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566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製毒師 Poison Maker (五)

 #原創 #製毒師 #架空 #一攻多受 #主角總攻  

#雷安定的繼續做死 (五)

「是阿魯埃˙伏爾泰少爺嗎?你應該就是路易安先生了吧。歡迎你們來到伊絲特,一路上舟車勞頓辛苦了。」
羅德一邊吩咐門房將行李從馬車上拿下,一邊三步併作兩步的先將酒店大門拉開。臉上不時掛著溫暖又專業的微笑,胸前七枚銀幣的徽章亮晃晃地映著大廳水晶燈的光芒,再配上從挑高頂上一路垂墜至地面的七銀幣掛旗,不愧是鐵獅子軍團旗下七會之一。
 
羅德兩位主僕一前一後帶進了酒店一樓的咖啡座裡,從這裡正好可以看見伊絲特花園酒店最負盛名的中庭花園,各式鮮花香草包圍著流水潺潺的中庭水池,陽光灑下,一些住客在游泳,一旁的餐廳也能看見佩帶著七銀幣胸章的成員享用著早餐。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是管理完善,形象一流的公會。
 
「很抱歉,家主與夫人有事不克前來,只能由在下暫時代勞了──重新介紹一次,我是阿魯埃少爺的照顧人路易斯安蒂,稱呼我路易安就可以了。少爺,這位就是七銀幣的財務長,羅德雷格先生。」
掛著單邊眼鏡,儒雅地伸出手與他輕輕一握的正是伏爾泰家的管家,在他身邊拎著包,神情緊張,忍不住偷偷張望的少年就是他們家的小少爺──從今天開始就要在他們這裡當實習生的孩子。
 
「我們才是感到受寵若驚呢,在萊恩先生手下的眾多公會中,不乏有更多比我們會更大更歷史悠久的公會,伏爾泰子爵居然選擇了我們,傑瑞斯知道這件事情後可是非常感謝子爵的垂愛呢。」
「因為在鐵獅子旗下七大會中,只有傑瑞斯閣下是純血人類啊。對於這點大人感到非常欽佩。」
「伏爾泰先生是「自然人類」的擁護者吧,他的書在民間賣得可好了,很受百姓歡迎。」
 
然後不約而同地呵呵笑了起來,完全就是同類間標準的互動。
只不過人家路易斯安蒂照顧的可是標準的貴族少爺,而他負責看顧的是性慾過剩的老流氓。還好那傢伙總是不會在中午以前起床,這種場合還是他來負責得好。
雖然伏爾泰家族不是什麼輝煌顯赫的大貴族,但好歹也是封地在皇畿內的名門,更何況是伏爾泰家主一直以來都與他們的大老闆鐵獅子萊恩有著交情,這樣的客人是萬萬不能怠慢的,好在昨天雷為了慶祝他們羽蛇小組任務順利完成,跟傑瑞斯一群人喝酒騰鬧到半夜,一時半刻是絕對不會醒過來的。
 
唯二會破壞會裡形象的兩個傢伙此時都在散著酒氣的夢呼呼大睡,簡直就是完美到不行的時機。
羅德一想到這臉上的笑容又更加自然了。
 
「阿魯埃少爺要不要嚐嚐這裡千層派?伊絲特花園的甜點可是很出名的喔,我們會長尤其喜歡呢。」
「謝、謝謝。」少年緊張地答謝。羅德偷偷地暼了一眼,大概17、8歲,感覺起來不太像是在中央皇城那種繁華地長大的孩子,該怎樣說呢?是有點羞澀老實的小孩,家教挺不錯的那種。
 
(而且......)
 
