一下,從金羽蛇轉過來的人裡面沒有這個名字。

「怎麼可能,他那麼厲害的傢伙──那傢伙以前還在金羽蛇的時候是我的拍檔,他跟我一樣都是從小就在會裡長大的,後來等到我們能夠跟會裡一塊幹活的年紀的時候,我們總一塊行動。他以前是金羽蛇第一把交椅,要論打鬥技巧他要是自稱第二,沒人敢說是第一的,而且不光是強而已,他的性格平易近人,穩重又冷靜,對事情的判斷總是很正確,很能服眾。跟我是完全相反的類型。」大概是想起了以前的事,雷嘆了一口氣。

「不過都怪我沒什麼才能,所以他才覺得跟著我混沒啥前途,所以爸爸走後,他就說要自立門戶了。」一提到那段混亂的時間,他垂下眼瞼,眼神有些黯淡。

「雖然當時我氣瘋了,一直大罵他是叛徒,但事後仔細想想,憑他的能力想往更高處去是很自然的。亞伯不是池中物,要他一直屈居我之下對他也太委屈了。」

只是一直以來一直陪在自己身邊,即使物換星移也絕對不可能改變的夥伴突然轉身離開,雖然知道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他們終究要長大成人。當時的他憤怒,現在的他只能感嘆。

 

而且在他離開後,才發覺自己的豐功偉業,都是建立在對方默默付出基石之上。

自己終究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笨蛋。

亞伯可能也是對總是長不大的他感到失望了吧,所以才離開了。

 

叼起香菸跟羅德要了火後吸了幾口。

「說到底,我現在也不過是學著他罷了......」努力克制脾氣,不要把焦躁發洩在別人身上,聽到不順耳的話,不要立馬發飆,也不要認為凡事靠自己都能夠辦得到。

一直以為是天之驕子,一直到掉落凡塵後發覺自己終究不過是普通人。

他也是算長大了,雖然失去很多。

 

「聽起來我應該我該要傑瑞斯去網羅他一下?」很難得聽雷這樣毫無保留地稱讚一個人,羅德對這個人才顯得十分感興趣。

「不要,傑瑞斯有多變態你又不是不知道。」「說得也是。」

 

「說到這個啊......雖然我知道接生意不是門簡單的事情,但是為什麼最近送來的怎麼淨都是一些小活?我以為威震天下的鐵獅子旗下七會,應該會接一些更大的營生......例如說護送皇族,或是參與皇都繼位戰爭的任務之類的。」

「就算有這麼好的生意,也不見得會落在我們頭上啊,鐵獅子旗下總共有七個公會,而七銀幣又是最新的一個。」所以傑瑞斯才總是要煩惱錢要從哪找,而且還不得不接受愛娃的”贊助”。

畢竟撇開"前艾西利亞的黑蜘蛛"這個活躍身分不談,愛娃作為紅龍酒館跟伊絲特花園飯店的女主人,在伊絲特一代也是有名的地頭蛇,不少生意仲介都必須仰賴她,強龍不壓地頭蛇。就連他們的大老闆萊恩對愛娃也是十分恭敬,即使無法經常來套交情,定期的鮮花水粉總是不可少的,再附上張情意綿綿的小卡片,弄得愛娃樂不可支。更別說還曾經對傑瑞斯說過:「你要是願意娶愛娃的話,所有婚禮開銷我出,而且還讓你持鐵獅子總會股份。」弄得傑瑞斯在他房裡糾結了一整晚,花了很大一番功夫才安撫下來。

 

「都沒有我可以活動活動筋骨的活......」雷拍了一下長長的任務名單,煙灰抖落四散。

「堂堂的二當家也想親自下海嗎?」

「比起當小鬼保母我寧可接任務幹去,媽的這些瑣碎的事情真是煩死人了。」

而且自從阿魯埃這個實習生來了後,他連協助羅德的活都不用幹了;那小子看起來一臉呆樣,但沒想到處理起瑣事上倒是挺厲害的,讓他平白多出了很多可以到處悠轉的時間。


 

