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主的巢穴

關於部落格
這邊.....純粹是我用來放文堆東西的倉庫...
要找我說話的話請到撲浪喔
噗浪:lo_yin
  • 255665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oison Maker 製毒師 (一)

 #架空半奇幻
#人類視角主
#主角總攻,一攻多受后宮向
#經常會有H出現

(一)

「迦利葉小組的活動失敗了,卡拉內的行動也被干擾,貨都被截走了。」「搶回來了沒?」「有,但都被燒空了。一一貨款加上違約金,扣除掉保險願意支付的部份.......是這個數字。」看著財務長手指在計算機上飛快按出的數字,他忍不住嘖了一聲。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這數字還沒加上其他額外的損失,錢的事還是小事,加上上個月,這個月我們公會的接案失敗率已經逼近七成,在這樣下去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譽會毀於一旦的。」紅銅色的馬尾髮尾整齊地垂落肩上,七銀幣財務長羅德˙加德將穿著黑底白紋的西裝身子又更靠近它了一些。「基層已經有成員蠢蠢欲動了,爆發出走潮只是遲早的事情。」濃綠色的眼眸襯著西裝領上的銀扭扣,那是出身正規的會計師才能夠結上的銀扭扣。

他口中的報告不是純粹嚇唬他的。

「......」

「你是會長吧,在這時候想點辦法是你的職責吧?傑瑞斯。」收起這個月的財報,羅德抱起穿著西服的削瘦肩膀「我們得罪人了。」


「金羽蛇那個神經病......他該不會以為只要把我弄垮了,他跑掉的人就會回到他那邊去嗎?」沒想到事情會嚴重到這種地步,原本他還想裝做不理會就會沒事的。擺弄著桌上的沙漏鐘,七銀幣負責人年僅22歲的傑瑞斯下意識的搔搔後頸。

以他的年紀來說,作為一個公會長實在是過於年輕了,樣貌也太平凡無奇了,還好那一雙漆黑得一點光點都沒有的深沈眸子稍稍給他年輕的臉上添了些捉摸不定的沉穩感。


「伊絲特不好混,光是像我們這樣50人左右的公會就多達數三十幾家,招牌隨便掉下來都會砸到一個成員。我跟你費了好大的功夫跟三年的時間好不容易才能有點現在的成果......」托著下巴,嚼著最愛的草莓口味棒棒糖,百般聊賴的擺弄著桌上的牛皮紙袋,人稱風暴男的傑瑞斯史東大嘆一口氣。他跟羅德辛苦了這麼久,原本想著終於可以穩定了,沒想到卻半路遇上個瘋子。想裝做沒看見也不行。


「對方逼我們到這個地步,想必是有什麼要求吧。」傑瑞斯問著自己的心腹。

「有。 金羽蛇的會長今早派人送來了這個一一」羅德從蘊得一絲不苟的西裝口袋上掏出了一張邀請卡,是戰帖。「他要求跟你進行正式公開一對一的決鬥,賭注是雙方公會,輸的人就解散。」羅德說。


「什麼?!不幹!他有病啊!以為小孩子辦家家嗎?落敗的人出走到其他地方就行了,為什麼非得要解散?」跟傳聞中的一樣,金羽蛇現在的新任會長除了年輕氣盛外,還兼性格衝動又偏激,難怪他會裡的人不斷出走,這傢伙非但沒有自覺,反而把責任全都推到他身上來。

公會的二代少爺都是這種偏激的性格嗎?真的是蠢到家了。


「大家不都是出來混口飯吃的嗎?」根本沒必要自相殘殺到這種地步啊,對任何人都沒好處。


「我想對方要是一個可以溝通的人,事情也不會變成這樣了。要是你不給個回應,我想他們會使出渾身解數來干擾我們迄今所有的工作一一金羽蛇的會長雷伏洛爾說了"要死大家一起死!”」還真是簡單明瞭。


「.........」

會長傑瑞斯沒說話,只是咬牙切齒的嚼著糖。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著了這個人的道。

「不幹。你知道我不愛跟人正面交手。羅德。」傑瑞斯選擇不屈服。就連任務他都幾乎讓手下們去幹了,更何況是為了這種沒意義的決鬥。


「發完這個月薪水後公會的儲備金就見底了,接下來還要繳權利金,愛娃那邊也在催房租了一一要是再擠不出前來的話就準備賣身吧。愛娃姐肯定很樂意的。」然後羅德停了一下,「也不會客氣。」

一提到愛娃那"女人"他就蛋疼,是真的蛋蛋很疼。

傑瑞斯臉色驟變的低下頭「......沒有別的辦法了嗎?」上個月可怕的回憶還歷歷在目,他發誓過再也不欠繳房租了。

「沒了。」斬釘截鐵,「接嗎?」紅髮的心腹問著自己的老闆。濃綠的眼瞅著他。


「......接。」

「我去找人回覆下,約定個良辰吉日。」


「等一下一一」就在能幹的心腹收了回帖轉身要離開之際,傑瑞斯突然叫住了他。


傑瑞斯推開一直靠在大桌前的椅子,拉下拉鍊,一把掏出了那”東西”。

「出門前先幫我咬一下吧,羅德。它漲得我痛死了。」嘴角漾起了可說是非常爽朗的笑意。


兩人就那樣對看一秒。最後還是羅德垂下眼嘆氣投降。

「.....我先把門鎖上。」




他的老闆是個乍看平淡,轉頭就能即刻忘記的人,但卻有著讓人印象深刻的笑容。

每當他嘴角泛起那樣的笑容的時候,總是無法拒絕他。


XXX


跨張著腿,看著自家下屬一頭紅褐色頭髮在自己兩腿間賣力的樣子總是讓他慾望大漲。「啊啊.....我能有你這種能幹的心腹真是三生有幸啊。」,傑瑞斯忍不住往椅背上一仰發出舒服的讚嘆聲。羅德的嘴每次總能把他弄得很舒服。