羅德偷偷瞥了他的臉與耳朵。被太陽曬得微黑的少年膚色,淡褐色的瞳孔,沒有特殊的髮色,也沒有讓人一見驚異的容貌。
十分平淡的長相,看起來──
 
彷彿就是普通人類。
 
為了維持雙方交流,也為了絕對凌駕於百姓之上,人族皇室自古以來都有與神族通婚的傳統,又為了與好戰的魔族保持互不侵犯,納大量魔族為妃妾。
按照人族優生法,唯有皇族與大貴族才能與神族通婚,公爵以下的爵位允許與魔族混血,一旦發現沒有任何爵位的人類生育非純血人類的後代,最嚴重是可以被處死的。
 
在這個不公平的世界,一個人的能力與地位幾乎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血管裡面流淌的血液,決定了與生俱來的地位、能力、甚至壽命,幾乎沒有任何翻身的可能。
於一千年由初代人皇頒布的「人族優生法」將整個人類世界化為由"血液決定階級"的社會。血液將人們分劃成「統治者」與「被統治者」──擁有神族或魔族血統的統治者。
其中以神族混血最為高貴,魔族混血次之。血液中人類比例成分越少越高貴,甚至在現在的皇族血脈中,人類的成分已近乎稀薄,動輒能夠活上200、300年。
純血人類不知何時已經成了老百姓、脆弱而且壽命短暫的代名詞。為了與皇室看齊,也為了延續壽命改良自身能力,中下階級貴族十分熱中與魔族產育後代──即使是身分低下的魔族也行,為此甚至不惜鋌而走險,在黑市形成一門特殊的生意。
像伏爾泰子爵那樣有著貴族身分,卻選擇與純血人類結婚,生下凡人子嗣的人著實罕見。
 
 
「少爺的特殊血液稀薄,所以老爺沒讓他進入軍隊,而是選擇將他留在身邊。」路易安如此說道。在皇都那樣遍地都是特殊混血名門的地方,阿魯埃少爺平淡的長相只會遭受不必要的欺侮,這一點在前面四位兄長跟三位姊姊中已經可以獲得充分的證實了。
 
「原來如此啊......」羅德點頭。難怪那孩子總是一臉自信不足,完全沒有來自中央皇都那副趾高氣昂的高傲模樣。
 
「另外還有一點,老爺跟夫人都不希望少爺被投入戰爭中......夫人的七位子女,除去已經出嫁的,已經有四位少爺.......也就是阿魯埃的四位兄長們,全都已經死於繼位戰爭中了。所以老爺跟夫人希望,即使最後被失去地位也罷,至少最小的阿魯埃少爺能夠逃過一劫活下來。」
 
「你們作為貴族,也十分不容易啊.......」
 
這場已經打了快20年的皇都繼位戰爭終於開始白熱化。
自從神妃一系拉傑爾皇子從神境回到人類大陸後,與兄長海修斯合作後幾乎把原本暫了多年優勢的魔族派系的皇子們打成了如今五五波的局面,但同時貴族們也更人心惶惶,在根本無法確定誰最後能在繼位戰爭勝出前,根本沒人敢貿然下注。一個弄不好,爵位丟掉事小,選錯邊最後在新皇上任後被滿門抄斬的事情是很常見的,東方邊陲就有很多逃避皇室追殺的沒落貴族們。
 
「老爺沒有辦法將生養子女當作貓狗進行品種改良,在特殊血統越來越稀薄的情況下,距離權力越來越遠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路易斯安蒂低下頭輕啜紅茶,淺褐色的肌膚襯上金色瞳孔,一眼就看得出來是魔族後裔,但無法確定是第幾代,長髮垂胸仍掩不住被尖耳上被剪過的圓孔,那是被貴族彙養的混血魔族記號,不過在他肌膚顯露處羅德找不到任何關於伏爾泰家族的刺青,有可能是後來才被接收的。
 
真正的魔族貴族可遇不可求,但隨便從黑市找個魔族孤兒來卻很容易,養到一可以生育的年紀就讓他自己產育武力高強的後代,然後做為家族的棋子在戰爭中攻城掠地,一路往上爬才是最聰明的做法,但是伏爾泰子爵是個人道主義者,於是順從自己的心意娶了自己所愛的女子,然後生下一群平庸的孩子。雖然這樣的行徑讓他們在皇都中飽受歧視,但是從某個角度來說也十分令人欽佩。
 
 
羅德挺直了身子,將目光投到了從剛才就一直不敢說話的伏爾泰少爺身上。
「阿魯埃少爺,您今年貴庚?」他和善地問著。
「……17歲。」怯怯地回答。
「能力顯現出來了嗎?」
非純血的人類如果有遺傳到血親的能力,一般來說10歲左右就會有端倪了。 
 