「你可以讓阿魯埃跟著你去接些簡單任務的,算是給他好好見習。貴族子弟除了會讀書寫字外還有其他用途的,別浪費。」

「他出任務?哈。不要給我拖後腿就行了。」

貴族子弟,尤其是來自中央的,每個都是千金萬金之區,要是萬一摔缺了一角肯定會被幾幾歪歪的,煩麻死了。

「中央的貴族子弟都接受過正規的軍事訓練,真要戰鬥阿魯埃未必會輸給你。」頂多就是經驗不足罷了。

「那傢伙不是很平庸嗎?伏爾泰娶的可是普通女子喔。」

「普通女性生得出與生俱來雍有”特殊能力”的孩子嗎?別被表象蒙蔽了。」



 

雖然沒有證據可以顯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絲直覺飄過。

傑瑞斯應該也察覺到了,所以當時才與自己對上眼。

 

「──那個魔族執事才是生下阿魯埃的人,你沒發現嗎?」

 

互動間流露出的自然天性,不是少爺與從小照顧他的執事,而是父母跟自己孩子的互動。

 

雷雙眼圓睜,半天說不出話來。


 

「欸欸欸欸,所以伏爾泰子爵是被戴綠帽了嗎?!!」雷驚異大叫。


 

「........算了,我不想解釋。太長了,很麻煩。」而且估計解釋了雷也不會懂。


 

一想到要讓雷明白,還要先從「魔族部分男性其實也是有如同女性的生育能力」這點解釋起,然後雷一定會追問為什麼他們會這樣?所以還要必須解釋為什麼魔族會有這樣的結構,這樣的結構又對他們的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然後人類社會也因為這樣暗地裡起了變化......一想到後面一堆源源不絕的為什麼羅德就決定還是繼續讓雷不知道好了。

 

「總之,阿魯埃本身對這件事情毫不知情,你也不要不小心說漏嘴。那孩子很乖巧,也幫了我不少忙,我希望他能夠繼續在這裡待段時間。」

「噢......」雷乖巧的點點頭。

他待在七銀幣算算也要半年多了,已經非常明白在這裡,他可以揪起會長傑瑞斯跟他大小聲,也可以直接在隔天起床把那個變態直接踢出房門,但是對羅德絕對不能有任何、絲毫、半點不敬。

──因為錢是羅德在管的。公會帳目也是。

即使痞如傑瑞斯,在羅德發火的時候也要立刻下跪求饒。

一個優秀的財務專家有多難找?七八個公會也湊不出這樣一個人,羅德是會裡最貴重的資產,必須好好保護,更不能得罪。

 

羅德的過去跟傑瑞斯同樣神秘。他跟傑瑞斯是同一個時間點來到伊絲特的,無論是過去、背景還是真名都成謎。雷只聽傑瑞斯在床上提過一些,說羅德以前是黑手黨的心腹,後來老闆被仇家殺了,才逃到這裡來,當時還是一人公會的傑瑞斯接下了保護他人身的工作,後來因為一些因緣際會直接拉他入夥,也很順便的就搞在一起了。算是會裡的初始元老。──能夠把原本的案主搞上床,最後還變成自己的夥伴,傑瑞斯這人挖人牆角的功夫未免也太爐火純青。雷當時靠在床上,一邊吸著事後菸,看著對方講著當年往事的臉,一邊想著自己是不是惹上了一個可怕傢伙。

 

說到傑瑞斯......

「話說傑瑞斯呢?他死哪去了?」雷問。他好像有三天沒看見那個死傢伙了。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但是最近都沒有被那個死變態偷摸屁股還真讓他不太習慣。

「如果你跟我說在我為了這點雞毛蒜皮小事忙到吐血的時候,他正躺在別人床上的話,我絕對會把他的頭給扭下來的。」

「呵呵,看不出來你這麼在意他啊?」

「操!我的意思是我們都在忙,他要是敢一個人跑去爽我會殺死他的!誰在乎他私底下怎樣亂搞啊!」


 

「這麼嘛......」羅德富饒興味地敲著下巴。「傑瑞斯私底下有沒有跟我們以外的人亂搞,這我是不敢說,但是這幾天他肯定過得一點都不愉快──」

但他卻笑得挺愉快的。

 

羅德示意要雷跟著他來,有事情需要他打下手。羅德領著他來到伊絲特花園的供餐區,由於已經過了午飯時間了,所以吧檯只剩下簡餐供應,咖啡沖開的香氣跟甜蜜的煉奶味混在薰溫的午風散開,即使已經開始要轉涼了伊絲特的風情總是如此怡人。