「但對我來說我可是倒了八輩子的楣。」除了要跟前跟後收拾善後,還要照顧那煩人的下半身。一手圈住自家老闆勃起的陰莖,將頭髮勾到耳後認分地含著比一般人還要大上一圈的龜頭一一每次進來的時候總是讓人吃盡苦頭。舌頭溫柔地舔弄著敏感的頭緣,整根陰莖就這樣肆無忌憚地在濕潤的口腔用力的摩擦著。

「嗚......你快點出來,我今天很忙。」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辦。綠色的眼睛閃爍著濕潤的光芒,總是公事公辦的臉上染上了一層薄汗。

羅德長得很端正文秀,渾身都散發股知識份子的菁英氣息,可是願意卻趴在他兩腿間用嘴套弄著他的老二。「啊啊......你真的很"能幹"啊。哈啊......我要射了,羅德。」大手往將他的頭往胯下一壓,近乎強迫的含到根部,即使如此對方也是毫不掙扎,任憑自己就這樣直接插進喉嚨深處。 「嗯......嗯嗯──」「哈啊啊,好棒,我要射了一一」

毫不客氣的全射了出來。




「你每次都把它吐掉。」看著伏在水槽上揩嘴的人,傑瑞斯忍不住哀怨了一下。

「為什麼我要喝下去?」扭開一旁的漱口水又灌了一口,一直到確定嘴裡那股羶味確定完全消失後才用清水洗了洗嘴角。

看著那纖細瘦長的背影,還有碎在肩上的一頭紅髮;原本束得很整齊的,但剛才那一番激烈的口交後就被他整著揉毀了。羅德是會裡唯一一個與戰鬥無關的成員,他是會裡的高階幹部、秘書、掌管財務的總負責人,同時,也是跟著自己最久的同伴。



還來不及站直身子,羅德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羅一一」那人就這樣從背後抱住了自己,而且還用老二頂住自己。

「來做啦。一下就好,讓我進去。好嘛?好嘛!」對方圈住自己的腰,過高的身體彎著,忝不知恥的用抵在自己屁股上的老二頂了一頂,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伸進了自己的襯衫裡。一早就發情,早知道就隨便派個人去跟他傳話就好了。

「我討厭一大早做這種事情。」說過幾百次了。

「不會射進去的,快射的時候我就拔出來一一」雙手厚顏無恥的往下摸索,鼻息在後頸噴吐,溫熱的吻著自己的頸子。

「你的腰好細,每次從後面抱著插著時候都怕把你給幹斷了。」輕聲細喃。腰部輕撞,羅德感覺自己昂貴的西裝褲就要被這不要臉的傢伙給捅破了。

青筋爬上了額頭。




面對自家老闆一而再再而三的糾纏,羅德笑吟吟地轉頭反身把BOSS壓在椅背上。


「如果你敢弄破我西褲,我就殺了你。弄髒我的西裝,我也殺了你。懂嗎?」原本笑咪咪的眼神瞬間殺意全開。不靠刀槍就能把人整死的方法有好幾種,例如說用自家老闆的名字去借循環複利高利貸,然後再以貸借貸。


「還有,我再說一次,我˙討˙厭˙在˙大˙白˙天˙做。懂嗎?BOSS。」毫無笑意臉上佈滿殺氣。不愧是前黑手黨的幹部,即使不是武鬥派的成員,但那騰騰得殺氣跟表情絕對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的。


「可是晨勃很難受啊。」

「你可以找愛娃,她會很樂意幫你老二消消腫的。」

「......你還真懂得治我啊。」找愛娃的話,別說是老二了,整袋蛋蛋都會被她吸乾吧。原本滿腔的慾望瞬間萎了下去。傑瑞斯重新坐直了身體,總算是恢復了一會之長該有的樣子。


「當然,你也不想想我跟你幾年了。」俐落地把頭髮一撥,又束成原本一絲不苟的樣子。他就是信任他如此的理性不沉迷。

「我去回信給金羽蛇,給你們挑個良辰吉日,你快點趁沒人的時候擼一擼吧。」羅德最後離開的時候,還很貼心的把門反鎖了起來。




「啊啊,雷˙伏洛爾嗎?聽說是個使弓跟劍的高手呢。要是光天化日直接交手肯定很麻煩的,該怎麼辦呢.......」擺弄著的紙袋不小心頭下腳上的跌在桌上,裡頭的東西掉了出來。只有張照片,照片裡的人像是感覺到什麼跟蹤的目光,湛藍的藍眼睛銳利地掃視著,燦爛的金髮迎風飄揚,露出傳聞混有神族血統的小尖耳朵,一條淺綠色的髮帶從額前綁到腦後。高挑的身材結實而勻稱,手臂線條充分展現出他是名優秀的弓手與劍客。全伊絲特城裡的酒吧侍女們都為這副容顏傾倒過。雷伏洛爾可是城裡有名的美男子一一與他的統領能力成反比。


「這傢伙雖然性格雖差,但長得可真好啊。」傑瑞斯富饒興味地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