 
一聽到他這樣問,那孩子立刻露出慌張神色,求救似地朝自己的執事看去。
「不要緊的,羅德先生是值得信任的人。」
直到聽到這句話,那孩子緊繃的肩膀才終於鬆了下來。他不安地看看左右。
 
「只有一點點。」然後他握過羅德的手,一瞬間羅德看見另一個自己就突然出現在那孩子背後,影像清晰,幾乎一模一樣,然後阿魯埃鬆開手指,影像又如泡沫般崩塌消失。
 
「是很有用處的能力。」透過觸摸製造出幻影,實用性頗高。羅德評道。他已經明白了為什麼伏爾泰家要將這孩子藏在鐵獅子旗下,中央戰事如火如荼,這樣的能力一但被發現肯定會立刻收到徵召令,伏爾泰家已經死了四個孩子了,當然肯定不願意再把最後一個孩子送上戰場。
 
「我們公會大部分的成員都是普通人,就連我們二當家也沒有任何特殊的能力,但是這一點都不妨礙我們執行任務,所以我想你在這裡應該是很能夠學習到很多東西的;除了依靠血統外,人類身上還是有很多潛力是可以挖掘出來的。」他拍拍那孩子的肩膀,繼續往下說道:
「不過真的很不巧,會長與二當家都剛好有要事出去了,自從知道伏爾泰家的公子要來,我們會長就一直叨念著一定要跟伏爾泰子爵的使者好好喝上一杯呢。」
 
 
「啊啊,我也是這麼期待呢,傑瑞斯史東先生的名聲可是很響亮的。」露出完美的執事笑容。魔族長相歧異很大,從面容恐怖到美艷絕倫都有,路易安算是長得好的那種,再加上那一身優雅幹練的貴族執事氣息,做為使者的確很能撐起皇畿貴族門面。
「20歲就成了名震天下的鐵獅子七會之一的會長,真的是一方青年才俊。但是貴人多忙事,這也是沒辦法的,想必會長跟二當家是接了什麼重要的任務吧!」路易安如此說道。
 
「是啊,總部親自交代下來非常重要的──」
 
 
「媽的!!!!!你這個趁人之危的人渣!畜生!敗類!」拉高聲音的超大嗓門,劈頭從樓梯上傳下來。這音量,這分貝,這聲音──羅德的笑容瞬間鐵青了一下。
 
 
「等等,昨晚明明就是你自己要求的!怎麼穿上褲子就翻臉不認人啦!」
「放屁!我怎麼可能會要求這種事情!你這個同性戀強姦魔!」
隨之而來的兵兵乓乓聲音一路從二樓傳下來。路易安與阿魯埃一臉不解地看著他,羅德只能用更加濃厚的微笑帶過。
「嘛.....畢竟酒店裡也不是只有我們公會的人投宿嘛。伊絲特的旅客很多,有時總會遇上這樣的人。」他立刻拉過這兩位主僕的手,「對了,我帶你們四處走走吧,伊絲特是很有名的觀光聖地呢,伊絲特女神像你們看過了嗎?」
 
 
就在他還來不及把人帶走之際,那兩個亂源就從樓上一路吵吵鬧鬧地下來了。羅德顧不得對方都還沒站起身就直接把他們從沙發上拉了起來。
 
「怎麼會沒有? 昨晚我送你回房後就要離開,結果你死活都不肯放我走。」躲著從背後扔過來的東西,像個被抓姦在床的丈夫一樣抓著褲頭狼狽地下樓,臉上被抓過的地方還熱辣辣地痛。傑瑞斯摸摸自己無辜的臉,明明就是昨晚雷不放他走,還把自己給拖上床,用大腿內側把自己牢牢夾住不放。一邊用著完全醉迷茫的臉衝著他大罵,「我他媽的怎麼可能輸給你這種人.......不過就是個軟蛋男,我就不信你幹得死我!!」說完還直接跨到他身上。 
 
「你都這樣放話了我當然如你所願,幹死你一整晚啊。」也顧不得還有別人在場,直接將昨晚對話原音重現。昨晚頂多是和姦,絕對不是強姦。而且認真來說他才是被迫的那個。傑瑞斯又摸摸自己被抓花的臉。真的很悍。
而且騷。
 