 

「午安啊,莎琳娜。」

「午安,羅德先生,餐好了喔,跟您確認下──伊絲特的千層派。特製黑白方糖、草莓咖啡,焦糖奶茶跟焗烤火腿捲麵。還有我們老闆娘要的玫瑰菸絲。」

「謝謝,我自己送下去就好了。雷,你幫我拿那一份。」

 

「今天的袖扣是新的喔,綠色的貓眼石真罕見呢。」就在羅德伸手取餐的時候,那個名叫莎琳娜的小姑娘突然看著羅德的手腕這樣讚嘆。

「啊啊,真是好眼力呢,真是個機靈的好姑娘。昨天才買的,是伊絲特百貨最新季款呢。」

「羅德先生是我看過的客人裡面,衣著最有品味的一個呢。」

七銀幣的財務長先生,從衣著到頭髮,皮帶袖扣領帶夾,總是搭配得如此合宜貼切。

待人也十分和氣,身上散發著成年男子獨有的成熟氣息,光是聽他低沉而溫柔的說話聲就讓人覺得像聽了一張唱片一樣。伊絲特花園的吧檯女孩靦腆地低下頭。

她特別喜歡羅德先生的手,膚質細膩,修得尖尖的指甲透著自然的光澤,乾淨而修長,一個男人能有這麼好看的手,光是握著玻璃杯都讓人覺得很美麗。

 

「妳真是個甜蜜的好女孩,能夠約妳出去的男孩子肯定很幸運。」對方微微一笑,她立刻飛紅了臉。

「辛、辛苦了,今天是第五天了吧。辛苦羅德先生每天都送飯。」

「哈哈,是啊,希望這回可以早點出關。」


 

就在羅德領著他走在不知道通往哪的中廊時,端著焗烤火腿捲麵跟奶茶的雷忍不住開口。

「欸,我說羅德。那個吧檯女孩肯定喜歡你。」

「大概吧。我也覺得我應該也是有女人緣的。」尤其是對小姑娘。

「但她肯定不知道你是同性戀,真可憐。」

「我不是。」

「那你跟傑瑞斯睡幹嘛?」

「只是為了方便罷了。你不也跟傑瑞斯睡?你也是基佬嗎?」

「......操,我還真不能反駁。」一句話就打死了他。

 

「我啊,是絕對不會跟心底有著別人的人在一起的,無論男女──好了,幫我把門打開吧。」羅德領著他從迴旋中廊繞到後庭,沿著盛開的秋虎百合花圃旁的樓梯走了下去。雷待在這半年,從未來都不知道這裡原來還有個通往地下室的樓梯。


 

「這裡可以進去嗎?」上面明明掛著禁止進入的牌子。

「不行,但是這幾天例外──傑肯定在裡面快餓死了。他被關在裡面整整五天了。」

 

門把一轉,這才發現沒鎖。大概是太少打開了,所以一推開一股潮濕霉濁氣立刻撲鼻而來,雷立刻皺起臉。

「是我,羅德。」看起來很有潔癖的羅德倒是豪不介意地直接走了進去。

裡面暗暗的,一時間看不太清楚裡面。

 

「呀......辛苦你了小羅德,我才在想要不要按鈴呢。」第一個迎上來的居然是伊絲特的老闆娘愛娃。

「這是你要的菸絲。」「哎呀,真是謝謝了。」打開煙袋,立刻深深吸一口氣的愛娃姊。看來她也很受不了這裡的味道。

「我們家老闆呢?」「還活著呢。」

 

眼睛一轉,才看見從小房間裡爬出來的傑瑞斯。一頭亂髮,鬍渣亂長,看起來真的是五天五夜都沒得休息,而且連衣服都沒換過的憔悴樣。

貌似是他們家的變態會長被比他更變態的愛娃姊囚禁在地下室裡百般摧殘五天,但雷看他身上衣著又都好好的,不像之前每次被辣手催草的模樣。

 

「羅德.....我快不行了.......快給我.......糖......」傑瑞斯癮頭發作的毒蟲一樣,艱困地爬到羅德腳邊,伸出手後就氣力殆盡地垂下再起不能。

看到自家老闆被摧殘得不成人形的模樣,羅德司空見慣地將磁罐裡的方糖直接塞到他嘴裡。



 