喝醉的雷簡直只能用發情的兔子來形容,會飆髒話要他快點結束前戲插進來,主動把腿快跨上他肩膀要他幹得更深更猛,什麼不要臉的話都說得出口,被插著幹的時候還會難耐地自己撸著前面,叫得音不成調,呻吟聲大到隔壁都猛敲牆壁要他們安靜些。
 
「而且是你自己說停下來就要揍死我的。我才是被強姦的那個吧。」傑瑞斯認真說道。
 
「幹!你!媽!」直接發飆炸開。
「我幹的不是你媽,是你。」「去死吧!傑瑞斯史東!」
直接在一樓打了起來。
 
 
「羅德先生這兩位是......」路易斯安蒂撐著已經不是那麼優雅的笑容問道。他剛剛好像聽到金髮的那個稱呼那個高個"傑瑞斯史東"?
「呃......本會成員眾多,所以不少同名的人.....」
不管怎樣,他都必須把話給想辦法給圓過去。羅德感覺自己的名牌襯衫都要濕透了。
 
 
「二當家又喝醉了啊?」
「雷老大酒品很差的。」「他以前就經常喝醉酒後亂放話。」大廳裡人來人往,其他成員完全沒發現羅德先生快要崩壞的微笑面具,你一句我一句地討論著一大清早就大打出手的會長與二當家。
每次只要一大早聽見雷老大高分貝的咆哮聲,以及接連串碰碰乓乓的追打聲他們就知道昨晚會長跟誰睡在一塊了。
畢竟都快半年了,大家都已經習慣了。
 
「雷老大喝醉後還會強迫別人跟他打架。」「沒錯,不想理他還不行。」「為什麼我們副會長不是羅德先生而是雷啊?怎樣看羅德先生可靠多了啊。」
 
  「嘛,我倒是覺得雷這樣很可愛啊──尤其是他一邊夾著屁股,要我快點動的急色樣子真是太可愛了。就算隔天被暴打一頓丟出門也甘願。」說完後立刻爽朗得閃過飛刀而過的正是堂堂七銀幣的會長,人稱風暴男的傑瑞斯史東。
在他後頭追殺不休的正是他們的副會長,雷伏洛爾。
 
 
「早啊,羅德,這兩位是?」身手靈活地翻過咖啡廳簍空圍籬,臉上皮膚還閃耀著昨晚滋潤色澤,傑瑞斯爽朗地向自己最信任的心腹打了聲招呼,他看著羅德身旁這兩位陌生人,然後又看回羅德的臉──原本神采飛揚的臉瞬間凍住。
 
 
 
 
 
地點換成了七銀幣會長辦公室。
伏爾泰主僕坐在長沙發上,羅德由衷抱歉地低下了頭。
 
 
 
「啊......我一直以為你們兩位兩天後才會到呢.....啊哈哈哈哈哈。」傑瑞斯生硬地笑著。完了完了,對方會不會跟萊恩那老頭告狀?要是那樣的話他肯定完了。
雷從頭到尾都沒說話,或著說他過度驚嚇到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
 
 
「不、不過他只有在私底下是這個樣子,工作時候的傑瑞斯的確是一流的專業。」
「沒、沒錯,我工作起來是非常認真的!而且我不是對誰都會出手的!為人的基本操守我還是有的!目前整個會裡面我也只睡過羅德跟雷而已!啊......」
「你......還是別說話吧,老闆。」「對不起.......」 「算了,大不了你就把脖子洗乾淨去見大老闆吧。他應該不會真的把你給殺的,應該。」
 
「少爺......如果你不願意待在這裡,我可以幫你發電報給老爺。你真的不需要勉強自己。」
「........」「聽說血色公會也很出名,泰敏爵士是個品行端正的人。」伏爾泰家的執事抱住了自家小主子的肩膀,彷彿像是要護衛住他一樣恆更在他與七銀幣會長中間。
看來傑瑞斯已經被徹底當成變態了。
 
「勸你不要,泰敏那傢伙可是個徹頭徹尾的虐待狂,我在他手下的時候被他虐斷過三根肋骨喔。」「傑瑞斯!」「給我閉嘴!」
羅德與雷齊聲咆吼。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隱瞞......我只是希望不想造成不必要的誤會──」條紋西裝上的拳頭緊握,羅德再度對伏爾泰主僕低頭道歉。「不,這也不是誤會.....這不檢點的男人的確就是七銀幣的領頭..這恐怕是我最難受的地方。」
他真的很不想承認這個一大早就撈著褲子被人從房裡攆出來的傢伙居然就是他們會長,是他的老闆,人比人真的會讓人想死。羅德說道最後忍不住悲從中來掩住臉。
意外的,路易安伸手握住他的肩膀,對他露出了「我明白」的表情,那一瞬間,他們心靈真的是相通的。
 
看來對方也有很多難言之隱啊。
 
 
「那個.......」
就在大人們一陣騷亂中,一直緘默不語的阿魯埃伏爾泰少爺終於開口說話了。
 
「聽說你是純血人類對吧?」
雖然眼神飄忽,說話的聲音也有些抖,但他的確是直接同傑瑞斯說話了。
 
 
「呃.......難道看不出來嗎?」 「可是你很強......對吧。」「算是吧。」傑瑞斯習慣性地搔搔後頸。
 
少年盯著地板,半晌後又將眼神投向窗外,眼神遙遠:「事到如今,我可以選的地方也只有這裡跟戰場了吧,與其去殺人或被殺,我寧願選擇留在這裡。我希望能夠變得更強......讓那些嘲笑父親跟母親的人知道......即使血統稀薄,即使是純血度90%的人類,也是可以比那些混血兵器還要強的吧。」聲音不大,但的確飽含著決心。
一旁的魔族執事像是被細針戳到似地,瞬間神色複雜,但也只能沉默以對。
 
 
「嗯.....看起來伏爾泰子爵家教不錯呢。」沉黑的瞳仁不著痕跡地掃過,與羅德對上了眼又錯開。「好,那從今天開始你就跟著雷吧。」傑瑞斯爽快地下了指令。
 
「什麼?為什麼是我?!」雷立刻抗議。
「因為後天努力的凡才心情你最了解啊。」
「操!」
 
對於雷的抗議置若罔聞,傑瑞斯露出親善的表情對著新成員和藹道:「聽好了,這個叫雷的傢伙從今天開始就是負責教育你的人了喔,雖然他會經常叫你去死,但不代表是真的要你去死,都只是嘴巴上講講罷了。我相信以你的資質,很快就可以超過他了喔~要對自己有自信。」
 
「去你的傑瑞斯!別把小孩扔給我!我才不是來當保母的!」
「這孩子有天生的能力呢,而且非常適合用在任務上,最後是誰當誰保母都還很難說呢。呵呵。」
「你是想打架是吧?」
 
「請別介意會長跟副會長之間的互動,很快你就會習慣了。──請把手拿開,別在未成年人面前做奇怪的事,傑瑞斯。」笑笑地把腰上手撥開的正是七銀幣的首席財務長羅德雷德。
「會長跟羅德先生是一對嗎?」「當然不是啦,他人品這麼差。」燦笑以對。
「難道是跟雷副會長?」「操!誰這麼倒楣跟他在一起啊!」怒目而視。
 
「這些事情對少爺來說還太早了,請答應路易安,別好奇好嗎?」憂心忡忡的照顧人。
 
 
最後阿魯埃選擇待在七銀幣見習,路易斯安蒂雖然很擔心,在連問了五次"真的沒問題嗎?" "如果真的待不住,就立刻給家裡發電報,我來接你的。"後,最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那孩子還追了一陣子車才停下來目送對方離開。
看著這樣的場面,雷忍不住酸了一句「只有聽過媽寶,但執事寶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先說,我可是不會幫他洗尿濕的床單。」羅德跟傑瑞斯不約而同看了他一眼。
 
「你是真的看不出來還是假的看不出來?」 「你們能不能說點我聽得懂的話啊!有屁就快放!」
然後兩人一齊搖頭表示單純真好,雷你這樣很好請繼續保持下去後就沒再說話,惹得雷又是一陣大不悅。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