七銀幣秘書兼財務長蹲下身,看著像喪屍一樣躺在地上,全身機能盡失,只剩下嘴還能喀啦喀啦嚼著方糖的自家會長問:「進程到哪了?」

「剛談完護煤權。」「誰拿走?」「六兄弟公會。」「好吧。」

「可以幫我開剩下的會嗎?我想尿尿。」一臉悲戚的傑瑞斯。

「說什麼傻話呢,別明知故問, 你就用空瓶將就一下吧。」「嗚,嗚嗚嗚嗚.....」

身為堂堂一會之長,居然淪落到只能在空瓶裡小便,模樣之悽慘,就連雷都忍不住要同情他。

看來在大集團裡面幹得高也是也很多辛酸血淚的。

 

「乖,我把雷帶來陪你了。」

「精神不濟的時候讓我掐他屁股嗎?」「不,是賞你耳光。」

 

「雷,你不是一直嚷著說無聊嗎?現在有一個重責大任交給你了。」羅德拍拍他的肩膀,然後將他的手交到傑瑞斯的手上。

「在鐵獅子集團季度會結束前別讓他從這地下室裡逃走,一步都不行。他要是快睡著的時候,十之八九會摸你的屁股,你可以毫不留情的搧他耳光──然後傑就會醒了。總之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失儀,這就是你身為副會長的任務喔。」

「羅德......你該不會是想把原本是屬於你的工作推給我吧?」看著那微笑得放光的綠眸,雷忍不住懷疑其實羅德是自己不想待在這密不通風,又薰氣沖天,連小便都沒得去的地方,才把自己給找過來的。

面對雷質疑的眼神,羅德呵呵兩聲,「難道你不想親眼看看天下第一軍團,鐵獅子傭兵團旗下七會齊聚一堂的樣子嗎?」

 

雷這下不抗議了。

他從小長在有百會之都稱呼的伊絲特長大,凡是在江湖上走跳過的人,誰沒聽過”鐵獅子兵團”的鼎鼎大名?哪個冒險者沒有懷抱過身披鐵甲戰袍,高高揮舞著那血色怒吼之獅旗幟。那是作為戰士、作為冒險者最大的榮耀。

他跟其他所有夢想成為英雄的男孩子一樣,都是聽著鐵獅子傭兵團英勇事蹟長大的。

 

血色公會的「猛鬼」泰敏爵士。雙蛇的靈蛇迦納。

金盾的「女武神」 阿倫特女士。還有默契奇佳,一心同體的六兄弟們。

當然還有天下第一兵團長,渾名鐵獅子的男人 萊恩。

 

「現在.......那些各方英雄好漢只跟我僅只有一牆之隔嗎?」


 

「是啊,傳說們都近在眼前呢,伸手可觸喔。」而且還活生生的。傑瑞斯像是感受到了他內心此刻的激動,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手。

 

然後就在雷心中一陣激昂彭湃之時,突然十倍大的聲音從隔壁轟地炸了過來──

「幹!小鬼你尿也太長了吧?所有人都在這等你好意思?數到三給我立刻出聲!!!」聲音之大,天花板都不住烙下灰塵跟碎屑。

 

「來了來了我立刻出現!」立刻三步併作兩步拉開門衝回現場,雷跟著探頭進去。


 

小房間裡沒有任何窗戶,漆黑的房間裡只有一張長桌,左三右四,中間一主位,總共八個位置。八個位置中只有,只有傑瑞斯一個人坐在位置上,其他位置上都浮空投影,在黑暗中散發著微微的光芒。

 

雷雖然沒有認真念過幾本書,但是要認出這些徽章絕對是綽綽有餘的──從右邊算過來。

一滴暗紅的血滴,是血色公會。泛著藍光互相纏繞的雙頭蛇是雙蛇公會。

對著天際挽弓放出三箭的是人馬公會。四枚金盾整齊排列的金盾公會。

五把交叉斧槍的斧槍公會。六胞胎剪影的六兄弟公會。

 

最後中間大位漂浮著,血色怒吼之獅,鬚髮搖曳,彷彿下一刻就會立刻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雷內心都翻騰了起來一一是鐵獅子傭兵團。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